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篇如何“以福音为中心”呢?
2019-11-28
| Philip Revell

最近,我在网上读到有人列举了如何选择主日敬拜歌曲的考量。也许你也读过类似的文章:简明扼要,并纠正现代敬拜歌曲在神学上可能有的弱点。这样的文章对于我这个年轻的敬拜领袖来说有很多帮助。现在有数不清的诗歌可供我们选择(好坏都有),因此谨慎的考量和评估是相当重要的。一间教会主日所唱的诗歌深深影响着教会对神的认识。所以,主日“演出曲目”决定是不能随意做的。

这首歌是以基督和福音为中心吗?是在专注神还是关注自己?它是否根据圣经的启示而赞美并且尊三一神为大?它的神学是模糊不清的,还是具体并且清楚的?它对罪的态度随便吗?这些问题,还有很多其他类似的问题都是相当重要的。

不过,我也认为这些问题比较适用于评估某一组敬拜歌曲,以及考量它们是在怎样的聚会中使用,而不合适用来评定个别的诗歌。更直接一点来说:假如我们选择诗歌的神学标准不让我们唱诗篇的话,我们就得重新思考自己的标准了。

是不是纠正过头了?

我曾试着写一些赞美诗,也倾向于用赞美诗的形式。在我的努力下,这些赞美诗(希望)将神的救赎工作呈现地很清楚、明确;它们点出基督为我们赎罪,使我们与神和好,以及信徒对于未来荣耀的盼望。而最近,我尝试为一首诗篇作曲。在写曲的过程里,我脑中的警铃大作。我看着我写出的东西,想:会不会太笼统?是不是太专注在我身上而不是神?它的背后是被感情还是真理驱使?

因为面对现代敬拜歌曲中一些不健康的作品,我们内心的纠正是不是促使我们变得害怕,而不是因为福音而选择歌曲?

下面,我们一起来读诗篇63:1-4:

神啊,你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地寻求你,在干旱疲乏无水之地,我渴想你;我的心切慕你。

我在圣所中曾如此瞻仰你,为要见你的能力和你的荣耀。

因你的慈爱比生命更好,我的嘴唇要颂赞你。

我还活的时候要这样称颂你;我要奉你的名举手。

这首诗讲述的多是作者,而不是神。很多人可能拒绝它的句子,因为感觉就像现今流行的“耶稣是我男友”的语言。它的内容也没有我们期望看到的具体。它没有提到耶稣。对很多人来说,我们如果没有足够的解释就很难愿意去唱这些词。然而,如果这就是我们的反应——面对诗篇里充满感情的语言,我们感到忧虑和恐惧,而不是赞美——那就有问题了。

既然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提后3:16),那圣经就应该是教会里唱诗的标准。假如诗篇就是当时以色列人民和早期教会的诗歌本,忽略它当中的智慧就是我们的愚昧了。假如诗篇是所有旧约里耶稣最常分享的,那它们也应当是我们口里歌唱的。

给全人的诗篇

我们不只是要唱诗篇,更要让诗篇启发任何为教会写歌作曲的人。我们需要为全人写曲——包含头、心和意念。我们需要能反映出圣经中各样文学的歌曲:能阐明使徒书信中精准神学、能抓到耶稣的寓言故事中的想象力和暗喻,以及诗篇里充满情感的深度。

以福音为中心是至关重要的。但是,谈及敬拜时,我们最好以整体的敬拜仪式来使用这个标准。在任何一个主日,教会的会众都应该为神的荣耀及恩典来敬拜祂,坦然面对自己和世界的罪及败坏,知道因为基督的关系,他们已经被赎出来了,并且已经与神和好,还有他们要承接大使命,在全世界传扬福音。

假如你将教会里一年中唱过的歌列出来,你会发现它们都在类似的类别里。如果我们的敬拜仪式是以福音为中心的,我们就能自由的使用诗篇、诗歌、赞美诗,来一起荣耀神,并且将人指向耶稣。


译:Alice Wang;校:JFX。原文刊载于Medium网站:Do the Psalms Pass the ‘Gospel-Centered’ Test?,福音联盟蒙允转载。

Philip Revell(菲利普·瑞夫)是纽约市Apostles Church Uptown里的敬拜和艺术事工主任,他也是一位作曲家。
标签
敬拜
艺术
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