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寻求真理的知识分子来说,基督教应当是安全之所
2021-05-13
| Brett McCracken

自由的思考、无畏的公开对话、愿意表达不受欢迎的想法……在一个被奥威尔式思想警察监视得越来越厉害的社会中,上述这些越来越成为濒危物种。一个新的、基要主义的世俗宗教已经出现,它要求人们完全遵守其信条。对这一世俗宗教的任何教义——例如,像“自认为女性的人就是女人”这样的命题——提出任何质疑,都会被打成可憎的异端。从逻辑上挑战这些自封“正统”观念的书籍都被亚马逊下架,这样的例子有很多。

当无神论者眼中的“英雄”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因为发了一条说理非常有力的推特质疑跨性别的某个新正统观念而被一个无神论者组织(该组织明确定义其目的包括倡导“自由思考”)抛弃时,你就知道情况很糟糕。这一名为“美国人文协会”(American Humanist Association)的组织并不思考道金斯推文的逻辑性和内在合理性,而仅仅因为他质疑了被世俗社会视为正确的性伦理就抵制他。没有什么能比因为某人的想法与世俗世界相悖就取消他发言的资格更能说明该组织所主张的“倡导自由思考”有多荒谬了。

这是一个奇怪的转折,基督教——长期被指责为狭隘、反智和害怕质疑——此时有可能填补西方文化中一个日益增长的空白。在这个世界里,我们越来越多地在蛋壳上行走——不确定何时、是否以及如何被允许公开谈论有争议的问题——基督教却可以成为一个充满恩典的避风港,为好奇的质疑者、怀疑的异见者以及在一个政治叙事占主导地位的世界中寻求真理的任何人提供帮助。

简而言之,基督教有机会再次成为最肥沃的知识土壤——在过去两千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直到最近)都是如此。为什么?因为真正富有成果的知识和文化必须建立在不可动摇的、具有超越性的基础上,而基督教因着上帝的话语恰好拥有这种基础。没有这一基础,所有关于“真理”的讨论都是武断的,并终将演变成权力斗争。所有的主张因此都会变成对某一身份造成伤害的弹药,而不是一个建造共同智识追求项目里的砖块。

圣经基础应激发知识分子的好奇心

世俗的话语方式只会导致解构,这正是我们所看到的。由于没有能力获得对真理的共识,世俗主义只能抵制、谴责、禁止、沉默。它从根本上来说是极具破坏性的。但基督教的方法却可以是建设性的,因为有一个坚实的基础可以建立在其上。这就是为什么在我的“智慧金字塔”里,圣经是基础。上帝无懈可击的话语既是水平的“稳固根基”,又是竖直方向上的脚手架,使上面的结构正确有序。我们可以用各种材料来构建知识——书籍、艺术、自然/科学、理性、社区、生活经验,但除非建立在一个不可动摇的基础上,否则必然在结构上不健全。

上帝客观、超越、对每个人都真实的真理不是一个限制性的、思想警察般在门口检查你大脑的真理。它是一个带来解放、扩展世界、激励人、有目的的真理,为知识的追求提供了一个共同的参照和目标。正如耶稣所说,这是一个“叫你们得以自由”的真理(约翰福音8:32)。这一带来解放的真理激发了牛津、哈佛和大多数伟大大学的创立和繁荣;这是支撑开普勒、哥白尼、帕斯卡、牛顿和其他许多人改变世界的发现和革命思想的真理;对无数的艺术家、作家和哲学家来说,这真理为他们提供了生命的光照和探索的动力。

正如C. S. 路易斯的名言所说:“我相信基督教,就像我相信太阳已经升起一样,不仅因为我看到了它,还因为通过它,我看到了其他一切。”

上帝的话语是一种已经稳定的真理架构,它除去我们知识分子的自满心态,并迫使我们去探究世界的神秘深处。它是一个框架,通过它我们可以广泛地阅读和研究,知道如何评估一个想法的相对优点。它为我们提供了方向,使我们能够在一个充斥着各种想法(有些真,有些假)的堕落世界中航行,而不至于变成一种游牧的、令人沮丧的徘徊。

教会面临的挑战

但在最近的历史中,许多基督徒未能将圣经视为它应该成为的深刻智慧能量和好奇心的催化剂——这其实应该是一个丑闻

基督徒应该记住,正如史普罗(R. C. Sproul)曾经指出的,“唯独圣经”(sola scriptura)并不是说圣经是基督徒的唯一权威,而是说它是唯一无误的权威。在我们的智识摔跤中,我们当然应该从圣经开始,但我们不需要止步于此。圣经的无误性使我们可以从人类易错的创造和研究中学习,并对其进行批判性评估。出于这个原因,建立在圣经之上的基督徒群体应该是地球上智识最丰富的群体。这个想法听起来很大胆,但足以说明我们已经远离了基督教历史上的智识丰富性。

不过,我们所处的文化时刻为教会提供了一个机会。大多数大学校园现在都是同质化的言论准则和群体思维的巨石。我们的社交媒体“公共广场”远不是富有成效的思想交流空间,而是变成了可怕的地雷区,在那里,道金斯发现提出一个反对就等同于引发了一个声誉炸弹。如果教会和基督教机构成为最激动人心、充满恩典的知识活力空间会怎样?

