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事实帮助你认识伯特利教会运动
2019-05-06
| Joe Carter

澳大利亚福音联盟最近发表了一篇旨在检验伯特利运动(Bethel Church Movement)神学与实践的文章,伯特利运动主办的“墨尔本复兴特会”以及特会的主讲人比尔·强生让整个澳洲福音派都对这间充满争议的教会提高了警觉。关于强生夫妇和伯特利教会运动,有九个事实你必须知道:

第一,伯特利教会(Bethel Church)是一间位于加州雷汀(Redding)市的灵恩派巨型教会,主要以其流行音乐品牌“伯特利敬拜团”(Bethel Music)、敬拜音乐,以及具争议性的主任牧师:比尔·强生和贝妮·强生(Beni Johnson)的教导闻名。强生夫妇在1996年成为伯特利教会的牧师。在2005年,教会退出了神召会,成为一间无宗派教会,自此教会就不断增长到将近九千人。

第二,“伯特利敬拜团”是伯特利教会的附属事工,包括了唱片品牌、音乐出版公司和时常在世界各地举办巡回演出和活动的艺人团体。伯特利敬拜团的主席和共同创办人是比尔和贝妮的儿子布莱恩·强生(Brian Johnson)。伯特利音乐有一位著名的音乐人杰里米·瑞斗(Jeremy Riddle),由瑞斗、菲尔·威肯(Phil Wickham)和约书亚·法洛(Josh Farro)共同撰写的单曲《这就是奇妙恩典》(This Is Amazing Grace)曾在2014年美国Billboard基督教热门电台歌曲榜单名列第一,其他的伯特利敬拜团歌曲在美国、澳洲各地的教会里也很流行。

第三,强生夫妇经常遭受批评,因为他们的教导不仅仅有异端的嫌疑,更常常和异端所说的一样。典型的例子就是比尔·强生所说的:“耶稣基督就是完美的神学”(Jesus Christ is perfect theology),该神学声称神的旨意就是使人的病得医治,他是这样说的:

如果神早已将人的康复买来了,祂怎么会选择不使人得医治呢?祂的宝血足以洗净所有的罪,还是只能洗净某些罪呢?祂只为某些疾病、某段时期的人受鞭伤吗?当祂身体受鞭伤的时候,祂就为我们身上有神迹而付出了代价,祂早就决定要使我们得医治了!你已经把东西买回来了,你就不能再决定不买它了!

在祂那里没有任何的缺乏,祂的约里也没有缺乏,祂的怜悯或应许也没有缺乏,所有的缺乏都在于我们。在圣经(福音书)里面,人没有得医治只会在门徒为病人祷告的时候发生!例如马可福音第九章,他们为受苦的孩子祷告,他们却一筹莫展。可是耶稣一来,就给孩子带来了医治和拯救。

耶稣基督就是完美的神学:祂就是上帝的旨意。我们不能把圣经的标准降低到我们经验的层次……或许在多数情况下,是我们的经验不足。现实是令人不舒服的,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就是多数人发明出来的教义在耶稣身上是找不到的。祂是上帝的旨意!

第四,贝妮·强生也教导了一些古怪、非正统的天使学观念,例如有“各种不同的天使:报信的天使、医治的天使、沉睡中的火焰天使”,她在一篇博客文章里这样说:“我想他们已经无聊很久了,准备开始工作了!”她讲了一个故事,是关于她在“伯特利超自然事奉学校”(the Bethel Supernatural School of Ministry)里的其中一位学生,她说上帝叫她去礼拜堂大喊:“醒醒!醒醒吧!”,贝妮是这样说的:

大约有五分钟的时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所以(这个学生)就转身过马路,要去对面的商店。她一转身就感觉地面开始摇晃,同时听见很大的哈欠声。她回头看教堂,一个巨大的天使走了出来,她只能看见他的脚,因为他实在太巨大了。她就问他你是谁,他就转脸对她说:“我是来自1904年大复兴的天使,你刚才把我叫醒了!”她就问他:“你为什么睡着了呢?”这位天使回答说:“因为再也没有人为了复兴大声呼喊了!”

