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事实帮助你认识星相学
2019-12-02
| Joe Carter

过去十年间,人们(尤其是出生于新世纪的这一代)对星相学的兴趣与日俱增。在最近为《纽约客》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克莉丝汀·斯莫伍德(Christine Smallwood)说:“目前,星相学大受欢迎,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来社会文化对其的广泛接纳达到顶峰。这种转变始于个人电脑的出现,因互联网而加速,转变的速度则藉着社交媒体达到了新的高度。”

关于古代的占星术,以下是各位应当了解的九个事实。

第一,星相学Astrology,又译占星术)是占卜的一种,通过观察和解释诸恒星、太阳、月亮以及行星的现象来预测人世间发生的事件。有若干古代文化发展出了某种形式的星相学,最早的起源可以追溯到旧巴比伦时期(约主前2000年)的美索不达米亚(该区域包括现今伊拉克和科威特的大部分区域,以及部分的叙利亚和土耳其)。某些星相学家认为星体表现了某位神或众神的旨意,而另一些则以一个完全机械式的宇宙为前提。

第二,生辰占星学(Genethlialogy,“与出生有关的学问”)或“本命星相学”(natal astrology)就是把星相学应用于人的出生,以确定关于此人一生命运的信息。背后的原理是:既然整个宇宙是互相关联的,星体就会对新生儿产生影响。星命学进一步细分为一般星相学、渊源星相学和决疑星相学。一般星相学(general or mundane astrology)研究重大的天象时刻与社会集团、各国、全人类的关系。渊源星相学(catarchic or electional astrology)用来判断某个特定时刻是否在星相上有助于某项行动获得成功。决疑星相学(interrogatory or horary astrology)为人的问题提供回答,其方法通常是通过“阅读”所提问之时星体的排列。

第三,美国最流行的星相学是生辰占星学,需要运用黄道十二宫图。在星相学中,黄道是天空中的一个区域,划分成12个部分,赋予符号标示,每一个符号大致对应太阳经过的各个星座:白羊宫(大约3月21日-4月19日),金牛宫(4月20日-5月20日),双子宫(5月21日-6月20),巨蟹宫(6月21日-7月22日),狮子宫(7月23日-8月22日),处女宫(8月23日-9月22日),天秤宫(9月23日-10月22日),天蝎宫(10月23日-11月21日),射手宫(11月22日-12月21日),摩羯宫(12月22日-1月19日),宝瓶宫(1月20日-2月18日),以及双鱼宫(2月19日-3月20日)。大多数现代星相师使用回归黄道(Tropical Zodiac)推演图表,以四季为基础,但并不符合实际的星体位置。

第四,星相学的信奉者相信黄道十二宫与心理类型之间存在对应关系。他们还相信,一个人的个性可以通过他出生那一刻占据上升位的黄道宫来判断。至于大致同时出生的人在个性上的差异,星相学粉丝们声称一个人可以带有关联黄道宫位的特征(比方,“出生在双子、巨蟹交汇处”)。其他心理学分类法通常运用自我评估(比如九型人格the Enneagram),而那些相信星相学的人则常常选择性地注意那些他们认为符合实际性格的黄道特征,同时无视那些不符合的。

第五,为了知道一个人的性格或可能的未来,星相师需要运用天宫图(horoscope,“查看时刻”),那是一份图表,标示某一特定时刻太阳、月亮、各行星的相对位置,以及黄道上升位和中天位的符号。大多数天宫图的样子是一个圆环,分成十二块,称为宫。最流行的天宫图,比方报纸上可以找到的那些,基本上属于日宫或日符系统(Solar House or Sun-Sign system)。天宫图的流行,正是始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报纸的刊载

第六,圣经中有几位先知提到了星相学。但以理书2:2提到了最早的星相学:“王吩咐人将术士、用法术的、行邪术的,和迦勒底人召来,要他们将王的梦告诉王,他们就来站在王前。”耶利米书8:2看起来也提到了星相师:“抛散在日头、月亮和天上众星之下,就是他们从前所喜爱、所侍奉、所随从、所求问、所敬拜的。这些骸骨不再收殓,不再葬埋,必在地面上成为粪土。”因为星相学是一种“诱导性占卜术”,利未记19:26直接予以禁止(“不可用法术,也不可观兆”)。

第七,在新约中,唯一一处明显——尽管有争议——提到星相师的经文大概是马太福音2:1-2:“当希律王的时候,耶稣生在犹太的伯利恒。有几个博士从东方来到耶路撒冷,说:‘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我们在东方看见他的星,特来拜他。’”他们说看见一个星体,认为是重大事件的兆头,这好像就是一种一般星相学(即,研究重要天象与社会集团、各国、或全人类的关系)。即便这里的“博士”(magi,与“魔法”一词有词源联系)真的是星相师,这也不表示圣经赞同星相学。这里是一个例子,说明甚至连异教徒都承认耶稣是神。如大卫·马蒂斯(David Mathis)所说:“这些‘博士’并非尊贵的国王,而是长于超自然事物的异教专业人士,星相学、魔法和占卜的专家,明显违背旧约律法的人——然而,他们前来敬拜耶稣。”

第八,从教会史来看,正统基督徒一致反对与星相学有关的信仰和占卜的做法。奥古斯丁年轻时曾涉猎星相学,后来在《忏悔录》和《上帝之城》中都反对之。例如,在《上帝之城》中,奥古斯丁问道:

为什么,双胞胎的一生——他们的行为,降临到他们头上的事件,他们的职业、技艺、荣誉,以及其他与人的一生有关的事情,还有他们的死亡——往往有巨大的差别,就我提到的这些而言,比起他们相互之间的相似程度,许多完全的陌生人会与他们更相似,尽管双胞胎在出生时有着最小的时间间隔、在受孕时又是由同一行为在同一时刻创生?

类似地,托马斯·阿奎那在《神学大全》里也否认星相学能够预知未来,或定义我们的个性。

第九,皮尤中心2008年发布的一项调查表明,在美国,几乎有三分之一(29%)的成年人相信星相学。尽管与正统基督教信仰不合,还是有超过四分之一的基督徒(26%)相信星相学,其中新教徒24%,天主教徒33%。福音派与不可知论者同以18%并列最不相信星相学群体的第二位(无神论者排第一,3%)。传统黑人教会的新教徒以34%的比例排在最相信星相学群体的第二位,仅次于宣称自己的信仰“不特定”的群体。


译:freerain;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9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Astrology

Joe Carter(乔·卡特)是福音联盟的编辑,同时也在弗吉尼亚州阿灵顿(Arlington, Virginia)的麦克林圣经教会(McLean Bible Church)担任牧师。
标签
圣经
异端
九个事实
虚假
迷信
正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