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基督成为临床医疗的房角石
2019-02-11
| Courtney Reissig

“我发现了一个心跳,”做超声波检查的医生微笑着对我说,接着他又说:“我还发现了另外一个心跳。”

“为什么我的宝宝有两个心跳?”我不由得提高了嗓音,这让我有些紧张,因为几周前我又经历了一次流产,我担心会像两年前一样——失去孩子。

但是这一次,我们在那个充满了颗粒的屏幕上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不是一个孩子正在我体内生长,而是两个!我们多年来一直在为能拥有另一个生命、一个有强劲心跳的生命祷告,最终神回应了我们——祂赐给我们一对双胞胎。

然而仅仅过了5个月,我就得准备在预产期前8周提前见到他们了。那位与我们共同庆祝发现他们心跳的医生也来为我们祷告。当他来重症病房坐在我床边的时候,他看着我的眼睛说:“这不是我们所希望发生的。我希望他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准备,但是现在时候到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在手术前与我们一起祷告,也不是最后一次。他陪伴我们走过了许多怀孕时期的考验:失去,感到恐惧和经历喜悦。我第一次流产的时候是在另一个州的诊所,遇到的是一个不信主的医生,所以这次我们得到了从未经历过的礼物:一位不仅与我们一起祷告,还愿意在我们的家庭中投资生命的医生。

在生下双胞胎后的第二年,我又一次流产了,那时他又来与我们一起祷告,并向我们保证我们所失去的这个生命是有价值的,即使我们从没看到他跳动的心脏。

事实证明,我的医生并不是他医疗团队中唯一一位以基督为中心的临床医生。

开端

除非被迫,大多数人都不喜欢去看医生。因为这会有创伤、会花掉一整天的时间,还很花钱。最重要的是,通常你是因为身体出现问题才会去,这只会更令人沮丧。

去见一位妇产科医生会更糟糕。如果因为一些日常病痛去见全科医生都会令你紧张的话,那去见一位处理更加私密问题的医生将会更加痛苦。

我们会在人生的不同阶段因为不同的原因去看妇产科医生,从人生高峰中的最高点(怀孕和分娩)到低谷中的最低点(癌症,流产和更年期),或处于中间平凡阶段(只是每年的妇科检查)。这就是为什么对于许多女人来说,找到一个好的妇产科医生是一个极大的恩赐。

在我的城市,我不是唯一一个将“房角石妇科诊所”视为珍贵礼物的人。事实上,我是很多像我这样的病人中的一员。

房角石诊所是由两位医生——奥曼·西蒙斯(Orman Simmons)和道格拉斯·史密斯(Douglas Smith)创办的。他们在医学院里刚认识的时候都还没有信主。从在医学院读书到实习他们一直都是朋友,之后便走上了各自的路。

他们早期在临床工作中与其他医生一样——旷日持久和精疲力尽。

“我想成为一位有名的妇产科医生,”史密斯回忆说,“虽然我关心我的家人,但是我主要先考虑的是我的职业发展,成功对我非常重要。”

之后上帝破碎并拯救了他。“我们曾经会去教会,但我只是在假装。在我真正遇到耶稣之前,我已经开始了几年的临床医疗工作。”在悔改跟随基督以后,所有的事情都改变了。

大概四、五年后,在1975年秋季,西蒙斯(Simmons)去墨西哥城参加一个医学学术会议。在那里,他见到一个看起来好像在自言自语的人,那个人看上去很眼熟。

“当我意识到那就是史密斯之后,我就走上前说:‘你在这做什么?’”西蒙斯回忆道。“他正在读一些记录卡片,他告诉我他正在背圣经。这和我记忆里的道格不太一样。”

当他们都发现对方已经成为基督徒时,都感到惊讶和喜悦,并且很快意识到共同的信仰加强了他们的友谊。

不久后,西蒙斯就提议他们应该一起创业。

耶稣的香气

在筹划和祷告的前几天,他们和他们的妻子都强烈的意识到,将基督放在工作的中心是至关重要的。

“为何不将诊所以‘房角石’来命名?因为基督就是我们的房角石。”史密斯的妻子简 安(Jane Ann)建议道。“那些已经是基督徒的人会知道我们的信仰,而那些不信的人将会因此问我们跟信仰有关的问题。”

两个男人都非常认可治疗病人并不是他们唯一的目标。“我们想要将临床工作作为我们的事工,而不是仅仅作为一个技术工作。”西蒙斯说。

在1977年的秋天,房角石妇科诊所带着明确的目标开业了——他们希望向所有走进门的女性们彰显基督香气。

成为房角石的病人,你会遇见明显不同于其他的医生和对你的接待。从前台接待一直到医生办公室,房角石的使命就是像基督一样接待所有人。

当我和丈夫搬到小石城(Little Rock, Arkansas)的时候,我们正面临无法生育的困境。我们已经经历了流产,并且无法再次怀孕。对于我们来说,找到一个既有好的技术又能关怀我们的诊所至关重要。和我们有类似处境的朋友们强烈推荐了“房角石”的凯文·布伦蔓(Kevin Breniman)医生,所以我们预约时间来见他。

很快我们就意识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这是在我怀上双胞胎之前很久的事,但是护理水平是一样的。在分娩前令人恐惧的时刻,医生表现出一种像基督般的同情心,同时在聆听我们关于失去和之后无法怀孕的故事时也表现出了同样的同情。那时我知道,我希望他成为我的医生。

