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避免数字时代造成的“愤怒过载”?
2021-01-07
| Brett McCracken

最近的一项民调发现,84%的美国人表示,与上一代人相比,他们今天更容易愤怒。另一项民调则发现,美国人在2018年比过去十年的任何其他时候都更愤怒。我们可能不需要民调来告诉我们,我们已经知道自己生活在一个“愤怒过载”的时代。当我们打开新闻或打开我们的Facebook,看到大量红脸的“愤怒”表情符号或留言时,我们就会明显地感觉到这一点。

很多愤怒是有道理的。当我们看到拘留中心儿童受虐待的故事,或者立法机构为晚期堕胎欢呼的时候,我们应该感到愤怒。当我们读到一个关于性虐待的故事,或者看到有人在推特(Twitter)上发表反人类或种族主义言论时,我们的血液应该沸腾。当我们遇到这些事情时,愤怒是一种适当的情绪。

但是,我们有义务去承担所有这类的事情吗?

既然我们被神放在一个特定的情境中,我们是否有责任去承担整个世界的悲伤和愤怒的重量?这对地方教会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地方教会是一个具体的、有血有肉的共同体,但她的复杂轮廓可能会在来自全球各个角落的抽象的、遥远的、怨恨的嘈杂冲击中消失或遭到忽略吗?

令人不安的“无地感”(placeless)

数字化时代给地方教会带来的一个问题是,它把基督徒个人的注意力不断地向外吸引,但往往是以毫无成效、无情分散的方式向外吸引。我们教会中的人每周都把心力花在关注最新的推特热点、愤怒事件或遥远的灾难上,几乎没有精力倾注在眼前的生活和问题上。

可以肯定的是,认识更广阔的世界在基督徒的生活中是件好事,那将会是全球宣教、慈善捐赠、拓宽视野的动力,也会带来与基督的全球身体健康相连的感觉。但是,如果不小心调节我们对媒体的接触,我们很容易过多关注“外面”而不是“这里”——这就造成了一种不平衡,导致慢性压力、焦虑,有时甚至是危险的麻木。

这个世界是过度连接的、信息过载,同时也是没有地域性的,这使得我们变得支离破碎,与此地——我们能够最大程度地了解和被了解,并影响变化的所处环境——脱节。正如法国新教神学家雅克·埃卢尔在《技术社会》(The Technological Society)一书中所说:“矛盾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与人对空间(Space,大写)的抽象征服相对应的是人被地方(place,小写)的限制。”

我们对空间更广泛的接触,加上与地方的联系减少,让我们感觉到过度刺激,但活动不足。在任何一天,我们都会被互联网让我们接触到的任何不满情绪所激怒,却又无力去做很多事情(如果有可以做的话)。无休止的内容传送带在我们的“雷达”上显示的内容比一个世纪前的人一年里遇到的还要多,而且我们所知道的通常是关于我们从未听说过的地方和我们毫无头绪的问题。

信息与行动比例失衡

在《娱乐至死》(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一书中,媒体评论家尼尔·波兹曼谈到,我们从世界各地获取信息和新闻的途径“让我们有话可说,但不能导致任何有意义的行动”。他说,这就是电报的遗产:“通过产生大量与我们无关的信息,它极大地改变了可能被称为信息-行动比的东西。” 

波兹曼认为,从历史上看,信息只要能导致行动,就是有价值的。但电报和后来的技术使这种关系变得抽象而遥远。“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人们面临着信息过剩的问题, 这意味着他们同时面临着社会和政治效力下降的问题。”

社交媒体就是这个问题的缩影。我们的信息流源源不断地告知我们一些遥远的新闻,而我们对这些新闻几乎没有背景,更没有行动的依据:委内瑞拉的政治抗议、巴黎的工会罢工、佛罗里达州厕所里发现的一条蛇,等等。我们可以很容易地每天花几个小时去关注那些永远不会影响我们(我们也永远无法改变)却成为头条新闻的事情,辩论我们所知甚少的事情,还有了解我们无法解决的问题。

对于社交媒体,我们可能会感觉到我们的参与是有意义的行动,是在做一些事情。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在喧嚣中添油加醋,给愤怒的机器火上浇油——而且往往在这个过程中损害了我们的基督徒见证。圣经说:“谨守口与舌的,就保守自己免受灾难。”(箴言21:23),我们应该“快快地听,慢慢地说”(雅各书1:19),圣经的这些建议都是合理的。当然,问题在于,如今的媒体经济被“快言快语”的咆哮、围观、扎堆所助长,造成了流量高峰和热门话题。

抵制这种诱惑,是一个聪明的21世纪基督徒所能做的最具挑战性却又最具颠覆性的事情之一。

应对愤怒过载

谨慎的基督徒如何在这个愤怒过载的世界里航行?我有三个建议。

首先,尝试优先考虑读那些能做点什么的信息。审查你所阅读的信息环境。其中有多少能真正提升你本地、有形、可回应的生活?基督徒尤其应该注意到,他们是否花了太多的时间投资在关于遥远世界的虚拟争论上,而不是花在他们的邻居和教会中与有血有肉圣徒互动的具体环境中。与其不分青红皂白地被动消费通过社交媒体和有线电视新闻涌向你的信息,不如考虑更主动、更有选择地阅读。与其为这些嗡嗡作响的传播者“默认开启”这些令人愤怒的怨言,不如尝试“默认关闭”。从你身边真实的地方和真实的人开始。什么是他们的关注点,挣扎,需求?花更多的时间与你对面可知的面孔相处,而不是与你对面不可知的头像相处。让你的真实环境成为你之后在网上寻找那种相关的、可操作的信息的指南。

其次,考虑保持沉默和不读媒体信息的价值。与用媒体填满你生活每一刻的诱惑作斗争。今天,这可能是一个革命性的想法,但实际上你可以在星巴克排队,而不掏出手机扫描社交媒体。你可以不听脱口秀就去上班。你可以不听播客地慢跑。你可以在休息时间、排队时间和其他“中间时间”的时候不看手机、与你的思想独处。更好的是:在祷告、反思、敬畏、感恩中度过。你不必用“阅读信息”或做点“有用”的事情填满每一个空闲的时刻。你可以只是静静地、默默地什么都不读。如果我们把这些生活中“等候”时花在网上的时间都去掉,我们立刻就会少了很多触发我们压力和愤怒的东西。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这个永远充满愤怒的世界里,试着培养一种基督徒“神圣的宁静”精神。“耶稣基督精兵的真正力量,”约拿单·爱德华兹在近300年前写道,“只是在这个邪恶和不合理的世界上,在所有的风暴、伤害、错误的行为和意外的行为和事件中,坚定不移地保持一种神圣的宁静……圣经似乎暗示,真正的坚忍主要包括这一点。”“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在这个不断让我们敢于对各种事情大发雷霆的世界里,基督徒反而应该“保持冷静,继续前行”,在门训上保持勤奋,在社区里继续奉献,在敬拜中保持忠诚,在使命中保持专注。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How to Avoid Anger Overload in the Digital Age.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麦卡拉根)是福音联盟高级编辑,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于加州圣安娜市,二人都是萨瑟兰教会(Southlands Church)的成员,布雷特在教会担任长老。
标签
教会
愤怒
社交网络
媒体
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