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灰姑娘
认识奥罗尔·罗伯茨大学校队教练保罗·米尔斯
2021-04-01
| Sarah Eekhoff Zylstra

在2021年美国大学男子篮球锦标赛的第一个周末,15号种子(即分区排名第十五的球队——译注)奥罗尔·罗伯茨大学队(ORU)险胜排名第2的俄亥俄州立大学。两天后,ORU又击败了排名第7的佛罗里达大学,成为历史上仅有的第二支进入甜蜜16强(即16强决赛——译注)的15号种子队。

“奥罗尔·罗伯茨大学队令所有的参赛对手感到惊艳,吸引了全国的关注,”福克斯新闻台如此报道。“奥罗尔·罗伯茨大学队是一所不太可能引发‘疯狂三月’狂欢的学校,”这是《体育画报》的说法。“奥罗尔·罗伯茨大学队是什么、都有谁?来见识一下NCAA美国大学男子篮球锦标赛的灰姑娘球队和学校,”这是《今日美国》的报道。

这支今年“疯狂三月”最受欢迎的黑马是来自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的一所基督教大学队,该校以五旬宗布道家奥罗尔·罗伯茨(Oral Roberts)的名字命名。但是,罗伯茨宣扬的是成功神学,但带领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学校篮球队获胜的教练却不是成功神学跟随者。

主教练保罗·米尔斯(Paul Mills)会在推特上转发司布真的名言,他拥有达拉斯神学院的硕士学位。他说自己每次听到《圣经》被滥用——尤其是在体育界,基督徒运动员常常把胜利与上帝的祝福联系在一起——都会感到“快疯了”。

最近,福音联盟(TGC)采访了这位主教练,询问他关于神主权的教义、贫穷中的成长经历、为什么在贝勒大学一名球员谋杀另一名球员几个月后他还敢接受该校的工作,等等。下面加黑的句子为福音联盟记者的采访问题。


你是在休斯顿市区的一个牧师家庭中长大的。你是怎么开始接触篮球的?

在美国,篮球是穷人的运动。我爸爸是个牧师,每个礼拜收入只有100美元。我总是想买新的乔丹气垫鞋,这时候我妈妈会说:“乔丹气垫鞋不能当饭吃,我们的钱只够买吃的东西。”我买不起棒球棒、手套、滑板或头盔。但我可以跑到马路的尽头,和其他15个孩子还有一个篮球一起玩。

创造这项运动的詹姆斯·奈史密斯(James Naismith)上过神学院。他当时的想法是“通过体育为主赢得男人。”这也是我的目标。我19岁的时候想分享福音,我发现如果我说,“你们要来查经吗?”没有人来。但如果我说:“我们要开放教会体育馆,欢迎大家来打篮球,”就会有50个孩子出现。打完球后,我就可以把他们召集起来学习5到10分钟。篮球是一根胡萝卜,给你投资在他们生命中的机会。

大学毕业后,你在高中当了6年教练,然后在莱斯大学(Rice University)呆了一年。第二年,就在贝勒大学(Baylor University)一个篮球队员开枪打死队友的几周后,你开始在贝勒大学工作。NCAA调查了贝勒大学的球队,发现了吸毒和聘用专业球员的问题。后来所有接受奖学金的球员都允许转学,校方和NCAA都对球队进行了处罚,这让贝勒大学的球队一蹶不振。当替补主教练斯科特·德鲁(Scott Drew)请你上任时,你是怎么想的?

当时我立即回复说:“不了,谢谢你。”然后斯科特又说:“我听说你是个基督徒,你至少会为此祷告吗?”我回答说:“我会的,但我99%肯定上帝也会说不。”

大约一周后,我真的觉得必须去那,所以我去了。然后第二年,我们在联赛中只赢了一场比赛。12年后,在我的最后一年,我们在联赛中得了第一。我可以说近距离了解了帮助一个大学篮球队重获新生的整个过程。

其中一个关键是“修理看守”。如果一件事对你很重要,你就需要以一种勤奋的态度来做这件事——尤其是当你做这件事是出于神、并且也使用神所赐的各样能力时。我在贝勒服务的时候总是把“修理看守”挂在嘴边,以至于我的朋友们都说,“你需要发展一个缩写出来。”所以当我来到这里(指ORU)的时候,我发展了一个缩写,这就是“CARE”:基督第一(Christ better be first)、这反映在你的态度上(reflected in your Attitude),因此要不懈努力(then Relentless Effort)。

去年夏天,你从达拉斯神学院毕业,获得了圣经和神学研究的硕士学位。但你并没有去做全职传道人,那为什么一个篮球教练需要神学学位呢?

