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牧师如何追求喜乐?
2020-11-03
| Matt Sliger

我在田纳西州华林市(Walling, Tennessee)的一间教会担任了我的第一个牧师职位,当时我还是一个满脸胡茬的21岁年轻人。我在那个教会认识了我的妻子,后来为了在神学院进修获得更多学位,我离开了那间教会。

我最终的愿望是成为一名主任牧师。

那是16年前的事了,我现在仍是一名副牧师。我的大部分神学院同学早就不做我这样的“二把手”了,他们都成了主任牧师。但我却没有,我读了十多年的神学,也有超过十年的服事经验,但我仍然没有实现自己的“职业理想”。每一天我睁开眼睛的时候都没有想象中那么喜乐。

但我应该喜乐。

什么偷窃了我的喜乐?

在我的追求和实现呼召的过程中,多年来我都很难得着基督徒的知足这样一颗难得的明珠。主满有恩典地揭露了我缺乏喜乐这一问题背后的一些罪根,让我意识到有三件事常常夺去我的喜乐。

第一,身居后台

在我们教会,新会员如果要加入教会成员,有许多后勤工作要做。副牧师要为成员课程安排教师,要给预备成员发面谈邮件,要和给成员课预备早餐的同工沟通,还要一一通知教会招待确保他们都知道成员课的上课时间和地点。

在摆好椅子和白板后,副牧师要煞费苦心地安排两位长老和预备成员的面谈时间。然后,他要告知会众成员大会的举行时间、告诉新会友何时签署教会盟约,以及其他一系列重要细节。不过,在新会员加入的主日,会众看到了什么?虽然为促成这一刻副牧师几乎做了所有的事情,但成员大会后与新成员握手祝贺他们的却是另一个人。

这只是副牧师生活中令他不快的经历之一,还有其他几十个类似的过程。如果他主要是青少年牧师或宣教牧师,那么他面对的“后台”细节可能会有所不同,但都有共同特征:幕后工作。这就好像教会的音控,如果有声音出了什么问题大家会马上想到他们,但如果一切正常呢?没人想得起他们。

第二,服务主任牧师

这怎么可能会偷走副牧师的喜乐呢?当然会!如果你不小心,在陷入管理没有人看得到的幕后细节时,你可能会嫉妒那个要求你做这些事情的人——因为他可以做你想做的事。腓立比书告诉我们,有的人传基督是出于嫉妒纷争,那些人并不孤独。

嫉妒的亲戚——愤怒——也会出现在这个可怜的舞台。而你每天执行的工作,可能不是你的想法,甚至可能是你认为不是特别好的想法。不管你的服事洞见多么深刻,你的岗位决定了你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去完成那个在你看来不是最棒的想法。

第三,服事教会

虽然你在神学院表现优异,能解析希腊文复合词,并知道“pericope”的发音。但到了周二下午(指牧师行政时间——译注),你不得不扮演瑞士军刀的角色:为主任牧师研究航班行程、复印资料,因为教会的咖啡机没有胶囊了而跑超市,或者主堂时钟的电池。

那时候,你恨不得列出你在神学院花时间学习的那些东西。然后划一根火柴把它们都烧了。

坦白说,把你带到这里来的委员会是否在你的工作描述中列出了这个或那个随机的任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它得有人干,显然这人不会是主任牧师。

喜乐的推动者

的确,有这三个贼要偷走你的喜乐,但同时这三件事情会给你带来喜乐。

第一,服事主任牧师

也许你听过这样一句话:“在我结婚前,我有六套如何带孩子的理论。现在我有六个孩子,却没有理论。”我们很多人在成为父母后,对父母的态度变得更加有恩典,实际经验帮助我们正确和更好地看待父母的摆上。

几年前,我们的主任牧师费尔·牛顿确诊患有癌症。在四个月的化疗期间,医生下令需要远离工作。因此在那个季节里,我们的长老们选择减少他的服事负担,因此我担任了四个月的主任牧师。

在这个角色中,我经历了神的恩典。同工们接手处理了本属于我的后勤琐事,使我可以专注于费尔原本日常处理的问题,坐在他的座位上这一经历短暂地影响了我对那些日常工作的思考方式。以前,我觉得副牧师的角色有时就像一个晚上的保姆,扑灭看似无关紧要的火种,但我慢慢意识到这个角色的功能更像一个橄榄球后卫——舍己地拦住别人,从而让有更合适恩赐的人可以跑动。

如果你不喜欢做一个“后卫”,这有没有可能是因为你坚信自己是应该拿球的那个? 

第二,服事教会

我最后意识到,如果教会成员们在周日跑来问我很多关于复印机为什么不工作的问题,我应该为此感到高兴!为什么呢?至少在我所服侍的这间健康并且深思熟虑的教会里,这些成员是故意挑我问这些问题的,因为他们希望讲道的牧师把注意力集中在当天早上的讲道上。

如果你是副牧师,你在服事主任牧师的同时,也在服事着整个教会;你在服侍整个教会的同时,也在服事主任牧师。

这如何能令人喜乐呢?后卫也可以有深深的喜乐,那是当他看到自己的角色如何促成另一个人的成功和团队的美好时。所以,你要在那些偶尔恼人的细节中,找到喜乐,知道神甚至关心大堂挂钟电池。如果你真的相信做副牧师不可能喜乐,除非获得升职,那么你就要给自己贴上拜偶像的标签了,那不会错的。

第三,身居后台

很少有人以做一个二把手为目标,很少有人喜欢传球而不是扣篮,几乎没有人选择伴娘而不是新娘。所以,问问自己,当你始终把自己放在第二位,持续一段时间做着没有人注意的事情时,你的心里会发生什么。也许你会回答:“我知道那会产生什么:沮丧!”但耶稣会用另一种方式来回答:“谦卑”。“谦卑”就是把别人看得高于自己,这正是上帝让你做的。

正在进行中的工作

这些平凡的任务和看似“二把手”的角色,有可能偷走喜乐,也有可能促成喜乐,这取决于你是否得到了一双像神一样看待它们的眼睛。

如果你在你的服事角色中没有喜乐,这很有可能是因为你实际上并不渴望服事。而你不渴望服事的原因是因为你没有把眼光放在曾经来到地上来服事你的那一位身上。这曾经是我的问题,靠着神的恩典,祂正在努力改变我。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Associate Pastors Can Fight for Joy

Matt Sliger(马太·斯莱格)是田纳西州孟菲斯市南林浸信会(South Woods Baptist Church)的副牧师,这间教会在他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读书的时候牧养了他。在担任牧师的同时,博士毕业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他还在伯利恒大学于神学院孟菲斯分校教课。
标签
牧师
喜乐
牧养
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