第五,伯特利教会某些成员(包括主任牧师贝妮·强生)据说都醉心于“坟墓汲取”(grave sucking)或“坟墓吸收”(grave soaking)的操练。这一操练的意思是躺在一个人的坟墓上,“吸取”死者的“恩膏”。在一次访谈当中,比尔·强生说他和伯特利教会都不鼓励坟墓汲取的做法。然而,比尔在《属天的物理学》(The Physics of Heaven一书中这样说:

有很多无人领取的恩膏、外衣、启示和奥秘就放在那里,死后真的就留在那里了,因为后代从未将它们传递下去。我相信找回被忽略几十年的恩膏领域、洞见领域、属神的领域,对我们来说是可能的;只要我们愿意取回它们,并且为了后代延续下去。

第六,伯特利教会宣称,不但在他们的崇拜聚会当中经常看见无法解释的现象,而且在他们的日常生活里也是常有的事,例如天降金粉、天使的羽毛。(比尔·强生说:“羽毛、金粉等等不是我们制造的,它们就是出现了。”)他们还宣称在崇拜聚会当中看见了“荣耀的云”(glory cloud),他们说这些出现的尘埃、烟雾就是上帝同在的超自然记号,和一路上与摩西、以色列人同在的云柱类似(出十三20~22)。

第七,伯特利教会经常推广“灵火译本”(The Passion Translation)圣经,用它来教导、讲道,比尔·强生就把它说成“是我一生当中看过最伟大的圣经译本之一”。作为唯一的译者,布莱恩·西蒙斯(Brian Simmons)说:“灵火译本与现今其他的翻译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本质上是忠于原意的译本。”但是在福音联盟《根基》期刊Themelios)的书评里,安德鲁·斯德(Andrew G. Shead,澳大利亚摩尔神学院旧约系主任)总结说,西蒙斯抛弃了“忠于原文这一基本的翻译要求,不但玩弄原文,而且把很多新的素材加到文本里面,至少比原文多出了50%的内容,结果就产生了一本‘不能算是圣经的’、‘极端’的译本,借着伪装成圣经,有可能让整个教会陷入被假神奴役的景况里。”

第八,伯特利教会有开办一间事奉训练中心,称为“伯特利超自然事奉学校”(BSSM)。根据校方的说法,BSSM教学的特色“就是由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教导的。”校方的说法是,“学生会学习到如何阅读、理解和‘实践’圣经,如何操练祂的同在、如何医病、说预言、讲道、祷告、赶鬼等等。”

第九,伯特利教会有个类似植堂网络的计划,“装备、培育那些想要透过建立超自然事奉学校(SSMs),来翻转生命与共同体的领袖”。这些学校的部分任务就是“用独特的属灵恩赐来牧养人群”,就像“植校官网”上的文章所作的说明:

我认识一个人,在他看见人的那一刻,就会知道对方隐而未现的罪。据我所知,这并不是他想要的或追求的恩赐,单纯就是他所经历到的事。我也可以为这个人的品格作见证,他是我认识的人当中最有爱心的人。我认识相当多的人,就像你我能看见物质界的事物一样,他们很小的时候就能看见灵界的事物。他们不断地看见天使与恶魔,而没有主动去寻找它们。

我一直到几年前才认识了你,我从来没有看过隐而未现的罪写在人的额头上,这和我经历超自然的方式完全不同。几年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魔鬼和天使飞来飞去、为自己的事情忙来忙去,我从未灵魂出窍过,我也还没有超自然地被转移到任何地方过。属灵恩赐在不同的人身上就会有不一样的表现,有些人的属灵恩赐的表现方式就是非常与众不同,因此和上帝之间的关系也非比寻常。

他们都被人贴上神秘主义者或预言家的标签。就我个人而言,我相信这样的恩赐对基督徒来说应该是很正常的,其实我们每个人都能得到。


译:杨忠道;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9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the Bethel Church Movement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NIV Lifehacks 圣经的编辑,《如何像耶稣一样辩论:向历史上最伟大的传播者学习说服》的合著者。他在弗吉尼亚州赫恩登的格雷斯希尔教堂担任长老。
标签
异端
九个事实
伯特利运动
现代敬拜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