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山浸信会展现了如何在疫情中争取宗教自由
2020-09-24
| Joe Carter

发生了什么

华盛顿特区一间著名的福音派教会为教会如何在疫情期间争取宗教自由提供了一个范本。

背景

国会山浸信会(Capitol Hill Baptist Church, CHBC)是美国华盛顿特区一间著名的福音派教会。经历过多次植堂之后,该教会目前有850名成员,主任牧师是福音联盟理事会成员狄马可(Mark Dever)。日前,该教会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华盛顿特区市长姆日尔·鲍瑟(Muriel E. Bowser)违反了宪法第一修正案,因为这位市长在批准了一项大型反种族主义抗议活动的同时,仍然严格地限制教会不得举行主日聚会,国会山浸信会认为这一做法助长了(对宗教信仰的)歧视。

起诉书指出,鲍瑟市长在3月份发布了一项命令,禁止超过100人的宗教敬拜集会,即便该聚会在户外举行,并且每个人都戴上口罩并保持社交距离也不可以。根据华盛顿特区的“四阶段计划”,国会山浸信会不能举行实体聚会直到科学家们开发出广泛可用的疫苗或有效治疗COVID-19的方法为止。6月,国会山浸信会向市长办公室提出申请,要求取得市长鲍瑟发布的这一大型聚会禁令的豁免权,但是该申请在本月遭到驳回。

尽管有这样一个禁止大型集会的规定,然而在2020年6月至8月期间警方还是四次关闭了城市街道,以容纳数千至数万人的抗议和游行。鲍瑟本人甚至还与组织者协调,在林肯纪念堂的台阶上举行了一场数千人的5小时纪念活动。当被问及为什么她批准大规模的政治抗议活动,却继续关闭礼拜场所时,鲍瑟回答说:“第一修正案所允许的抗议活动和大型集会是不一样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我们的城市对所有的大型活动开放的原因。但是现在,在美国,人们可以进行抗议。”正如国会山浸信会在他们的起诉书中所指出的那样,根据第一修正案,人们也应该可以举行宗教性的聚会。

这为什么很重要?

国会山浸信会当然不是第一个自疫情开始以来表示出反对限制聚会态度的大型教会。但有三个原因使这个教会与众不同,使他们成为在新冠疫情期间捍卫教会聚会权柄的美好榜样。

第一,对于国会山浸信会来说,实体聚会是教会本质的问题而不是教会可以选择的多种聚会方式之一。该教会自1878年以来一直在一份成员之约所宣告的内容下共同敬拜,这份成员之约是关于他们认为应当如何作为一间教会共同生活的宣告。成员之约中包含了这样一句话:“我们承诺不放弃共同和在一起的聚会”,这句话所基于的是希伯来书10:25给到基督徒的命令——几乎所有基督徒都会认同这一点,但国会山浸信会对这段经文的解释却不为所有福音派所认同。例如,国会山浸信会认为,跟随基督和成为地方教会的一个核心要素是所有成员在同一时间和同一地点共同敬拜。基于这个理由,教会不提供主日的多堂聚会来让成员选择,也不提供网上的虚拟聚会。这间教会相信:“如果不能有规律地按圣经聚会,就不是一个符合圣经规范的教会。” 

你不必认同国会山浸信会在这一点上的信念(我自己也不认同),但你应该可以体会到他们与其他一些教会的不同。许多大型教会提供了其他的“聚会”方式,包括通过直播、分多个聚会地点,或者分多个场次让会众选择。但是国会山浸信会不会这样做,他们认为如果成员们不能像实体、当面聚在一起,教会的本质就会受到亏损。换句话说,对于今天大多数规模较大的教会来说,单堂共同聚会可能是一个选择,而对国会山浸信会来说,这是一个教会之所以是教会的本质要求。

第二,国会山浸信会关心的是聚会,而不是建筑物使用权。他们曾经努力尝试了用一种保护成员健康和安全的方式进行聚会。先前教会已经找到了一个可以舒适地容纳全体会众的户外地点,所有参加聚会的人都戴上口罩,每家每户之间的距离至少有6英尺。这与其他一些教会不同,他们在宗教自由上的诉求是自己能够在建筑物中实体聚会(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聚集”)。

第三,国会山浸信会关注的是有没有得到了公平对待,而不是希望宗教信仰能够被优待。教会如何判断一项限制是否侵犯了宗教自由?正如宗教自由律师卢克·古德里奇(Luke Goodrich)所说,教会必须先要能清楚地思考什么是和什么不是侵犯宗教自由。

“他们必须辨别什么时候顺服神而不是顺从人(徒5:29),什么时候顺服管理当局(罗13:1),”古德里奇认为。“一个针对并且仅仅禁止宗教性聚会的政府是在侵犯宗教自由。但如果一个政府在疫情中临时限制所有的聚会,他们是想保护公众健康。”

“教会也应该努力与所有人和睦(来12:14;罗12:18),”古德里奇补充道。“他们应该避免使用煽动性的言论或蔑视的姿态来挑起与试图控制疫情的政府官员之间的冲突。相反,如果可能的话,他们应该与政府官员合作,找到解决方案,使他们能够继续服事会众的同时仍然能保护公众健康。”

国会山浸信会显然在努力这样做,但现在市政府却不折不扣地实行了双重标准,允许第一修正案允许的一种活动(群众政治抗议),而拒绝另一种活动(教会聚集)。毫无疑问,哥伦比亚特区政府将一个法律部许可的负担放在了国会山浸信会的肩上,因为政府一方面不允许国会山浸信会将近一千人在户外、保持社交距离而且带着口罩的和平与宗教聚会,却允许了数万人在市中心举行抗议聚会(教会成员表示,他们不希望这场诉讼被视为对抗议活动的批评)。国会山浸信会花了三个月时间耐心地试图说服市长允许聚会,只有在市政府明确表示拒绝之后,教会才在长老们仔细商议并最终进行了会众投票后,才采取了最后手段,即请求联邦法院恢复宪法第一修正案所授予的权利。

国会山浸信会这样做清楚地证明,他们的宗教自由是得到了明显的侵犯,证明他们作为地方教会的生存受到了威胁。国会山浸信会为其他教会提供了一个榜样。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Capitol Hill Baptist Shows How to Fight for Religious Freedom in a Pandemic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宗教自由
新冠疫情
国会山浸信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