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圣经是这样解释的,还不如说圣经不需要解释
2019-09-25
| Robert W. Yarbrough

皮特·恩斯(Peter Enns)的这本新书副标题是:“在本书中我解释了这古旧、含糊且多元化的书是如何引导我们获得智慧而不是获得答案的,以及为什么这就是大好消息。” 书皮的封面画有三只娱乐性质的小手指向一本圣经,这样的做作正好与这本书闲聊式的、异想天开的描述相匹配。书皮的背面则承诺道:“以一个革命性的新方法理解圣经的使命。”

在《圣经该如何解释》How the Bible Actually Works)这本书中,皮特·恩斯(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圣·戴维斯市东部大学的圣经研究教授)论述道:圣经的使命颠覆了几个世纪以来大多数相信圣经的基督徒们对圣经的理解。如果你是这样一位基督徒,你可能会觉得圣经能够回答你的疑问。不,相反地,圣经重塑了你要问的问题。你可能会觉得耶稣成全了旧约。不,新约作者只是在以一种激进方式重构犹太人的祖传的神,并且把对耶稣的信仰归咎于祂。你可能会觉得圣经是在告诉你,神是怎样的。不,新约只是讲述了其他人在其他时间地点里对神的思考。

恩斯认为,神之于我们,只是出于我们的想象。祂只能是那样,因为我们被我们的理念和文化的局限性所限制,然而神超越所有人类的认知。

陈腐的理念世界

欢迎来到这个被康德((Immanuel Kant 1724-1804)200年前带来的猛烈冲击深深影响了的西方理念世界。不清楚为什么恩斯会给人们一种他刚刚发现这一观点的印象。其实从两百多年前起,基督徒们就已经开始持续抵制由康德造成的,甚至至今仍然留存的方法论上的无神论(暨圣经研究中的刻意的去神化,译注),恩斯只是单纯地相信这一观点:圣经里神的话语必然,也无非是古人想强调无法言喻的东西所做的(严重修改美化后的)无用努力。

全世界的基督徒,尤其是像在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这样基督教正在逐步兴起的地方,都坚持认为圣经反对这种论点,他们宣称圣经作者是有从神而来的启示;并且尽管圣经的行文具有文化局限性,但其内容却是超越的真理。 然而你从恩斯的处理手法中却无法看到这种全球基督徒们坚信圣经是既有文化处境,同时也是从上而来的启示写作而成的这一信念。

“数十年来好像从没有一个人对圣经的解释是可以帮助到我、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们、我的学生们,还有其他许许多多的人。” (P17页) 如果恩斯的这一发现是对的,那这书确实是一本有需要的书。恩斯提出这样的观点向愚昧的基督世界(就是无法有效解释自己的圣经的基督教世界)扔出了救生圈: “我在圣经中所读到的上帝,他不是上帝真正的样子——是一些永恒的抽象概念,仅此而已。上帝是人所想象出来的,并被古时那些有信心的人在他们的时间和空间中再重构 (124-125页) 。所以我们有着 “神圣的使命......就是在此时此地重新构想这个上帝以跟随圣经的带领” (125页) 。恩斯又补充到: “好了,以上基本上总结了整本书的内容” (125页) 。

恩斯通过偷换概念的方式来证明对他的书的需要。比如说,在上述的引用中,有谁通过读圣经来思考上帝只是“永恒的抽象概念,仅此而已”?从创世记到启示录,圣经都很明确的说了上帝是位格性的存在,不是亚里士多德的不动的推动者( Aristotle’s Unmoved Mover,指亚里士多德哲学体系中的引起运动而自身不被推动的本体,译注)。还有,也不是大部分的人费劲地打开圣经去读只是为了否定上帝,也没有谁认为圣经是“包含规则和一成不变信息的一劳永逸之书”(167页)。最核心的福音信息是:得救是因着信、靠着恩典,不是遵守律法。圣经本身不支持对律法的无条件顺服(弥迦书 6:6-7;马太福音23:23)。圣经关于救赎的信息一直存在于整个叙事中,而不是神来之笔般的“一成不变信息”。

时代的产物

另一方面,若圣经内容单单只是古时人的想法,那它就只是“一成不变的资料”而已,那么对于后来的人也就没有任何读它的意义了。可怜的耶稣,他将自己的生命全部赌在了他所读所行的旧约上,然后作了上帝又真又活的见证(所有的这些在恩斯眼里只是受限于文化背景下的隐喻)。

如果我们滤除偷换概念的部分、错误的二分法、对存敬畏之心的圣经读者夸张演绎的形象,恩斯在这本书中还是有一些有根据的观点的。是的,基督对于那些知道他、爱他和追随他的人来说就是智慧(哥林多前书1:30,参见书中11、13、205页)。但是不幸的是,至少在这本书中,基督对于关乎实际的想法和人生决定所起到的作用好像比基督的圣洁和对于救赎的事奉更显眼。而且既然恩斯如此的轻视圣经在当下社会的权威性,那么已经没有那么多的“智慧”可以用来定义根据圣经的直接教导的“基督就是智慧”是什么意思了。

读者可能通过这本书适度地去推断:所谓“基督”,应当要认为是我们在经历各样挣扎后也能最终达到的那种好且必然的“智慧”。基于这个观点,按照它所表达的智慧,那么基督不再是圣经中所说的我们个人的救主,也不是为我们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又从死里复活、现今坐在天父右边的中保了。我发现恩斯试图塑造的好处是,我们变得在道德上、还有可能是认知上更好。但因着恩斯所认为圣经中的智慧,是出于对基督徒所宣信的圣经的怀疑主义,因此恩斯贬低的“智慧”,其实是和基督教历史中的众多怀疑主义所以为的基督等同。

“我们所有关于神的语言,包括那些圣经作者,都无可避免地被人当下处境中怎么思想怎么谈论给深深地影响——即使他们所谈论的是不被时间空间所束缚的那一位”(276页)。那就奇怪了,我们为什么还需要圣经。毕竟,即使是说到耶稣,诸如 “主、救主、带来和平和恩典的好消息的人” 这样的术语,也只不过是 “(模仿了)罗马帝国为了捧高荣耀的凯撒而对他说的语言” (276页) 。

使徒保罗声称到:“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 (彼得后书1:21)。恩斯则固执己见地认为,作者只是在模仿他们文化下的语言。

这本书对于它所反驳的内容表现的很不尊重(对于认识神的知识,在关键知识上都是有目击者所确定,并亚伯拉罕一族的集体记忆,绝大部分都是被忠实且壮阔地记录在圣经中)并且对于它所断定的事表达肤浅:“不管我们任何人是否觉得圣经是上帝启示性的话语,我们都应该退一步去想一想圣经所描绘的无限的神是基于受限于文化下的思想” (276页)。

能想象到的最受限于文化的想法就是在阅读圣经时,却视它不超过后现代怀疑主义圣经学的许可。如果把这个学问传授给天真且容易受骗的大一新生等级的听众是这本书的目的的话,那么这本书很有效的传达了它所包含的信息。

编注:皮特·恩斯曾是费城威斯敏斯特神学院(WTS)的旧约教授、副教务长,因立场和著作否定圣经的权威性与无误性在2008年遭到停职,后执教于东部大学(一所神学上属自由派的的基督教大学)。


译:Aisheng;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If This Is How the Bible Works, the Bible Doesn’t Work at All。

Robert W. Yarbrough(罗伯特·亚伯勒)是位于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的圣约神学院(Covenant Theological Seminary)新约教授。同时他也活跃于其他大洲,在那里宣扬福音。
标签
圣经
书评
后现代
无误性
权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