我们还需要很多努力,但这里有三个实用的建议,以达到这个目的。

第一,欢迎艰难的问题

许多在教会长大的年轻人在教会之外开始解构之旅,因为他们认为教会不是一个安全的提出怀疑的场所。“我可以在我的教会里问这个问题吗?”这是一种常见的、可悲的、常常是合理的恐惧。太多的教会和基督教团体将污名化怀疑、不鼓励提问,或对困难的教义避之不及。这不是好事!如果教会要恢复有活力的知识文化,那么这种恢复必须包括愿意成为解决艰难问题的安全场所。正如凯伦·普莱奥(Karen Swallow Prior)在福音联盟新书《在你失去信仰之前》(Before You Lose Your Faith)中正确指出的那样:“以正确的方式提出正确的问题必然引你走向真理——那真理。在你解构你的信仰之前,先要知道对基督教来说,没有什么问题是太艰难不敢面对的。” 

请记住,我们有智识建构的工具,而世界只具备解构的能力。我们应该创造环境,让聪明的孩子、好奇的艺术家、科学家和“自由思考者”感到受欢迎,并且也许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都更能激发他们的热情。让世界从事去平台化、不邀请和抵挡辩论的工作。基督教应该邀请它们。我们怕什么呢?上帝的真理是无限坚固的,可以经受住我们这些卑微的人类所能做出的所有质疑。允许更多善意的、敬畏神的问题(箴言9:10),我们就有更多的机会挖掘出上帝真理更多的层次——也就是更多关于上帝真理的宝藏。

第二,在“次要教义”上有恩慈地允许分歧

我并不是主张说基督徒在智识上要非常宽容和“开放”,以至于我们对上帝话语中明确的既定真理也总是保持着一种“开放的心态”允许异端邪说。信仰的智识活力取决于对无可争议的“基要真理”保持清醒共识,正统的基督徒几千年来一直相信这些。教会的智识健康不需要迷信“对话”本身,也不需要给异端和明显非正统的思想提供平台。

但更健康的讨论和对“次要教义”的公开探索是我们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Z世代正在关注他们的基督徒长辈之间的话语,如果他们看到的与推特上的其他东西没有什么不同:琐碎的谩骂、逻辑谬误和部落主义的金戈铁马(清醒!CRT!父权制!白人至上!),那就阻止了富有成效的对话。我们必须更好地示范如何进行真正的、实质性的、有恩慈的讨论,在这种讨论中,观点可以尖锐,但语气必须柔和,并且不惧怕报复。因为很明显,我们都只是为了上帝的荣耀,在群体中共同寻找真理。

当然,即使确定何谓“基要”和“次要”教义,现在也是一个激烈辩论的问题。“神学会诊”是一项关键而富有挑战性的教牧任务,但这只意味着我们应该进行的另一次对话,一起进入、不要恐惧,让我们开始吧!

第三,培养好奇心和批判性思维

“自由思考”并不是没有边界、什么都可以、想怎么想就怎么想的思考。真正的自由思考是在超越性真理这一基础所赋予的释放,它给予我们探索的能力,也帮助我们建立我的同事克里斯·科尔基特( Chris Colquitt)所说的“圣化的个人主义”(sanctified individualism):“建立在神所赐下的客观话语之上,与基督教团体相连结,但总是准备好独自站立。”

基督徒完全有能力成为世上最自由的思想家,从相对化真理的党派议程桎梏中解脱出来,从完全主观的、无目的中解脱出来,自由地反对与主的话语相冲突的“时代精神”。自由地在我们可以肯定的地方肯定时代精神的各个方面,在我们必须反对的地方反对它。我们可以自由地接触任何特定的事物(一本书、一部电影、一次演讲、一场争论),看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从前者学习,同时抛弃或挑战后者。

但这在当今世界来说是非常罕见的(不仅仅是在教会):有能力欣赏和处理包含有益和有害思想的作品,但却发现它仍然有价值。例如,我们常常不假思索地接受一本书中的所有内容,或者不假思索地否定其所有内容(或者直接拒绝阅读)。但是大多数书——由堕落的人类所写——都是正确和错误的混合体。有思想的人有能力筛选这些混在一起的东西,并从中收集珍珠。

基督徒,我们能成为这种有思想的人吗?

思考者的避风港

在今天的世界上,乐于思考的人很少有安全的避风港;很少有论坛能让好奇的人和有创造力的思想家都放心地说出某些问题或相反的想法。教会,让我们抓住这个机会,邀请我们的世俗邻居进入这个曾经是、并且可以再次成为世上最有活力的智识群体。

有一个不能在推特上说的问题?你可以在这里说出来。你更关心发现真理而不是取悦某个团体?我们也一样。道金斯?来吧,与我们对话。我们可能有时同意你,有时不同意你,但出于对你的爱和对真理的爱,我们并不害怕你说的话。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Christianity Can Be the Safest Space for Truth-Seeking Intellectuals.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麦卡拉根)是福音联盟高级编辑,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于加州圣安娜市,二人都是萨瑟兰教会(Southlands Church)的成员,布雷特在教会担任长老。
标签
圣经
真理
思考
智识
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