我的自白:走向更均衡的福音
2018-10-22

我选定在马丁·路德·金被刺50周年纪念日的第二天写这篇文章,因为我要谦卑地认罪。

我一直以来所宣讲的,也就是我热爱、珍贵,也尽力希望忠心正确传讲的耶稣基督福音,事实上,竟然是一个被截短、不整全的福音。

如果你认识我,就知道我的一生和事工都专注在教导福音、传讲福音、和撰写有关福音的著作。我教导福音不止谈到过去的罪得赦免,与将来的盼望,福音也关乎我们今天所要面对的一切。我的讲论和写作,都再三的提到福音的“当下性”,也就是说,在此时此刻我们就受益于耶稣的死与复活。

我试图透过福音来看每一件事,就是我们处于“已然”得救,却“尚未”抵家的两点之间所要面对的每一件事。我也竭力帮助人们明白福音如何主导我们的日常生活——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如何看待别人并与之建立关系、如何做决定、以及如何在神为他们定好的位置上生活。

然而当我再一次用心思考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时,却倏然发现一个极其重要的区块,是因自己的盲点而错过的。我为自己多年来的疏忽而忧伤,同时也满心喜乐,因为这位信实、长久忍耐的救主竟没有放弃我,不断工作、开启我的眼目,柔软我的心,让我得以均衡地传讲福音。

你也许正想着:“保罗,到目前为止我能听懂你的话,但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让我解释,我要先告诉你结论,再说明它的意思。

公平公义的福音

因神的恩典,我已经被彻底说服——除非我们也坚定地宣扬神公义的福音,我们便无法歌颂神恩典的福音!

耶稣从降生就开始步向十字架,因为神不愿在有损他的、公义的情况下施行赦罪之恩。在那赦罪的十字架上,他被悬挂、受折磨的时候仍说着饶恕的话,神没有无视人类无数次的违反他在公义上的要求,为要将他赦免和接纳的恩典赐给我们。

耶稣从不曾这样对天父说:“我曾和这些人一起生活,他们并没有恶意,只不过不了解你是谁、他们是谁,也不明白生命是什么。我们何不对他们的悖逆、自私、骄傲、偶像崇拜、残忍暴戾,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要当一回事,接纳他们成为我们家的一份子呢?”

神当然不可能参与这种交涉,因为他是全然圣洁的!不然,就不需要耶稣十字架上的代罪受罚、白白的赦免和那被悦纳的献祭了。

让我们一起思想:恩典不是放任,恩典绝不会对错不分,如果错不是错,何需恩典呢?既然有赦免,必定因为人在某些方面违反了道德律。

一个孩子的幼稚不需要你的饶恕,因为不成熟是长大成人的正常部分,并不是罪。你不需要原谅一位老人家的健忘,因为遗忘是衰老的现象,不是罪。你不需要为身体衰弱寻求赦免,因为身体衰弱不是罪,只显示了你的人性。

然而,若有人来承认他犯错得罪你,你不应该说:“没关系,不必担心。” 罪绝对不会没关系,对方需要听你说:“我原谅你!” 因为表达原谅才无损神的公义公平,也让人不安的良心得解脱。

若神的公义要求没有遭破坏,就没有被赦免的必要。十字架不仅带来神的赦免,也同时伸张了他的公义,认清并且记住这点,是极其重要的。在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上,恩典与公义相亲。这表示,我们不能一边颂扬、宣讲神恩典的信息,一边又作出神自己绝不会做的事——无视我们身边的不公义。我们不能只轻松地讲说神对众人的怜悯,而不宣讲他对众人的公义。

均衡的福音

因着神恒久忍耐的恩典,我现在明白了,我不能只传讲一面而忽略另一面。遗憾的是,我以前只传讲恩典,却对公义闭口不谈。十字架不容许我无视任何形式的不公义,无论是个人的、团体的、政府的、教会的、还是系统性的不公义。

传讲耶稣基督十架福音的社群团体,在迅速、活跃、出声地倡导公义方面,不应该逊于任何其他群体。然而,我们要如何为那些与我们没有天然关系的人呼求公义呢?如果我们允许肤色、亚文化、或不同的带领和敬拜风格把我们区隔开,我们又要如何与他们并肩站立?如果我们允许偏见离间我们,又如何为公平公义挺身?如果我们未曾与人深入交接、去看他们、听他们,又要如何理解他们经受的痛苦?如果因为偏见,有某些人我们可以服侍,但却只是为种族的缘故无法接受他们的带领,我们如何为公义挺身?如果我们的属灵家庭是破损、分隔的,又要如何维护家庭的价值?