训练结束后,你从球员那里得到的问题往往不是“我怎样才能更好地投篮?”或者“我该如何应对挡切战术?”不,不是这些,而是“教练,我爸昨晚打了我妈,我今晚要去见他。我应该怎么做?”

不管你的工作头衔是什么,你总是在服事别人。而你对圣经了解得越多,你就会有更好的装备,无论面对的需要是什么。基本上,我对自己的投资越多,就越能帮助我身边的队员。

读完神学还是做教练,你注意到有什么不同吗?

巨大的不同!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游戏规则的改变。其中一件大事是学习希腊语——现在我可以用原文阅读经文,对所讲的内容有了更深的理解。如果没有健康的解经,我们就容易误导人、导致别人长时间偏离正路。

比如,我对给耶和华见证人信徒传福音很有负担。只要我知道哪里有耶和华见证人,我就会去他们所在的公园,拜访在那里传教的耶和华见证人信徒。有一次,我问一位七十多岁的女士,“你怎么会成为耶和华见证人信徒?”她说,她原本是天主教徒, 但她的丈夫去世后,她去找神父希望得到安慰,神父告诉她,“上帝想要你的丈夫。”于是她想,上帝根本不在乎我想要什么、我女儿想要什么?所以她就换了个宗教,找到了别的东西。

一句话,就让这位女士跟着别的东西走,改变了她的人生。显然,如果没有圣灵的感动,让我们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完全不可能。但这让我意识到,我们教导的语言要准确,这有多么重要。脱口而出、胡说八道都会造成严重、真正的痛苦。

在体育界,有很多断章取义的经文,以及扭曲的成功神学。你怎么处理?

哦,我看到这些简直要疯了。人们胡乱地引用经文,以为神是一个阿拉丁神灯中的精灵——“如果我的愿望没有得到实现,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不喜欢人们乱引用腓立比书4:13(“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因为这节经文并没有应许你会举起500磅的杠铃。如果你简单地“宣称”这节经文,也不意味着你可以跳楼飞翔。保罗是说:“嘿,我学会了如何处理拥有很多和拥有很少的问题。我可以处理好这一切,因为基督在坚固我。”

每场比赛前20分钟,我都会在Dwell应用(语音圣经APP)上听诗篇118篇。我会用这句话作为开场白是:“要称谢耶和华,因为他的慈爱永远长存。”无论我们是赢是输,他都是良善的。如果我们输了,并不意味着其他教练祷告得更多。

我确实发现,我有很多机会向球员讲解圣经。去年我们输了一场比赛,就有球员说:“我们怎么会输?我们是一所基督教学校,我们想要荣耀神。”我告诉他们,输赢与此无关。同样的道理,把财务报表搞得一团糟,也和上帝没有关系。神并不是根据你今天祷告的多少或信心的大小来决定让你今天过得好或者不好。

在赛季里,我们也有早会,我会不断地把他们引向耶稣。100年后,我们都不会在这里了。尽管我们可能认为自己的篮球打得很好,但其实意义不大。虽然我很尊重马丁·路德·金,但周日聚集在一起庆祝他的人连两个都没有。但每周日却有1.2亿人聚集在一起庆祝耶稣。

以赛亚说得很清楚:神不与人分享他的荣耀。只有一个名字,人可以靠着这个名字得救。我们需要确定我们是为了这个而打球。如果你所做的只是在围绕着一个橡皮球,你就辜负了这些球员。

近年来,在福音派中,有人称加尔文主义的兴起为神主权教义的复兴。为什么把握神的主权很重要?它会有什么实际的区别?

在洁净的人,凡物都洁净。”(多1:15)如果神给你创造了一个机会和能力让你去做一件事,你就应该好好地去做。如果你要以基督徒的身份去做,说“我代表神”——行啊,你觉得你应该把事情做得多好?你大概会努力地做得相当好。对你来说应该是认真的,因为你意识到神授予了你管家的职责,你需要看重这个职责。

你不能用马虎、懒惰的态度来对待这个责任。我告诉我的人,“神给你一些恩赐。不是每个人都有两米身高,但你应该努力、尽可能地发挥你的恩赐,而对我来说,我也要尽可能地成全你这个人。”

我就是要聚集一群年轻人,他们的愿望是通过他们的篮球天赋来荣耀上帝。我们已经聚集了一群人,他们的真实情况就是如此。他们代表着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家庭。而我们很高兴能在NCAA锦标赛这样的全国性舞台上做到这一点。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Coaching Cinderella: Meet Oral Roberts's Paul Mills.

Sarah Eekhoff Zylstra(沙拉·茨尔察)是福音联盟的资深作家,于西北大学获得新闻学硕士学位。
标签
福音
篮球
NCAA,教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