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事实帮助你认识寡妇
2020-06-15
| Gaye Clark

就在我丈夫去世后的几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为了保护隐私,我们姑且称对方是松树荫老人中心(Shady Pines Old Folks Home)。

我:“个人护理中心?是不是那种给你提供食物,打扫你房间,甚至帮你淋浴的?”
松树荫:“是的,克拉克女士。我们可以为你量身打造你所需要的全面服务。”
我:“很棒啊。那帮我加入吧。”

我那两个大学年纪的孩子怀疑是不是因为他们的母亲过度悲伤而导致她无法用理性思考了。当然不是啦,我绝不会因此失去幽默感。

松树荫:“很好,克拉克女士。我需要你更多的资料,先从你的出生日期开始吧。”
我:“1963年5月15号。”
松树荫:“1963?克拉克女士,你确定是说63?”
我:“对啊,我才刚好50岁。喂?你还在线吗?”

从那天开始,我接触到了许许多多对寡妇及我们的需求知之甚少的人。

根据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的数据,有三分之一的丧偶妇女年龄都小于60岁,而一半的人是在65岁之前丧偶。实际上,婴儿潮那一代的妇人,10个人中有7个的寿命比她们的丈夫预期更加长寿。关于这一个在社会上不断壮大的寡妇团体,你需要了解以下九件事情:

第一,寡妇的最深伤痛可以持续一年以上。当她们刚刚丧偶时,教会和机构可以立即熟练地以鲜花和食物表示慰问,但是却都缺乏资源和经验给她长期的服侍。她所经历的就好像是做了一场大手术——比如一场高位截肢手术,她的反应要稍稍滞后几个月,当卡片和信件不再有,访客也不再来,身边的朋友开始恢复了他们正常的生活后,她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第二,一个悲伤的、一人独居生活的寡妇很有可能会好几天都处在与他人隔绝的状态里,尤其是刚过葬礼后的几个月。电邮和短信问候固然好;但是,电话和探访会更好。尽管这样可能看起来对你的时间利用不是最有效率,但效率和效果有时候是互斥的。

第三,一个悲伤寡妇的痛苦非常独特且反复不定。能够鼓励到一个女人的,却可能对另一个女人无济于事。伤痛就好比病毒,它的强度会忽大忽小。诸如此类的情感雷区就需要对丧偶者有一定的深入了解。一位熟悉的亲密朋友可能比新聘的牧师更适合上门探访。不要将对教会里的熟人的同情和对个人关爱行动的负担混为一谈。若你并不是很了解这位寡妇,那么可以向她的一位密友请教你要如何关怀她。

第四,一个悲伤寡妇的身心灵都是疲惫不堪的。千万不要在深夜或者清晨给她打电话。如果她对你的关怀行动反应迟钝,请对她有更多的耐心。如果她拒绝了你的晚餐邀请,请有恩慈地包容她。她并不是拒绝帮助或心怀苦毒。她可能只是单纯需要安静休息。

第五,一个悲伤寡妇也爱自己的孩子。而面对她的孩子经受痛苦也是造成她们伤痛的一方面,在这一方面,基督的肢体特别适合带去安慰。在我丈夫的葬礼那一天,我孩子的大学同学们(圣约大学)开了超过四个小时的单程赶来,就只是要陪伴在我的孩子左右。那些年轻人挤在教堂内的几张靠背长椅上,这一幕我们永远铭记于心。我儿子所在大学的一名教授几乎每个星期五都和我儿子一起吃早餐。关爱寡妇的孩子其实也是关爱寡妇啊。

第六,一个悲伤的寡妇常会感觉自己对他人来说是不重要的。我丈夫吉姆过世的几个月后,一场冰暴给我们的城市造成了严重的损害。整个城市陷入了断电,断树把住房和商户都弄得乱七八糟,造成极大的损害。但我都无法开口请求教会里的朋友来我家伸以援手。然而,他们来了。教会里的一位朋友家里房屋被一棵树给砸了,但他和他的父亲却先来了我们家。他说:“我正等着保险公司给我打电话。我可以在这里锯木头等电话,就跟在家房间里踱步等着一样。”

第七,一个悲伤寡妇的生命并非是一场悲剧反而是祝福。当她预备好自己后,就鼓励她去侍奉吧。在许许多多的事例里,丧偶并没有阻碍到她发挥恩赐。相反的,这也是神医治她的一步。不要定睛于她的失去,而是注目在神的信实上,透过这件事她反而更深地信靠了她的救主。

第八,一个悲伤寡妇会因为家中失去顶梁柱而导致她的经济收入剧烈变化。现在生活贫困的寡妇中,有一半以上在丈夫未去世前并不贫穷。尽管她可能有人寿保险,长期储蓄计划,并有家人可以依靠,然而她的经济状况仍是不堪重负。我丈夫去世后,他的两个朋友,一个是会计师,一个是高级银行副行长,根据我现在更低的收入水平,帮助我规划我的预算。这两个朋友并非只是把我当成了履行义务而已。每一次他们来我家都是在帮助我卸下一部分重担。

第九,神爱每一位悲伤的寡妇。神并不轻看她的眼泪,也不会因为她因处在这黑暗之中而在信仰上怀疑,对她感到震惊。寡妇明白雅各与神摔跤的故事。她在世的余生虽然会跛脚而行,她的心却被更新了。

一个悲伤的寡妇需要的是有福音而来的怜悯,而非只是可怜。怜悯,是与丧偶者同行;可怜,只是远远地站着。我丈夫倒下的那一天,我的老板——一名医生,同时也是一家繁忙的社区诊所负责人——立马取消了他所有的预约,来到医院陪伴。他异常温柔地照顾我的公婆,并与他们一起祷告。当我的孩子从其他城市赶过来,我告诉他们,他们的爸爸可能没办法再活下去了,我老板拥抱着我的孩子,与他们一起流泪。在任何情况下付出怜悯,意味着与他人的受苦同份,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就是在反映基督为我们受苦。


译:Lemon;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9 Things You Need to Know About Widows

Gaye Clark(盖伊·克拉克)是帕克里奇健康系统(Parkridge Health Systems)的病例管理护士。她利用业余时间写作。
标签
婚姻
教会
死亡
爱心
九个事实
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