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应该怎样为2020年大选做准备?
2020-01-22
| Daniel Bennett

2016年11月10日,礼拜四,我在约翰·布朗大学(John Brown University)任教的班级教室里充斥着可以明显感觉到的气氛:既有安静的热切又有麻木的难以置信。我后来了解到,那天有很多学生在一起观看了大选结果。当大选结果变得更确定之时,一组学生鼓掌、欢呼,另一组学生则从失望退缩到惧怕和极度痛苦。在我们的校园(一个政治参与度偏低、基督教气质明显的环境)里,如此两极化的反应是很不寻常的。

我本来是要到课堂上讨论和分析美国历史上一些最不寻常的选举的,但却需要面对令人不安的心理创伤和兴高采烈的混杂情绪。

我们没有多少理由相信2020年的总统选举会比2016年的有更低的张力和更少的冲突。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过去几年以来美国的政治气氛变得更加有毒。这应该是令基督徒担心的。我们国家的极端政治气候也许会诱惑我们采取充满敌意的措辞和将对方去人格化的语调,从而使我们变得跟世界难以区分。或者我们会被诱惑到彻底放弃政治参与,因为我们实在被怨恨搞得疲累不堪,也厌倦了党派政治的僵局。

但是对我们当中那些蒙召要为了神的国度进入这个世界的人来说,过激或逃避这两种选择都不够好。我们必须为更健康、更以基督为中心的政治参与开创一条更好的道路。

两极化、消极党争和其它危险

有很多潜在的障碍可能影响我们以基督为中心的政治参与。两极化是一个大问题。政治光谱上两端的观点都变得更加极端,在对话中温和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小。政治学家相信过去几十年两极化的持续加剧是诸如社会分割、媒体回音室化(media echo chambers,暨媒体总是在放大固有的观点——译注)和更多不同的政治党派的出现等的结果

两极化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因意识形态的争端而起,这在政治学家当中也有争议。过去几十年研究者们都知道美国人其实并不特别注重意识形态——他们的观点并不局限于一致的政治立场。因此对两极化现象的一个更好的解释,是它与党派政治密切相关:人们依附于政治党派,因此当党派变得越来越分歧,人们就越来越容易把政治视为不过是需要争胜的博弈。所以人们更少着眼于政策的成就与改革,而是看重自己站的这个队必须打败对手。

与此相关的是消极党争(negative partisanship)的兴起,或者说是寻求你的对头的消亡胜过你自己的成功。消极党争政治意味着你将极力反对你的政治对手,不为别的,只为看到他们输掉比赛。根据皮尤研究中心的报道,这是一种愈演愈烈的现象,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都表现出跟消极党争一致的倾向。

在美国的体制下,政府机构需要深思熟虑及愿意妥协,而这样的消极党争是令人担忧的。消极党争给基督徒造成更大的问题:它诱惑我们矮化我们的同胞。耶稣肯定没有说过“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除非他们属于另一个政党。”

宗教人口组成也正在变化之中。如伯尔吉(Ryan Burge)注意到的,历史上第一次在美国“无宗教人士”(“nones”——不认同任何宗教传统的人)的人数已经多过福音派基督徒或主流新教徒或天主教徒。此外,宗教信仰也有代际断层,包括在白人福音派当中——格尔森(Michael Gerson)说白人福音派已经处在快要落入“人口深渊”的边缘

跟一项研究结果结合起来看——这项研究显示在人们的生活中,政治会塑造人的宗教认同而不是倒过来,也就是说宗教信仰对政见的影响力并不大。这些现实意味着我们必须更小心地思考我们的信仰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政见的。在距离2020年大选只有一年的时刻,教会有责任反思我们参与政治的方式要如何被基督而不是被有线电视新闻塑造,以免我们的见证被我们周围有毒的政治气候进一步劫持、收编和扭曲。

更好的政治参与

基督徒可以如何为2020年及未来的大选做准备?让我建议三个更好的政治参与的标志。

第一,我们必须紧紧抓住上帝在创世记1:27里的宣告:每一个人都是上帝按照祂自己的形象被造。“神的形象”不只是关于创造的一个神学宣告。它告诉我们,我们对他人的态度应该反映上帝对他们的爱,同时肯定他们作为被造的人的内在的尊严。很重要的是,记得“上帝的尊严”不意味着我们必须同意他人。基督徒蒙召要在一个败坏的世界讲真话。但是我们可以用一种不减损人的尊严的方式来说真话。

第二,我们应该倾听——真地好好地倾听——那些我们觉得跟我们看法相反的人。稻津(John Inazu)颇有文采地写到,一个多元化的社会为了繁荣,其公民必须寻求理解彼此的看法和自己认为是错误的观点。不,这并不意味着基督徒应该在有意义的事情上“和稀泥”。但是我们相信上帝是真理的源头,这应该让我们能够得到自由去真诚地倾听他人、跟他们的观点较劲,并带着谦卑和恩典在道理上跟他们商榷。我们应该避免急于把最坏的动机归到持有错误观点的人身上——我们认定他们是被误导了。正如我们在没有做任何配得恩典的事情的时候就得到上帝难以测度的恩典一样,我们应该快快地把恩典推展到那些我们不同意其观点的人身上。

最后,我们必须把政治放在适当的位置上,不让它主宰我们的行动、关系或优先次序。归属哪个政治党派并不是我们的身份认同。在思想、言论和行为上,我们首先应该是基督徒。无论你有多经常听到新闻评论员宣称2020年大选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一场选举”,不要轻信那种把任何一次选举看得比损害耶稣之名的打了折扣的见证更至关重要的观点。我们的盼望是永恒的,比白宫里的四年或者最高法院里的30年长无穷多倍。在这个伟大的盼望之下,因为文化上的倒退而惊恐,或者为了在现代政治战役中能更有竞争力而牺牲信念,都是不合理的。在政治战役中失败并不能改变我们在永恒当中的地位。我们的盼望全然是在基督里。

在这样富于挑战性的时代里要做好政治参与是困难的。对于蒙召要在黑暗和朽坏的世界里做光做盐的基督徒来说就更难。但是政治现实的挑战性不应该导致我们完全放弃参与。

为了上帝的国度,基督徒应该严肃对待政治参与、追求公义、为那些不能为自己维权的人维权、关爱我们的邻舍。但鉴于今日的政治参与大多出于恐惧、愤怒甚至绝望,我们的参与应该是出于我们在基督里的身份。我们的参与应该反映我们的信心——就是无论在地上的事务中发生什么,无论在短暂易逝的事情上我们是赢还是输,那位荣耀的君王仍然在他的宝座上掌权。


译:基甸;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Christians Can Prepare for the 2020 Election

Daniel Bennett(丹尼尔·博奈特)是约翰·布朗大学政治科学系的副教授,同时也是信仰与人类樊蓉研究中心的助理主任。他还是“政治科学领域基督徒团契”的负责人。
标签
福音
政治
大选
党派
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