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与舞蹈》:一部超自然的自然纪录片
2019-05-01
| Brett McCracken

对于许多无宗教人士来说,欣赏和研究自然世界是一种准宗教体验。不论是徒步或者露营,仰望星空还是冲浪,或者是仅仅在电视上观看《行星地球》,他们会从自然中领会到一种升华,一种超然的感觉。很奇怪地,他们的这些感觉有些像是在教会中的体验,但通常人们将其解释为对大自然的威力和壮丽的敬畏。

对于自然界这种能使人感觉属灵的特质,基督徒有一种不同的,更为简单的解释。人们之所以在自然中感到与神相联,是因为包括人在内的自然万物都是神手所造的。当我们看到自然界的种种奇观(动物、植物、天气、景观),会感到它们带来的种种疑问,远远超出了这些事物本身。这是因为,它们确实是在指向那个方向。作为受造物,它们总是在指向造物主。

这就是新纪录片《混乱与舞蹈》(The Riot and the Dance)的主题,它只在四月十九日(2018年——译者注)在美国影院中放映一晚。

由作家兼制片人 N·D·威尔逊(《河贼》、《转转车笔记》)执导,戈登·威尔逊旁白的这部电影《混乱与舞蹈》灵感来自后者所著的同名生物学教科书,是一部少见的、却又正当急需的作品。这部影片将优美的、《行星地球》风格的高清晰画面与充满见地的神学评述结合,向观众告知,这个美丽的行星绝不是一个偶然,而实在是一部杰作。

超自然的自然纪录片

“我是位老师,也是作家,但我首先是神亲手的创造。这部影片,是我对神赐予我们的这个世界的赞美。”

这篇声明出自威尔逊,他是一位生物学教授,如果听起来有点奇怪,那是因为这的确是一个独特的声明。

“现在人们都认为,生物学家应该完全专注于生物‘自然’的成因”,威尔逊说,“但是当我看世界的时候,处处所见都是超自然的因素。”

就像一位兼具杰克·哈纳(Jack Hanna)与杰克·鲁易士特质的霍比特人,威尔逊从他那夏尔(Shire,即霍比特人的领地——译者注)般的爱达荷家中启程,把我们带上一条迷人之旅,探访气候干旱严酷的索诺拉沙漠、斯里兰卡的热带雨林,以及其他许多地方。

一路上,他招呼我们留意神创造的丰富物种,从水甲虫、太阳蜘蛛到巨型蝙蝠,还有那当属西半球蛇类中爬行最快的北美鞭蛇(“一小时10迈的速度在你看来也许不算快。但考虑到它没有腿,那可就是快的了。”)

历经超过三年、多地拍摄,这部影片所展现的几乎完全是原创画面。它是被授权制作的一套系列片中的第一部。名为《水》的第二部现在正在制作中,将于明年发行。

欲漫游世界,先欣赏自家美景

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具有一种“互联性”,将我们的注意力引向各处,而唯独忽略了自己身边的种种。我们指尖下媒体的充斥,反而可能产生一种迟钝效应,抑制了我们对简单的近处之美产生敬畏的能力。

《混乱与舞蹈》这部电影呼唤我们睁开双眼,注视四周的“活画廊”。而影片的结构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先从威尔逊自家后院的奇妙景象开始(跳跃的松鼠、青蛙,吃死蚯蚓的蚂蚁),然后走向远方。

“奇妙世界就在门外等着你,”威尔逊是这样强调的,“当你惊异于平凡、不起眼的小事物,那么你就已经就绪,可以去漫游、探险了。“

对于我们当中那些躁动着、渴望漫游的人来说,这是一条关键信息。不论在哪里,只要我们有眼去看、有耳去听,想了解天国是怎样显明它自己的,就会发现壮丽之处。正如威尔逊在影片中所指出,“对这个世界感到无聊,是因为身处这个世界的自己就很无聊。”

探索神的活的艺术博物馆

《混乱与舞蹈》所要针对的观众是谁呢?导演N·D· 威尔逊说,有两方面的观众:“那些需要睁开眼睛来欣赏我们天父所具有的艺术性和荣耀”的基督徒家庭,和“那些需要明白我们所分享的绝不是无稽之谈”的未信之人。

威尔逊告诉福音联盟,他希望每个观众都能“体验到喜乐、奇妙、对重生的渴求,并渴望能走遍神的活的博物馆的每一个角落。”

