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教会共同体是一个呼召,也需要付代价
2020-11-19
| Irwyn Ince

人类按着神的形象被造,因此从一开始就内置了追求美好共同体的向往。也就是说,我们从被造时就渴望过上一种在多样性中合一荣耀上帝的生活。这是神要把人类带到的地方。我们现在虽是破碎和分裂的,但神要在耶稣基督的治理下把人类编织在一起。教会因此蒙召在此时此地成为美好的共同体,作为圣灵给世界带来与神和好大能的见证。

加入一个共同体意味着体验一种归属感,获得一种欢迎和拥抱的感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与之截然相反的,是虽然在其中却宁可去别的地方那种感觉。既然美好的共同体和灵魂有关的问题,不是一个可以用工程和技术达至的目的,那么要欢迎和拥抱多元的、上帝形象的承载者,你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

接待和我们对他人的需要

帕特里克(化名)从刚果民主共和国移民到了美国。他是中西部城市一个多元化教会的成员。几年前,当我采访他时,我请他告诉我他怎样在教会里体会到了自己与主流人群的文化差异,他说:

我记得有一天,我(在教会)的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一个白人,他对我说,“我有一些衣服要给你。”我说:“好啊,没问题。”然后他拿着一袋旧T恤来了。我收下了,因为我不想让他感到没面子。我没有穿那些T恤。我后来告诉我的朋友们:“如果你想送人东西,不要给自己不想要的东西,而是给你喜欢的东西。”我的这位朋友把旧T恤送给我,其实是贬低了我的价值。他以为我买不起10美元的T恤吗?

帕特里克的这位朋友在实践爱心的时候,因为对他这个非洲移民有一些假设、隐含的偏见而把事情搞砸了。这位朋友不可能是有意冒犯他。而且这证明了圣灵在帕特里克心里的工作——他没有因为被自己的朋友冒犯而怒气冲冲地离开,也没有从此“拉黑”他的朋友。

我们很难找到一个教会会公开说:“我们这里不好客,我们对欢迎与我们不同的人不感兴趣。”所有的教会都努力欢迎和接纳不同的人,这一需要不但普遍,而且也很清楚。因此很多教会让某个特定的群体来承担“接待”的工作,这个群体可能是“招待团队”、执事会,或者设立一个特定的接待小组或欢迎委员会,这些都是爱邻舍的一个重要表现。人们对亲密的团体的渴望是神所赐的,我们被造是为了建立共同体和彼此相交。我们希望有归属感,体验到家的感觉。

虽然教会高度重视让自己成为一个欢迎的地方,但我们经常不知道我们对同一性的偏爱会怎样拦阻了让那些与大多数会友在种族、籍贯、社会经济地位不同的人充分体验到这种欢迎。

马丁·路德·金在1956年11月4日的讲道《保罗给美国基督徒的信》中说:“你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悲哀的事实:当你们在主日上午11点站在教堂里唱《在基督里没有东方和西方》时,你们其实站在美国基督教最大的隔阂时刻。”六十多年后,这句话的要点仍然非常正确,这是有原因的。我认为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我们其实并不相信如果没有那些与我们不同的人在我们中间找到归属感,我们就不完全。一个善于接待的共同体应当认识到,如果没有与自己不同的人,自己就是不完全的。而且他们相信,其他人也有宝藏可以与这一个共同体分享。

为“边缘人”的共同体

研究表明,一个宗教团体里居于少数地位的族群,它的流失和人员更替率要高于多数族群。布拉德·克里斯特森(Brad Christerson)、科里·爱德华兹(Korie Edwards)和迈克尔·爱默生(Michael Emerson)在他们所研究的每个宗教组织中,都将“核心”成员和“边缘”成员进行了区分。边缘成员是指那些非典型的团体成员,而核心成员是那些属于多数的群体,这一群体具有最大的影响力和权力,并与组织的身份和使命有着内在联系。虽然会有边缘人会在经历了不断的拉扯后离开,但主流群体的接待和欢迎却能够吸引边缘人士向核心成员靠拢。

边缘人士通常会付出一定的代价来体验和追求对核心群体有归属感。我有幸经常有机会在全国各地的各种教会讲道和演讲。在这些教会中,即使是统计学数字显得很多元的教会,白人也占多数。通常情况下,这些教会中的有色人种希望在我在那里的时候与我私下见面,进行团契和交谈。他们想讨论在一个白人占多数的教会环境中,作为少数族裔的生活所面临的挑战。出于不同的原因,他们觉得蒙召去到这样一间教会,并接受在多样性中合一的生活。然而,他们却总会有挣扎。我总是会问一些这样的问题:“你来这里的代价是什么?”我想听听他们的故事。他们总是回答说,教会里从来没有人问过他们这样的问题。教会通常认为自己很欢迎不同的人,却不知道少数族裔为了成为他们共同体的一部分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对核心群体,或作为教会多数群体的成员来说,善于接待也要付出代价。在路加福音14:25-30中,耶稣为他的跟随者描述了做门徒的代价。耶稣的重点是要他们清醒地认识到坚持信仰需要付出代价。救恩是免费的,但它并不廉价。培养好客之美也不廉价,因为它也关乎门徒成长的代价。要接待,你就要失去一些喜好。换个角度来说,也就是必须经历必须有一个钉死老我的过程,为的是把恩典延伸到你不同的邻居身上。培育一个美好的教会共同体是一个背十字架的追求之路。

为彼此而活

新冠疫情迫使我们的教会不得不按下暂停键,重新调整,计划着回到新常态的道路。

如果我们在计划重新聚集敬拜的同时,也重新计划我们对美好共同体的追求呢?我们的哪些喜好已经蜕变为偶像,需要被摧毁?为了将基督的恩典和爱延伸到不同的邻舍,我们需要放松对哪些偏好的控制?我们在基督徒团体中的自由,就是为我的弟兄姊妹舍命的自由。我们作为基督徒的自由,就是钉死自己喜好的自由,钉死自己紊乱的快乐欲望的自由。我们作为基督徒的自由,就是可以对我们的邻居说:“我们希望看到你在基督里成长成熟。我们的心愿是尽我们所能去造就你们,在信仰上建立你们,看你们在基督里成熟。”而这也是我们要追求的:彼此建立,彼此造就,彼此悦纳。

这就是美好的共同体。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The Call—and Cost—of Beautiful Church Community

Irwyn Ince(欧文·英斯)硕士毕业于改革宗神学院(RTS),教牧博士毕业于圣约神学院。他是福音联盟理事会成员和华盛顿特区恩典长老会(Grace DC Presbyterian Church)的牧师。 
标签
合一
十字架
族群
隔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