要知道,赦免的代价很高,公义也一样。说驱使耶稣上十字架的原因是神的饶恕,没有错,但我们也必须说,神的公义同样也是驱使他上十字架的原因。这昂贵的一体两面,必须在我们心中、生活中紧紧相连,不能分开,这是至关重要的。撇开神圣洁的公义谈赦免是说不通的,也因此使赦免变得廉价又不合乎圣经。反之,若公义不浸润在赦免之中,就会迅速败坏成为压迫人的律法主义,造成仇恨和各种形式的报复。

至于神是如何开了我的眼,又让我心中自责,让我告诉你这事的来龙去脉。大约五年前,蕊雅和我开始参加费城的神契教会(Epiphany Fellowship Church in Philadelphia)聚会。神契教会有着多文化的会众,但其中大部分是非裔美国人。能在艾瑞克·梅森博士(Dr. Eric Mason)和他门训的年轻黑人弟兄的事工之下受牧养,让我们非常蒙福。每个主日,我们听到的耶稣基督福音,在各个方面都饱满无比。

不过,还有一件事让我们非常感恩。随着我们逐渐认识、爱上这些黑人弟兄姐妹之后,看到他们每天所要面对、让人心碎的事——那些因为肤色的关系,我们永远不会面对的事——使我们的眼睛被打开、心灵被破碎。有位我所亲爱的年轻弟兄向我坦白,他之前很怕我,因为他从小就怕年长的白人。我也听到数不清的在学习或工作上受歧视的故事,和一些遇上警察时所受到的极度歧视与轻视、叫人心痛的事件。

在神契教会我没有担任职务,也不执行任何权柄。我们到那里去聚会只为了沉浸在福音里,同时也随机服事,而让我们非常感恩的是,神在他的恩慈忍耐中,把我们带到神契,开了我们的眼,叫我们心中自责却又充实,激励我们以自己未曾有过的方式活出福音。

我在上周就想写这篇自白书,因为确定不止我个人有这需要。不止我们的社区、学校有严重的种族隔离问题,我们的教会也不例外。我们的失败不仅仅在于缄默不采取行动,在于没有以神浇灌在我们身上的爱来彼此相爱、因而缄默不行动。我们看见别人遭遇我们所不愿遭遇的,忍受我们所不愿意忍受的,却默不作声。我们轻松地谈论基督为我们做的牺牲,却不愿为那些与我们不同的人做重大的牺牲。

总有一天神完全的公义会从天降下,在神的怜悯下,一切的不公义都将化为灰烬。然而,那一天还没有临到。所以,在那日子以前,我们被拣选做他的大使,不仅代表他的饶恕,同样也代表他的公义,这公义乃是他不愿妥协、为要将恩典赐给我们的。

神对他担任大使的儿女们的计划是这样的:在这“已然”却“未然”的阶段里,通过差遣义人,使他们为那些需要得到公义的人代言,而使他自己那看不见的公义被人看见,正如他差遣满有恩典的人,向那些需要恩典的人给予恩典,而使他那看不见的恩典被人看见。

我为自己只做到一方面的大使,忽略了另一方面而忧伤。然而,我为那光照人、说服人的圣灵所动的工感恩;同时,在我做出选择,要为自己重新定位,行得更好时,我对神的赦免之恩大大感恩。

你呢?你的福音均衡吗?你是否倡言恩典,却对公义闭口不谈?你在一个种族隔离的基督徒团体里,或面对隐微的个人歧视,仍很自在、不以为意吗?神在哪些方面呼唤你认罪、悔改、换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美好而令人释放的是,我们不需要羞愧得垂头丧气、或因悔恨而瘫痪无力,因为耶稣已经承担了我们的羞愧,背负了我们的刑罚。而且,赦免我们的那一位如今与我们同在,加给我们力量从新出发。他是如此体贴、恩慈,以至于呼召我们去做某项工作时,永远会与我们同行,并供应我们所需的一切。

我的祷告是:愿神赐下心志与能力,让我们忠心地传讲神圣的公义,如同传讲他的赦罪之恩,也付诸行动,直到最后的日子,仇敌服在我们救主脚下、不再需要我们发声与行动为止。


译:Leiwen Watson;校:徐震宇

标签
社会议题
恩典
政治
公义
合一
社会
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