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碌夺去众人的喜乐
2018-12-05
| Aaron Armstrong

每当别人问我“这段时间怎样?”的时候,我常常想给出一个相同的回答:“忙啊。”

我其实真的很不愿意这样回答。我不想这样回答是因为这听起来像是在吹捧自己:“朋友,我现在很忙啊,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样才能好好完成这一切。” 其次,我不想这样回答也因为我并不确定这都是事实:我真的有那么忙吗,还是我没有好好利用神所赐给我的时间?(更不用说忙碌和效率的区别了,它们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但除了以上两个原因以外,我非常讨厌这样的回答是因为当这是事实的时候,通常也是我的家人被伤害最深的时候。

例如,当我在写我的第一本书:《等待一位救主》( Awaiting a Savior)的时候 ,白天我需要上班,而晚上在孩子睡了以后,还要进行四五个小时的研究和写作,连续三四个月天天如此。 除此以外,我还要不时地讲道和处理繁重的日常工作。

当我写《抗争》(Contend)的时候 ,情况并不算太糟糕,只是有几个星期我们的确是忙得不可开交,当我同时参与了一个庞大的网站更新项目(又是白天的工作!)时就更是忙了。

这一周,我在研读凯文·德扬即将出版的新书:《忙疯了:对(真实)大问题的简论(为你着想的简短)》( Crazy Busy: A (Mercifully) Short Book about a (Really) Big Problem)。我觉得德扬在其中的一个段落谈到了这个问题的中心:他写道(第28页):

“忙碌就像罪:杀了它,否则它会杀了你。 大多数人都很容易陷入一个可预测的模式。当我们刚刚进入一两个大项目的时候,就已经不堪重负了, 之后就觉得每天被研磨。接着当我们对再次拥有平安感到绝望的时候,就发誓说一定要改变这种情况。 然后,两个星期以后,情况稍有好转,我们就忘记了我们的誓言——直到这样的周期再一次地开始。我们所没有注意到的是,在这过程当中我们都是一条郁郁寡欢,没有喜乐的可怜虫,像鳄龟到处乱咬,或像猫不好相处。当忙碌取代了你的喜乐,它也夺去了众人的喜乐。 ”

这样的周期我们经历了一遍又一遍,我对此实在是深有体会。 我们就像那在酒吧喝醉了、对上帝发誓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了的家伙...... 至少到下一个不会。

“忙碌就像罪:杀了它,否则它会杀了你。”

如果这是真的,它只意味着一件事:“忙碌”不是一件敬虔的事情,实际上它不但可能毁了你,而且可能把喜乐从你边上的人身上夺走。 所以,如果你像我一样,发现自己总是忙,总是忙得不可交加,你觉得该怎么办呢?


译/校:改革宗经典出版社。原文刊载于BLOGGING THEOLOGICALLY网站:Busyness goes after everyone’s joy

Aaron Armstrong(亚伦·阿姆斯特朗)是“The Gospel Project”出版项目的品牌经理,也是多本书的作者,他还为《路德》纪录片撰写了拍摄脚本。
标签
试探
生活
改革宗经典出版社
事奉实践
忙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