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事实帮助你认识美国的“伊斯兰民族”(NOI)
2021-02-23
| Joe Carter

在一个脸书上浏览量近200万的视频中,“伊斯兰民族”(Nation of Islam,简称NOI)领袖路易斯·法拉堪(Louis Farrakhan)这样说:“我知道我的救赎主活着。我知道。我无需猜测就知道,耶稣活着。”这短片使一些人以为法兰堪已经变成了一名“隐秘的基督徒”(a closet Christian),但那些对“伊斯兰民族”的教导更为熟悉的人们指出,他使用这样的措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对于“伊斯兰民族”这个备受争议的新兴宗教团体,下面是你应当了解的一些事实。

第一,“伊斯兰民族”是一项由非裔美国人发起的运动并创立的组织,它将传统的伊斯兰元素与黑人民族主义理念和以种族为基础的某种神学结合在一起。尽管这个团体规模较小(据估计,成员人数在20000到50000之间),法拉堪仍旧通过这个组织在非裔美国人群中施加了影响。在1995年,他在华盛顿特区组织了名为“百万人大游行”(The Million Man March)的集会并担任主旨发言人,吸引了40万人的参与。

第二, “伊斯兰民族”于1930年7月4日由华莱士·D·法尔德(Wallace D. Fard,即华莱士·法尔德·穆罕默德,Wallace Fard Muhammad)在底特律成立。在法尔德成为宗教领袖并在黑人社群中吸引一批追随者之前,他曾是一名上门推销员。1931年,法尔德结识了移民劳工以利亚·普尔(Elijah Poole,即以利亚·穆罕默德,Elijah Muhammad)。据称,他在接下来的三年半中“夜以继日地教导并训练尊贵的以利亚·穆罕默德,让他走进上帝真相中那深奥的神秘智慧。”“伊斯兰民族”把法尔德奉为犹太教中的弥赛亚、伊斯兰教中的马赫迪(Mahdi,预言中伊斯兰的救赎主)、“化为肉身的安拉”以及“再来的耶稣,基督,耶和华,神和人子”。法尔德在1934年神秘失踪。最后见到他的人是以利亚·穆罕默德,那之后法尔德便杳无音信。

第三,后来以利亚·穆罕默德接管了法尔德在底特律的团体,把它的名字从伊斯兰安拉寺(Allah Temple of Islam)改为了“伊斯兰民族”(NOI)。在接下来的41年内,直到他1975年去世,以利亚·穆罕默德成为了一些有影响力的非裔美国人的“属灵导师”(最值得一提的是马尔科姆·艾克斯[Malcolm X]和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他把小团体发展成了大规模运动,衍生出许多由“伊斯兰民族”掌管的商业和学校,并创办了美国最大的非裔美国人报社。在他权力的巅峰期,伊斯兰民族估计有25万成员。

第四,在以利亚·穆罕默德的带领下,“伊斯兰民族”成长为一个有影响力、有控制力且令人生畏的组织。马尔科姆·艾克斯曾是以利亚·穆罕默德的学生,却因这位宗教领袖认为自己的影响力变得过于强大而被“伊斯兰民族”除名。一年后,马尔科姆·艾克斯在纽约某场集会演讲时被“伊斯兰民族”的成员枪杀。另一名前学生,凯瑟斯·克莱(Cassius Clay,即穆罕默德·阿里)据称因为害怕被以利亚·穆罕默德杀害而反复拒绝应征入伍(以利亚·穆罕默德反对征兵令,本人也逃避了兵役)。1970年代,阿里向记者戴夫·金德尔德(Dave Kindred)透露:“我很久之前就想要脱离(“伊斯兰民族”),但你看到他们对马尔科姆·艾克斯做了什么……我不能离开这些穆斯林。他们也会来枪杀我。”

第五,以利亚·穆罕默德去世后的第二天,“伊斯兰民族”宣布他的儿子瓦里兹·丁恩·穆罕默德(Warith Deen Mohammed)成为该组织的新领袖。在接下来几年中,瓦里兹把组织改名为美国穆斯林传教会(American Society of Muslims),并试图将其变为更正统的伊斯兰运动。在1981年,以利亚的学生路易斯·法拉堪(原名路易斯·沃尔科特,Louis Wolcott)创立了一个新团体,再次使用了“伊斯兰民族”这个名字,并尝试恢复以利亚·穆罕默德最初的运动。在法拉堪的领导下,这项运动变回了带有邪教性质的宗教信仰,并再次纳入了种族歧视和反犹主义的观点。

