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禁食是因为撒但饿了
2021-04-09
| Dustin Messer

我们之所以禁食是因为撒但饿了,撒但已经瞄上了我们、想把我们当作食物。

我们还是从头开始说起吧。让我们先回到1615年的爱尔兰,再回到伊甸园,也就是时间开始的地方。

在《爱尔兰信纲》(Irish Articles of Religion)中,我们找到了一条关于禁食很有帮助的论述。在反复强调禁食不能“带我们去天堂”之后,信条第五十一条也赞扬了操练禁食的价值:

因此,在做其他事情之前,我们必须首先洁净我们的心、远离罪,然后以讨神喜悦为目的进入我们的禁食。讨神喜悦的目的就是当我们的肉体因禁食受苦时,我们的灵就会更加热切地祷告,借此向神承认我们的罪、心中充满忧伤,我们的禁食就可以成为我们谦卑顺服神主权的见证。

17世纪凯尔特人在这点上做的很好。促使我们禁食的主要原因有两个:回想我们必死的结局和悔改逃离罪。虽然这两个原因可以有所区分,但我们不能把它们分开。罪和死亡是紧密相连的,悔改和对神的依靠也是如此。

回到伊甸园

亚当和夏娃曾面对一个选择:依靠神(祂的力量,祂的智慧)或依靠他们的肉体(他们的力量,他们的智慧)。他们选择了后者,在吃那棵树上的果子时,他们选择了死亡。(创2:17)他们向着去往伊甸园东边的路上迈出了第一步,因此最终归于尘土(创3:19)——这是对他们的诅咒。撒但和人类一起被赶出了伊甸园,但撒但受的咒诅不同,他“必用肚子行走,终身吃土”(创3:14)。

这就是我们今天的处境:被逐出伊甸园、不停地犯罪、走向死亡,成了那饥饿之蛇的猎物。因此,雅各说撒但会离开那些抵挡他的人(雅4:7)。当我们像亚当一样把盼望放在肉体上时,我们就会经历属灵的死亡。下面的这个比喻可能有点夸张,这就像我们犯罪时我们属灵的皮肤便会脱落一样。我们犯的罪越多,我们创造的这种“土”就越多,蛇也就会吃的越好。我们犯的罪越少,我们脱落的就越少,蛇就越可能去寻找更容易吃到的食物。

这就是禁食、我们的死亡以及悔改之间的联系。

食物是生命的必需品。如果我们没有食物,我们就会耗尽我们的能量和生命。在选择不吃食物时,我们就是选择了十字架的道路。反常识的是,选择身体上的死亡,我们经历了属灵的生命。我们学习依靠神,而不是依靠我们的力量。像先知以西结一样,我们以神的话语作为我们的食物(结3:3)。当我们从信靠肉体的罪中悔改时,我们就能更好的学习经历圣灵的能力。

禁食不能带来拯救

然而,这些都不意味着禁食能拯救我们。《爱尔兰信纲》的警告在这里又开始发挥作用:禁食不是我们进入天堂的原因,耶稣才是!在亚当吃禁果和我们禁食之间,站着弥赛亚,这位第二亚当。

神应许从女人而出的一个后裔会伤蛇的头(创3:16)。这后裔就是第二亚当,祂会在第一亚当失败的地方得胜。

面对撒但的试探,第一亚当吃了树上的果子,而耶稣选择禁食(太4:2)。第一亚当把责任归咎于他的新娘,而耶稣担起了祂新娘当受的罪责,并承受了罪的工价替她而死(彼前3:18)。第一亚当把他的盼望放在食物等物质上,而耶稣把祂的盼望放在属灵的真实上,靠着神的话语坚固自己(太4:4)。

我们禁食不是为了得救,我们禁食是因为我们已经得救了。

作为属灵的人,我们禁食是因为我们现在看到了肉体的诡诈,并知道了圣灵的果子。

事实上,只有那些相信地里埋藏宝贝的人,才会“卖掉他所有的,买这块地”(太13:44)。我们之所以禁食是因为我们相信当耶稣要我们“跟从和死去”(come and die)的时候,祂是在赐我们生命。

圣灵而不是肉体

今天,我们不吃饭的原因是为了不破坏我们的胃口,以更好地享用未来等待我们的那永恒的盛宴。

有的时候,我们禁食是为了提醒我们自己认识死亡和罪。如果我们信靠自己衰残的肉体,我们就会落入魔鬼的陷阱。但如果我们从自己的罪中悔改——如果我们选择的是无形的而不是有形的,永恒的而不是暂时的,圣灵而不是肉体——我们就不会被撒但吞吃;我们会被圣灵充满。

撒但来只是为了偷盗、杀害和毁坏,而耶稣来使我们可以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


译:STH;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Christians Fast Because Satan Is Hungry

Dustin Messer(达斯汀·梅瑟)是达拉斯诸圣堂(All Saints Dallas)的信仰培育牧师,也是美国圣公会福音团契(EFAC-USA)的理事会成员,该团契由约翰·斯托得于1968年创立。在拉萨尔大学开始读博之前,达斯汀毕业于博伊斯学院(Boyce College),圣约神学院(Covenant Theological Seminary)和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天主教大学政治研究中心(CCS)。
标签
悔改
撒但
禁食
圣灵的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