实际上,“神的活的博物馆”正是影片的核心概念。它展现出的自然世界,好像是服了类固醇的卢浮宫,其中每样艺术品都是出自同一位艺术家之手(表达不同主题,但是偏爱绿色)。

“如果我们想研究某个人,比如米开朗基罗,我们会研究他写下的所有文字,他所创造的每件作品,”在影片中,戈登·威尔逊说道,“同样的,你认识神的途径,是研究祂所写、所做的每件事情 ... ... 。神的话不仅仅是半透明书页上的黑字、红字,而是活在山中、沙漠里、树木中,在其中呼吸。祂在其中显出荣耀,我们也应彰显神。”

在神的艺术性之中荣耀,正是这部影片要做的。不论是通过检视星龟甲壳上的纹路,还是观察藤蛇飘带般的运动,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从头至尾,在影片中威尔逊用一种充满惊奇和崇敬的孩子般的语调,在银幕上将关于各种生物的事实一一道出(你知道蜂鸟的翅膀一秒钟扇动七十次吗?)。

显示在蜘蛛身上的神的艺术性?

但并非受造的一切都是像蜂鸟一样令人愉悦。因为堕落,自然界有时让人感觉更像骚动,而不是舞蹈。

“尽管世界是美丽的,破碎确实是无处不在,让我们得以一瞥那更像地狱,而不是天堂的景象,”威尔逊这样评论道。我们看到的画面,有死去的小海豹被海鸥吃掉,蜥蜴与老鹰拚死相搏,或者疣猪将死水牛剖腹开膛。

确实的,受造物被破碎,为得救赎而呻吟(罗8:22)。但是尽管处处有死亡和混乱,伊甸园依然可见。尽管蛇很吓人、对人有致命威胁,威尔逊却提醒我们,有那么一天,婴孩必玩耍在蛇的洞口,婴儿必按手在毒蛇的穴上”(赛11: 8)。影片最后怪诞的一幕——伴着巴赫的音乐,眼镜蛇在玩弄灌满水的气球——则暗示了这一未来。

威尔逊向观众提出挑战,要他们从神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爱祂所造之物,并从它们身上学到知识。即使是面对像千足虫或蜜蜂这样令人害怕的生物,也要这样(“以其勤勉,它们有很多可以教育我们、给予我们的”)。

“在蜘蛛的身上能看到神的艺术性吗?”他问道。“我们能。“

有责任心的、细心的管家

看《混乱与舞蹈》,基督徒会既感到有趣,也感到震撼,但我们也应提醒自己作为神所造之物的管家的责任。

“如果忽视所有这些受造物,你就不可能是一个好管家。”威尔逊说,“如果要掌管这所有的生物,我们就必须了解它们。”

这从一个方面说明,为什么对于基督徒来说,科学应是一门有价值的学科。如果我们想当大自然的忠实管家,研究自然界,了解它的复杂性、模式和奥秘,这些都是至关紧要的。但是,除了遵循科学之外,我们还应该以殷勤、欣赏的态度来履行管理者的职责。

在这个快节奏、功利主义的时代,我们愿意放缓脚步,真心注意、爱心呵护神的造物呢?还是只对可利用的,或者对我们构成威胁的事物,才加以关注?

《混乱与舞蹈》所呼唤的殷勤管家的角色,远超越了功用性,进入了敬拜的领域。

“看那美洲狮的脸,仔细地看。我们知道,它的对称和优雅是从无之中被神发明出来的。”在另一幕,镜头摄入的是雄伟的海岸红杉林,其中的某些树木有几千年的树龄了。

“如果(神)花费2000年来塑造某样东西,我们是否能抽出点时间来看它一眼?”

确实地,尽管可能很忙,我们还是应该抽出时间来关注这些造物的奇迹。不必有什么特别的安排,只要欣赏和加深了解。在四月十九日(2018年四月十九日—— 译者注)花上一两个小时来看这样一部纪录片,就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编者注:懂英文的读者可以在该片官方网站上找到相应的播放源(均需付费)。

译:吴京宁;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A Supernatural Nature Documentary: ‘The Riot and the Dance’

Brett McCracken(布雷特·麦卡拉根)是福音联盟高级编辑,著作包括Uncomfortable: The Awkward and Essential Challenge of Christian Community;Gray Matters: Navigating the Space Between Legalism and Liberty及Hipster Christianity: When Church and Cool Collide。布雷特和妻子琪拉居于加州圣安娜市,二人都是萨瑟兰教会(Southlands Church)的成员,布雷特在教会担任长老。
标签
创造
影视
科学
堕落
动物
环境与生态
普遍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