第六,2010年,法拉堪公开宣布他支持异端领袖L. 罗恩·哈伯德(L. Ron Hubbard)名为“戴尼提”(Dianetics)的教导。尽管法拉堪宣称自己并不是一名科学教(Scientology,或译山达基教)信徒,他积极地鼓励伊斯兰民族成员去科学教教会旁听。“我在L. 罗恩·哈伯德先生的‘戴尼提’教导中发现了一些东西,我可以用它来挖掘出某些在我们的潜意识深处,我们更愿意使其处于休眠状态的事物,”他告诉芝加哥的会众。“当我发现了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也了解我的追随者们有哪些疾病伤痛,我怎么能不把这些东西分享给他们呢?”他在2011年补充道,“所有白人都应该涌向L. 罗恩·哈伯德。你仍然可以做一名基督徒,但你不会变成一个魔鬼基督徒。你仍然可以是一名犹太人,但你不会变成一个撒但般的犹太人。”

第七,“伊斯兰民族”有一支全男性的准军事部队,名为“伊斯兰果实”(the Fruit of Islam,F.O.I.)。对此,“伊斯兰民族”网站这样解释

“伊斯兰果实”的责任如同一家之主:保护、供应并维持“伊斯兰民族”(所有的原始百姓)。“伊斯兰果实”的行动由一个单元(拉丁文:mili,意为“一”)执行,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它带有军事属性(militant)。他是一个士兵。士兵这个词也有拉丁文词根——坚硬的(solidus)——意为坚实。“属于”意味着“被拥有”。一个伊斯兰果实的士兵尊重所有人,无论肤色、阶级或是信仰。他诚实、勤奋,绝不会犯罪或是侵犯另一个人享受平安和财产的权力。

有时,“伊斯兰果实”会与1960年代从伊斯兰民族中分离出的派别“百分之五民族”(Five-Percent Nation,即“百分之五人”,Five Percenters)相混淆。

第八, “伊斯兰民族”坚称,白人是由一个名为雅库布(Yakub)的科学家在科学实验中创造出的。法拉堪解释道,“圣经称他为‘雅各’,他曾和天使摔跤,并赢过了天使,之后他的名字从‘雅各’变为了以色列。他是一位伟大的黑人科学家。”据称,雅库布开展了一个选择性育种项目,在他去世之后由他的追随者操作,最终创造出了“白人人种”。这个种族以腐蚀并奴役其他种族而闻名。就像法兰堪所说的,“白人是恶魔的种族。”

第九,自从成立以来,“伊斯兰民族”频繁地遭到传播反犹主义政治宣传的指控,以及反犹太阴谋论。举例而言,反诽谤联盟(Anti-Defamation League)注意到,法兰堪“反复指控犹太人应对奴隶贸易负责,并称他们至今仍在合谋掌控政府、媒体、好莱坞和许多黑人个体及组织。”在2015年一场引人注目的演讲中,法兰堪宣称以色列和犹太人策划了9·11袭击事件,“以色列人早就知道了这场袭击,”而且犹太人提前得到警告,告诉他们那天不要去上班。

第十,“伊斯兰民族”提倡种族隔离。《穆斯林项目》("The Muslim Program")的大纲表明,这项运动想要建立“一个独立国家或是地区——在这个大洲或是别处。”这个团体相信“我们从前的奴隶主们有义务提供上述的土地,这片土地必须肥沃富饶,布满矿物质(原文如此)。我们认为从前的奴隶主们有义务在接下来的20到25年中维持并供给我们的需求——直到我们能够自给自足为止。”直到他们获得建立自己的独立国家的许可为止,“伊斯兰民族”想要种族隔离的学校、一切税务的豁免、种族通婚或是混血禁令,并能够“教导伊斯兰宗教,而不受阻拦或是打压”。


译:二欣;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9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the Nation of Islam.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九个事实
种族
伊斯兰
穆斯林
伊斯兰民族
NOI
非裔美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