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圣经是否已替代了阅读圣经?
2019-09-19
| Russell Moore

或许你跟我一样为人们对圣经的无知而忧心。虽然,有时候我觉得我们想当然地认为这种无知只有在那些宽泛的文化基督徒当中才是个问题。毫无疑问,文化基督徒们对圣经的无知确实是个问题。正因为此,基督教书店(或类似的电子书店)里并没有许多讨论加拉太书中关于称义问题的书,却有数不清关于以西结书中饮食小贴士、或天堂来信之类的书。

然而,问题却远不止于此。

我一直不知该如何论述我们所直面的人们对圣经的无知这一话题——直到我读到了大卫·奈休斯(David Nienhuis)在《手把手教你读新约》(A Concise Guide to Reading the New Testament,中文名暂译)中所说的一句很有帮助的话。在谈论大学新约课程班里的学生时,奈休斯说学生面对圣经文本时很吃力是“因为只会引用圣经,却不会自己阅读圣经。”

此言不虚。

奈休斯认为这个问题的一部分原因是高等批判(higher criticism,又名历史批判,是文学批判的分支,研究历史文献的起源,透过历史文献,来了解文献背后的世界。——维基百科,译注)一直努力地把阅读圣经从教会生活中移除出去,变成唯有那些有能力分辨“原文”的所谓专家才能胜任的工作,而这样的倡导有悖于历世历代教会阅读圣经的方法。但他写道,问题仍不仅于此。问题也出在教会使用圣经的方法上。

脱离上下文的短经文

“我的一些学生参加一些具有创业精神的教会领袖们带领的无宗派教会,这些教会广受欢迎。他们宣称“相信圣经”并且极力推出与‘成功基督徒生活’相关的讲道,”奈休斯写道。“不幸的是,多数情况下这些教会中的传道人往往断章取义地引用一小段圣经文本支持预先确定好的‘原则’,用以指引会众的日常生活。可悲的是,这些学生读的经文,都是为了应对某些神学及意识形态上的问题而细心提炼出的经文,是那些问题塑造了那些教会领袖们的属灵状况。”

我要说问题远不限于无宗派教会,也不仅限于那些深具创业精神的教会,因为美国福音派教会对圣经的解读方式已经由创业型教会事工先驱传递到了所有人。

奈休斯认为最终结果就是,“他们能够引用相关圣经经文支持某个神学观点,或在文化论战中反对某个热门观点,或在困境中寻求情感支持。他们把圣经当作参考书,就像在字典或百科全书中寻找词条一样把圣经当作一本有用的、可查询的上帝语录。”

他继续论述道:“他们却没有接受训练从头到尾地阅读整本圣经:追踪叙事主线,辨识主题,思考圣经今日如何塑造我们的信仰生活。”

多方面的困难

这个问题与是否受过教育无关。因为在受教育者和未受教育者中存在的问题是相同的。我认识一些圣经希伯来语和希腊语文法专家,连他们都不见得真正理解了这个古旧故事的叙事。然而如果圣经是上帝的话语——它确实是,我们就必须培养下一代不仅相信它,更是能够明白圣经在说什么。

解决这个问题绝非易事。部分困难正如奈休斯所提到的:需要在一些教导和讲道中示范如何使用圣经。另一部分困难存在于更广泛的文化范畴,即注意力涣散思想、碎片化的现代人是否还有足够的专注力阅读一段文本(一段真正的文本,而不是一条短消息)。还有一部分困难在于为了训练人们阅读圣经,教会就得做到不仅仅是一周聚会一到两个小时而已。

抵御一个强大的文化叙事所需要的不仅仅是点几滴水而已,而要浸润在上帝的话语之中(希望我那些相信婴儿洗的朋友们宽恕我的这个比喻)。


译:Jenny XJT;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ave Bible Quoters Replaced Bible Readers?

Russell Moore(罗素·摩尔)是美南浸信会道德与宗教自由委员会的主席,福音联盟理事会成员,以及多本书的作者。
标签
讲道和教导
福音布道
灵修生活
圣经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