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的问题,古旧的答案
2020-11-26
| Matthew Hoskinson

为什么一个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牧师要带领一个创建于1740年的教会采用一个写于2010年的信仰告白?

教会信仰告白的价值是毋庸置疑的。也许有人会说,信徒们“除了《圣经》,没有其他信条”。但《圣经》的本质就要求了我们必须尽可能清晰、全面地总结其真理。否则当有人问到圣经对某个问题的立场和教导时,除了从圣经的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对这个问题进行为期数周的研究外,没有其他选择。这样做不仅不切实际,而且这大量的经文也会让我们不堪重负,就像我看到散落在我女儿卧室里的玩具一样渴望有人能把它们收集整理起来,以便于查阅——这样我们就不用每次都抓狂了。

难怪圣经本身就采用了信仰告白的方式教导真理。保罗在给提摩太的书信里写道:“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被圣灵称义,被天使看见,被传于外邦,被世人信服,被接在荣耀里。”(提摩太前书 3: 16)。这就是耶稣的一生,被总结为六句精辟、容易记忆的话语。这一信仰告白并不包括耶稣一生的每一个细节,但它为关于基督的一切真理提供了一个框架,同时也反驳了已经出现的错误观念。

教会历史上充斥着用把圣经真理组织起来的方式抵御异端的信仰告白。当我们这间教会在1762年成立并且注册为纽约第一浸信会(First Baptist Church in the City of New York)时,教会的创始成员们采用了写于1689年的《伦敦浸信会第二公认信条》。从那时直到现在,我们这间教会两次彻底重写过自己的信仰告白,还做过一次重大修改。

修订信仰告白

也许有人会好奇,为什么像我们这样的教会会修改自己的信仰告白,是不是为了让基督教信仰更容易被现代世界接受?有的教会可能因为这一动机而修改信仰告白,不过,鉴于我们教会在每一条教义上一贯忠于圣经,我们必须得出结论:还有其他因素促使我们做了这样的决定。

第一,对信仰的新挑战需要我们为当代听众提供新的圣经真理阐述。

1935年的修改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先前版本的信仰告白假设了大家都接受耶稣的身体复活,而没有明确地说出来,而现代主义对超自然神迹的否定,使我们有必要对这一点作出明确的声明,因此我们修改了信仰告白明确宣告我们相信耶稣基督的身体复活。

第二,一间教会可能会改变对次要神学问题的思考。

旧约安息日原则要如何应用在新约基督徒身上,这就是一个例子;对我们要如何“接纳人进入教会团契”(也就是加入教会的过程)的理解也是如此——这一点在我们1839年的信仰告白中有详细说明,但两年后的修订中教会删除了这一条。

第三,一个教会认识到需要澄清自己的神学立场。

我们1841年版信仰告白中对基督身体复活的疏忽就体现了这一点。另外,弗朗西斯·贝克维思(Francis Beckwith)2007年从福音派神学协会辞职并改宗天主教让我们看到该协会的信仰告白其实给天主教徒留下了加入的空间。

替换信仰告白

基于这些原因,我正带领我们的会众考虑替换我们的信仰告白。虽然有些朋友建议我们回到过去的历史性告白,但我的建议是采用(稍加修改)福音联盟信仰告白。这份信仰告白文件有如下优点:

第一,现代性。福音联盟的信仰告白涉及到了今天教会所争论的问题。例如,作者在第一条中就反驳了来自开放神论的挑战,第二条反驳了后现代解构主义,第三条谈到了同性恋问题。这份信仰告白通过明确阐述圣经真理,回应了当代的挑战。

第二,福音派。由于福音联盟代表了广泛的新教,所以这份信仰告白避开了一些宗派立场里的死胡同,而这些死胡同往往在较狭隘的告白中得到了过重的强调。这份信仰告白强调的是“关于福音真理的深刻而广泛的共识”——正如它序言所述。虽然个人和地方教会肯定会相信更多,但该份信仰告白保持了在实践和功能上把福音作为我们生活和教会的能中心,而没有屈服于一种不假思索的普世主义,即以没有福音的合一之名,抹去圣经划定的界限。

第三,温和的互补主义。第三条比大多数信仰告白更详细地论述了人类的创造和设计,确认了男女在上帝面前所享有的平等、两性各自蒙受的独特祝福(以及由此产生的不可互换性)等。在每一点上,这份信仰告白都反映了互补主义对圣经的理解。但很多互补论者常常以消极的方面(例如,姊妹不能做什么)来呈现圣经的教导,而不是赞美两性的多样性,以及神如何透过男性和女性给自己带来荣耀。

第四,圣经神学。这份信仰告白大量引用圣经,并尽可能地使用圣经的用词。此外,它的神学方法还为那些在圣经中给予了重要强调但在信仰告白中经常不提及的事留有余地。在这方面最值得注意的是关于神国度的第十条,这一主题是耶稣教导的中心,它对我们的教会论、末世论,乃至我们的救恩论都有巨大的影响。

第五,充满颂赞。有一些教义上正统的信仰告白读起来就像一个与我们疏离的、充满分析的科学家结论,这样的真理没有激起我们应有的热情和荣耀神的奉献。对我们来说,如果能将这些神学化为“神的同在”(拉丁文coram deo)有多好啊,这样的信仰告白就能为神的荣耀增光添彩。在这里,福音联盟的信仰告白就是一个很好的典范。在这份信仰告白中经常反复出现的是以弗所书1章中的一句话,“使他荣耀的恩典得着称赞”。独一真神为了我们的喜乐和他的荣耀而行万事,所以我们的神学应该总是以称颂神为结果。

福音联盟的信仰告白并不是一份完美的文件,在一百年内(或更快!),另一代信徒会选择一些不同的东西来帮助他们理解圣经和面对他们的世界。然而,这份信仰告白是对理解圣经真理的有益指导,我希望它能成为主使他的子民忠于他的工具,直到下一代给我们带来更好的版本。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Ancient Answers for Modern Questions.

Matthew Hoskinson(马修·霍斯金森)是纽约第一浸信会(First Baptist Church in New York City)的主任牧师。
标签
教会
教义
信仰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