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悔改的八个标志
2019-12-31
| Jennifer Greenberg

“我很抱歉,”我记得我的爸爸说这样对我说,“我很抱歉,但我很爱你。”

但他并未提到他跟我道歉的原因。他并未提到那些手掌形成的瘀伤使我11岁的身体疼痛不已。他似乎并未认识到我当时是多么害怕和痛苦。但是,那却是我头一次听到我爸爸说“对不起”。那种感觉就像久旱之后的甘霖。

但在我心中有一个微小的声音说:“别相信他。他道歉只是因为妈妈威胁如果他不停止做这些事就要告诉吉姆牧师”。我否定了这个声音,也止息了我的怀疑。我已经为我父亲能够改变祷告了许久,我也一直努力着做一个提醒他耶稣恩典的好女儿。

虽然他的道歉有些含糊,却是上帝在他身上动工的盼望和记号,难道不是吗?

假悔改是残酷的

自那次之后,要再过10年我才能再次听到父亲道歉。起初,这并未使我感到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在那时会以不屑的态度来回应。我会告诉牧师所有的事。我父亲当时正处在教会劝惩之下。他的婚姻正在崩塌。撒谎对他来说,不能给他带来任何好处,不是吗?

随后奇怪的事发生了。当我开始和牧师、家人和朋友分享我的故事,我父亲会承认他所犯的罪,并为其道歉,但短短几周甚至几天之后,他会说自己不记得任何这些事情了。他说不记得打过我,或把我从楼梯上扔下去,甚至也不记得他最近为这些事所道的歉。他不记得自己对我说过的色情段子,或朝我扔小刀,甚至威胁要开枪打我。他会道歉,但随即又倒退。他会记起,却随即又声称忘记。这样的情况反复持续了约有一年,直到我感到自己快疯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想这些事,”有天我在电话里对他说。当时我在厨房地板上缩成一团,边抽泣边说话。“要么你是疯了并且不知道你在做什么,要么你就是一个恶人而且完全明白自己在做什么,我只能相信其中一种。”

“我没有疯,”他平静地回答。“你只是要学着接受我真是一个恶人。”

对悔改的剖析

和不愿悔改的人们打交道我有丰富的经验。比如:虐待孩童长达20年的多位施虐者,家庭施暴者,还有性虐待者。所有这些罪恶也都混合着心理虐待而被加强,这样的情况持续到我30多岁。因着我的背景,我得以积累了一些实际的智慧。也因着我的信仰,在分辨真假悔改上,我转向圣经寻求引导。

有些顽固的罪人拒绝道歉,也有撒谎之人声称很抱歉但实际上他们并不觉得,还有假冒为善者感到他们真的错了,却缺乏同情心以及对合乎圣经的悔改的认识。所以,真正的悔改应有哪些要素呢?以下是我从自己的生活经历和上帝的圣言得来的8个记号。

第一,真悔改的人会对他的罪感到震惊

一个真悔改的人会恐惧于他们犯下的罪,因而谦卑自己,为他们造成的破坏忧伤,并有扎心的被定罪感。就如先知在以赛亚书6:5的悲叹:“祸哉!我灭亡了!因为我是嘴唇不洁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

第二,他们会作出改变

在路加福音19:1-10,我们读到撒该因着悔改而变得慷慨的故事。他是一个税吏、小偷,是压迫上帝百姓的人,但他在悔改后作出重大改变,他对耶稣说: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8节)耶稣随即对他悔改的真实性作出确认:“今天救恩到了这家。”(9节)

第三,他们接受罪的后果

一个真悔改的人会接受罪的所有恶果。包括:失去他人的信任、离开一个有权柄的位分,或降服于地上的权柄,比如执法部门。当那位十字架上的强盗悔改时,他对自己的同伴说:“你……还不怕上帝吗?我们是应该的,因我们所受的与我们所作的相称。”(路加福音23:40-41)。耶稣随即向他保证他必得救,以此认可他的悔改:“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加福音23:43)

