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圣与善行五问:善行配得到永生吗?· III
善行是救恩所必须的吗?
2019-01-19
| Kevin DeYoung

在这整个礼拜里,我会走过杜仁田在他书中其中一章“成圣与善工”(第十七论题)中所处理的这五个问题。以下是这五个问题(稍加修正,便于理解):

  1. 成圣与称义有何不同?
  2. 我们在今生能完全成全律法吗?
  3. 善行是得救所必须的吗?
  4. 被称义的人能行出真正的善吗?
  5. 善行配得到永生吗?

今天我们来到问题三:善行是得救所必须的吗?

倘若你从来没读过杜仁田(Turretin),你的损失可大了。他的作品不是很好读,他写的也不是最高级的散文。但他是最谨慎的。他会为一些语词下定义,分析各种的意见,也总是清楚说明他想要回答的真正问题。

因此,当杜仁田提到,在我们谈到善行的必要性时,主要有三种观点,就不会令人感到惊奇了。有些人,例如现代的自由派,他们把善行变成是主观武断的,也是无关紧要的。其他人,例如古代的法利赛人,他们主张说行为对称义来说是必要的。杜仁田企图持守在这两个极端之间,他主张(为了“与正统的意见保持一致”),善行是必要的,但不是为了功绩上的必要(XVII.iii.2)。换句话说,横在我们面前的问题不是“善行是否是使救恩生效所必须的,或者是行善是否有权利得到救恩”(我们到第五个问题时会回答这点),而是善行是否是“得到救恩所必要的途径或方式」?在最后的那个句子上,杜仁田才肯定善行是必要的(XVII.iii.3)。

根据杜仁田,善行是必要的,可以从以下几点得到证明:(1) 上帝的命令;(2) 恩典之约;(3) 福音;(4) 恩典的状态;(5) 上帝的赐福。在恩典之约里,仍然有规定和责任(要说是条件也可以)。人欠上帝一些责任,也有一些与行使这些责任有关的福分,即使——这点很重要——上帝是那位留心这些责任务必会被完成的人。没有善行就到不了天堂(来12:14;启21:27),所以这才会成为如此的好消息:那在我们心里动了善工的,必成全这工(腓1:6)。

坚持必须要有善行,不是要成为律法主义者或一个新律法主义者(neonomian)。“尽管我们承认善行是反对伊壁鸠鲁派所必要的”,杜仁田指出,“我们并不因此混淆律法和福音,并妨碍唯靠信心白白的称义。善工不是根据律法而活所必要的,而是因为我们是靠福音而活;生命不是因为善工而赐给我们的,而是其果效,证明生命已经赐给我们了。”(XVII.iii.15)

有关善行是否是必须的这个问题,经常会让基督徒感到困惑。一方面,如果我们说不是,善行不是必须的,我们就无法理解新约圣经里的警告和道德命令。但是倘若我们说善行对救恩来说是必须的,这听起来会像是我们突然之间把天堂变成我们努力和顺服的成果。但是这并不是希伯来书十二章14节的意思,也不是杜仁田的意思。请仔细阅读下面这一段:

行为可以按三方面来考虑:要么是关于称义或成圣或得荣耀。行为和称义的关系不是在称义之前,使称义有效,或有功于称义,而是在称义之后,是一种宣告的关系。善行与成圣的关系是本质上的关系(constitutively),因为善行构成了成圣,并促进成圣。它们与得荣耀的关系是,善行先于得荣耀,也是对等的关系,因为善行与得荣耀的关系是作为达到终点的途径(XVII.iii.14)。

这话很拗口却真的很关键,而且很精彩。善行与称义、成圣、得荣耀的关联是难分难舍的,但是它们的关联是在许多不同的方面。善行是在称义之后,是称义的结果,也是一种宣告。善行与成圣可以划上等号,是成圣的定义,也是成圣的啦啦队。但善行也在得荣耀之前,是上帝指定的途径,到达上帝所保障的终点。或者如同杜仁田所说的,“恩典是荣耀的开端,如同荣耀是恩典的终末成全。”(XVII.iii.14)

嗯,我猜这个人的确偶尔会写出一些最高级的散文。


译:骆鸿铭;校:改革宗出版社。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Five Questions about Sanctification and Good Works: Are Good Works Necessary to Salvation?

Kevin DeYoung(凯文·德杨) 是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道学硕士,北卡罗来纳州马修斯基督圣约教会的主任牧师,福音联盟的董事会主席,改革宗神学院夏洛特校区的系统神学助理教授,莱斯特大学博士研究生。凯文和他的妻子特丽莎有七个孩子。
标签
成圣
改革宗出版社
系统神学
善行
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