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买是不是帮助穷人的最佳方式?
2019-10-10
| Greg Phelan

编注:福音联盟“荆棘与蒺藜”专栏旨在将智慧应用于有关信仰,工作和经济的实用忠告上。


问题

据说,改善一个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GDP)比任何经济援助都来得重要。那是不是说,为了顺服耶稣爱穷人的诫命,我们要更多地购买产品和服务?尤其我们要购买那些由弱势群体制造或提供的产品。打个比方来说,如果我拥有100美元并且住在中东,那以下哪种做法最好?

1)把这100美元捐给直接帮助难民的慈善机构;

2)在一个本地超市用这100美元购买当地难民制造和销售的甜品。

这问题使我很困扰。对我来说,从穷人那里购买商品帮助他们这一观念是有点难以想象的。对于我们来说,这不像是在直观地诠译耶稣的诫命。但如果这是真的,那我们真要好好讨论一下什么是有效的“慷慨待人”了。

思考

从1990年到2013,虽然全球人口增加了19亿,贫困人口却下降了接近11亿,这是不是西方政府及非盈利机构的援助或发展计划的结果?不是!毫无疑问,帮助这十多亿人脱贫的唯一重要因素是持续性经济增长,也就是贫困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提升。

如果GDP增长比任何慈善或援助都能更有效地消灭贫困,那么我们应该如何运用我们的金钱去帮助穷人呢?以在贫困地区消费去提高GDP是不是遵从耶稣帮助穷人这一诫命的最好方式呢?就像其他重要的事情一样,这个问题是复杂的。

假设你决定要消费金钱去提高当地GDP,达成这一目的就有很多方法,但它们的成效都不一样。以下是各种花掉一美元的方式: 

  • 花一美元买冰淇淋,然后自己吃掉。
  • 花一美元买冰淇淋,然后把它让给一个无法负担这冰淇淋的穷人、让他享用。
  • 把这一美元给那穷人,告诉他:“你可以用任何方式花这一美元。”

这几个选项带来的GDP提升都是一样的,但就慷慨程度而论,第二项优于第一项,而第三项可能最优胜。在第三项中,穷人可以把那一美元用在买冰淇淋上,也可以用在其他对他们来说更有用的东西上:他们可以投资使他们的业务成长,或用在改善他们自己或其家人的健康上。(有很多人正在研究这些“无条件金钱赠予”的果效。)

花钱买冰淇淋也许可以立即提高一个国家的GDP,但帮助穷人的最佳方法是为经济的长期增长作贡献,而经济增长源于科技、创新、市场效率、市场参与等多方面的进步。(即使你是杰弗里贝佐斯或比尔盖兹,在这些事上你可以做到的可能也很有限。)

而且,虽然使大多数人脱贫的最佳方式是透过帮助当地经济得以增长,但在经济增长之下人们仍可能极度贫困。在过去数十年间,很多国家的经济增长都使收入增加,但同时却加大了贫富悬殊,进而增加了那些国家的问题。例如,德兰修女服事的人群就享受不到GDP增长的好处。故帮助这些人的最佳方法,就是无论这些事情能否帮助GDP增长,都要直接服事他们。

在某些情况下,经济增长其实会对人民带来创伤。在美国,全球化对整体增长来说有好处,但也同时淘汰了很多过去从事生产工作的工人,他们需要学习新技能、使他们可以寻找新的工作。帮助他们可以从经济增长中得益,需要经济投资也要个别的关顾。

所以,到底怎样才能最好地运用我们的个人财务?不要把这事情过份复杂化,只要寻找一些方法,可以有效改善别人的生活而不伤害他们,答案往往因情况而异。所以我们要看每一个个体:有时最简单的方法是直接向有需要的人提供金钱上的帮助;有的时候也需要提升一个人长远收入的潜力,如提供资源、培训或工作机会;还有的时候,需要看看你附近有没有慈善机构并参与其中。

所以,不需要过分担心GDP。你所付出的,不一定对经济增长有帮助。不是每一个人都会用这种方法来做贡献,不这样也没有什么问题。相反,在你获得的资源上继续忠心、帮助你知道需要帮助的人、提供你已经拥有的资源,这些才是重要的。而且,要记得神总是比你拥有更多资源,也比你更爱穷人。


译:何坤阅;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Is Buying Stuff the Best Way to Help the Poor?

Greg Phelan(格列哥・费兰)是威廉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经济学助理教授。他早年在耶鲁大学取得学士及研究院学位,他的研究集中在宏观经济及金融理论。他住在于马萨诸塞州的威廉斯顿(Williamstown, Massachusetts),是当地社区圣经教会(Community Bible Church)的长老。
标签
贫困
慷慨
工作
正义
荆棘与蒺藜
行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