第四,他们不期待或不要求他人饶恕

那虐待我的人常对我说:“如果你不饶恕我,上帝就不会饶恕你。”这类威胁的姿态表明他并非是真诚地悔改。这是没有爱心的、操控性的回应,暗示加害者并不接受或明白他们所犯的罪是多么严重。当雅各靠近以扫并悔改时,他并不期待哥哥的怜悯,也不奢求他对自己的同情。在创世记32章,我们读到他感到“甚惧怕”而且“愁烦”(7节)。他预期会遭遇来自以扫的攻击(11节)并看他自己是不配被恩待的(10节)。实际上,雅各是如此确信他会遭到自己曾经因欺骗哥哥而招致的报应,以致他让自己的妻子、儿女和仆人与自己分开,以免以扫的怒气也落在他们身上。

第五,他们感受到所犯之罪的深度

一个真悔改之人不会试着去缩小、淡化或为他们所作的找借口。他们不会向他人指出自己所有的善行,似乎这些善功可以在某种意义上将功补过,甚至取消他们的罪的恶果。他们甚至会看自己“所有的义行”好像“污秽的衣服”(以赛亚书64:6)。他们不会因被冒犯的一方表明的受伤或怒气而羞辱对方。他们也不会谴责受害方或其他人促使他们犯罪。相反,他们会担负起责任,确认他们所造成的伤害,并表明他们的悔恨。

第六,他们会改变自己的行为

一个真正悔改的人会意识到自己需要上帝来圣化他们的心。他们会主动努力去改正自己的行为,并采取步骤去避免进一步的罪和试探。这可能意味着去见辅导员,参加康复课程,或请求朋友、牧师或执法部门来监督并督责他们。想一想逼迫教会的扫罗在得救前后的鲜明对比。使徒行传9章告诉我们在保罗得救之后,甚至仍有一些基督徒出于可理解的原因,犹豫着是否要信任他,虽然他的性格已经发生了戏剧性的改变。

第七,他们为得医治留出空间

圣灵所结的果子包括忍耐、恩慈、恩典与节制(加拉太书5:22-23)。一个真正悔改的人会一贯地表现出这些特质。他们不会感到要急于得着他人的信任或接纳;相反,他们会谦卑,不对他人对待自己的态度抱错误的假设,并愿意放下自己的愿望和需要,以寻求被伤害一方的益处。他们不会向我们施压,好让我们“放下一切”或“继续前行”。相反,他们会理解我们的不信任,确认我们的忧伤,并尊重我们所要求的界限。

第八,他们会为得赦免而心存敬畏

如果一个人觉得自己理应得赦免,他就不会珍视这份赦免之恩。当雅各得到以扫的赦免时,他是如此的震惊以致于哭泣说:“因为我见了你的面,如同见了上帝的面,并且你容纳了我。”(创世记33:10)。雅各意识到赦免乃是一个属神的奇迹,一副表明弥赛亚将为我们舍命赎罪的图画,是主对罪人施怜悯的记号。虽然雅各和以扫已有40年没有说过话,雅各却知道上帝已赐给以扫恩典,使他能饶恕自己。

悔改与赦免来自神

当这八个真悔改的记号清楚地出现时,我们就真是蒙福的。冒犯我们的人已经离弃罪恶,赐平安的上帝也得着荣耀。但是,当这些记号没有出现时,我们又该如何做呢?当某人为了避免罪的恶果而假装道歉时,或利用我们良善的意愿而再次伤害我们时,我们又当如何做呢?

整整30多年来,我都在乞求神让我施虐的父亲可以悔改。但事与愿违,他的心就像法老,变得越发刚硬。他假装改变自己,这却成为他可以继续行恶的一个策略。我对父亲的爱和信任反而成为他用来伤害我的武器。

终于,我必须接受我父亲并不想变好。并且,无论我多么爱他,盼望他可以悔改、改变并成为一位好父亲,以致于可以爱我、爱耶稣,但这些都无法改变这样一个事实——救恩是神的工作,我靠自己无法修正我的父亲。有时候,我们对一个人可以做的最有爱心的事,就是不要让他们再继续伤害自己。


译:吴兆俊;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8 Signs of True Repentance

Jennifer Greenberg(珍妮弗·格林伯格)是一位作家、录音艺术家和教会司琴。她在德州休斯敦市的房角石正信长老会(Cornerstone OPC, Houston, Texas)参与敬拜。
标签
福音
悔改
真理
犯罪
虐待
赦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