我不是唯一一个有这样经历的人。

林赛·格林沃尔德(Lindsey Greenwald)一次又一次地经历了这样的照顾。“我知道医生们的工作已经高于并超越了被要求的职责范围。从来没人对我说过‘对不起,我无法帮助你。’”

当她面对困境的时候,无论是在面对怀孕或是其他健康问题,这已经成了她的救生索。“因为那里所能提供的看护和环境是如此之好,我更期望去那看病。”

为了帮助格林沃尔德(Greenwald)学会在前行的每一步上都能借着祷告得力量,房角石的医生们向她展现出了非凡的同情心。

科里·格拉登(Cori Gladden)也有同样的经历,那时她得知在结婚前需要做一个特别的手术,但当时她没有保险或钱去支付手术费用。

“几周之后西蒙斯医生联系了我,他并不认识我,但是听说了我的情况后,他说要帮我做这个手术,并当作送给我的结婚礼物,”格拉登说到。“他说没有人应该带着那样的压力去结婚。并且深切地为我们祝福。”

和病人们一起祷告

以基督为中心的信念,虽然开始于西蒙斯和史密斯医生,但直到今天依然在临床治疗中被继续坚守着。

“每个人都希望有人为之祷告,”妇产科医生凯·钱德勒(Kay Chandler)说到。这似乎很容易,但是在一开始,房角石的医生们设定了一个为他们病人祷告的目标——在紧急情况下和开始疗程之前都要祷告。在每一场手术开始前,最首要的都是祷告,钱德勒一开始就相信每次手术前为病人祷告是非常重要的。

“如果一切顺利,我会归荣耀给神,”她说。“如果出现问题,我知道没有祂我什么都不能做。”在危机情况下,她的病人们经常也需要这样的帮助,即使是那些不信主的人。曾经在一次特别艰难的分娩中,她哭着说:“神啊,帮助我!”因为她知道人的出生是在神的主权和能力之下的。

除了与病人一起祷告,房角石的医生们也为病人们祷告。当他们不确定某个诊断的时候,他们也不惧怕去寻找别人的帮助。

“我们都是临床医生,都相信现代医疗,并都接受过一系列医疗技能的训练,但是我们也都知道这些是有限的,”克里斯丁·贝蕾西(Kristen Bracy)医生说到。“我们确实地认识到自己作为人类的局限性,并愿意顺服神。我们意识到有些情况已经超出我们能力范围,我们只需要祷告。”

因为他们知道只有神可以是神,他们不是他们病人的神。这不单是一种安慰,也是一个见证。

个人护理

在早产生了双胞胎之后,我的怀孕旅程并没有结束。那只是一个开端,此后长达一年的时间里,我一直在为保胎并平安生产一个孩子努力。我怀孕的故事并不是你在给迎婴派对时用来闲聊的话题,除非你想吓唬那些新妈妈,并让其他人加入使用更多的避孕措施。因此我更能体会,当妈妈和宝宝都处在生死攸关的时候,你有多期望你的医生认识那独一的真神。否则,你还有什么希望?

我有幸看到全体房角石的医护人员实现了这个希望。虽然我只是从一个医生开始,但是我也经历到了他们所有人的看护,那时因为我们第四个孩子有严重的产后并发症,我在重症病房呆了3个星期。

房角石的医生们时常定期地来看望我,照顾我并为我祷告。我能感觉到他们是在依靠着主为我复杂的病情向神祷告。我和我的丈夫,虽然非常害怕也无法确定我和我儿子最后的结果,但是我们有绝对的信心,因为这不单单是信任医生们,也是相信神会给他们智慧来照看我们。

布雷西(Bracy)是我到达医院当晚的值班医生,那时我处在极度的疼痛和完全的惊恐当中。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情况明显变得比我们原先想象得更加严重。我们都在密切关注着,不知道是会长时间住院还是立即分娩,或者更糟。

只有神知道在我的子宫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布雷西只能根据检验结果和症状给出理论性的猜测。我们在神的慈爱中等待着结果,并祷告这个结果值得我们等待。

在那漫长的几个星期里,我从一个更大的角度认识到了以基督为中心的临床治疗有何意义。检验是一样的,疗程是一样的,但当医生的智慧和等待成为最佳的治疗方案之后,你会期望医生的智慧能来自向神屈膝的祷告。

在产后黑暗的几周里,当我必须面对产后抑郁和创伤后压力时,我的医生没有让我离开。相反的,他让我重新回来,即使我已经结束了六周产后检查。他建议我去接受辅导。

房角石的医生们懂得谦卑地看待可以控制生与死的能力,因为他们知道所有的结果都掌握在神的手里。作为一个受到谦卑又自信的医护人员帮助过的病人,我的家庭将会永远感激他们。

史密斯和西蒙斯现在已经退休了,但是他们的遗产仍然存在于他们所照顾的病人的生活中,也存在于肩负诊所使命的医生们的生命中。

“所有的美好声誉都是属于神的,”西蒙斯说。“我非常弱小,但在神凡事都能。”


译:璐竹;校:JFX。原文发表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When Christ Is the Cornerstone of Your Medical Practice

Courtney Reissig(寇特妮·雷思格)是多本书的作者。她与丈夫丹尼尔(Daniel)育有三个儿子,并一同在阿肯色州小石城的Midtown浸信教会服事。她的博客是cdtarter.blogspot.com。
标签
女性
基督
医疗
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