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2019-12-18
| Justin Lonas

编注:福音联盟“荆棘与蒺藜”专栏旨在信仰,工作和经济领域给出基于圣经的智慧忠告


问题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6:10指出哪些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其中包括“贪婪的”。贪婪大概不等同于财富,因为有贪心的穷人、也有慷慨的富人。有时候很难界定单纯的赚钱存钱与陷入贪婪的边界在哪里,有没有一些诊断性问题能够帮助我在生活中鉴察出贪婪呢?

思考

贪婪的确是神极其关切的罪。除了你上面提到的经文,圣经也描述说贪婪导致毁灭(箴15:27)、挑起争端(箴28:25)和带来败坏(箴29:4)。

跟其他大多数的罪一样,我们很容易只关注极端的例子或外在的行为表现,却忽视了缠绕在我们心里的,导致罪的根本原因。对那些薪资过高的首席执行官们或成功神学传道人,我们很容易得出结论说:这些是贪心的人。但如果总是用这种极端的例子来界定罪,就会让我们觉得自己问题不大,即便是在态度和行为习惯上和大贪如出一辙,只是程度轻些,我们依然觉得自己算不上贪婪。

贪婪是我们在现代生活中很轻易就屈从的罪。甚至全球经济迫切为我们贴上的“消费者”的标签也揭示了我们潜在的渴望和对现状的不满足。金钱本身不是“万恶之根”(提前6:10),“贪财”才是。就像我朋友迈克尔·罗德斯(Michael Rhodes)在《操练国度金钱观》(Practicing the King’s Economy)一书中写到的:“如果圣经的作者们认为农夫对金钱的喜爱都会导致他们坠入地狱,那么他们会如何看待我们对金钱的追逐呢?”

我们所事奉的神不是缺乏的神,而是富足和供应的神,他把他的奖赏倾倒在地上,通过基督的救赎赐予我们属天的丰盛(林后8:9)。但就像以色列人撇弃神转而跟从承诺他们雨水充足,五谷丰收和牲畜肥硕的迦南巴力一样,我们也陷在把关注点从赏赐的神转向美国梦这一巴力给我们的各种试探中。

跟现代世界的大多数人相比,或者跟历史上的很多人相比,每位读到这篇文章的人都惊人地富有。然而,就像你提到的,我们务必要小心,不要把财富和贪婪混为一谈。那么,用合理的经济行为来促进社群和以自我为中心地积累财富,这两者的分界线在哪里呢?

你的心会告诉你答案。贪婪是内在的罪,是对未赐予之物的渴望和贪心。在犯罪的时刻,贪婪的外在表现并不明显,更明显的是它对我们灵魂长期的腐蚀。贪婪也是不忠心的罪,跟相信神的供应是相悖的,是对安全感的紧握不放而不去依靠神。

就像凯伦·斯沃恩·布瑞尔(Karen Swallow Prior)提醒我们的,美德是两个极端之间的平均值。你可能偏离在经济上有智慧这个平均值,滑向一个极端,就是肆意挥霍金钱,也可能滑向另一个极端,就是全力追逐金钱。

那么你怎么知道什么时候滑向极端了呢?你可以问自己以下问题。

  • 如果你现在的收入跟五年前一样,你是否会感到满足?
  • 当别人邀请你为主的国度摆上时间跟金钱的时候,你是否甘心乐意?
  • 你是否认为或相信,一个人的经济地位代表着他的个人价值?
  • 你日常生活中是否有什么可舍弃的,以帮助你有更多的钱来慷概解囊?
  • 你是否愿意舍弃或减少花费在兴趣爱好上的时间,使你有更多的时间来服事教会或其他事工?

当然这些问题并不全面,但是如果你在肯定回答以上任何一个问题有难度时,那么你在贪婪这条路上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远。

我们生活在一个拥有巨大财富的世代,在我们的文化中,我们的心已经为贪婪在里面扎根预备好了温床。拥有属世的财富是神的祝福,使我们能够更好地按照他的计划来服事他人和教会,但这份祝福,说实话,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并没有与之相配的属灵成熟度来很好地背负它。

认真对待这个警告是钉死我们心中贪婪之罪的一个好的开始。


译:Kari Gao,方靖华;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Can I Know if I’m Being Greedy?

Justin Lonas(贾斯汀·洛纳斯)是圣约学院(Covenant College)查尔姆斯中心(Chalmers Center )的编辑和内容专员。他还是改革宗神学院亚特兰大校区的道学硕士学生。
标签
信仰
荆棘与蒺藜
贪婪
省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