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年前的今天:朔尔兄妹的传奇故事
2019-03-01
| Sara Barratt

编著:原文发表于2018年2月22日。


1943222——也就是75年前的今天——在德国慕尼黑,有一对同胞兄妹在信仰的祭坛上作出最后的牺牲。他们冒险、并付上冒险的代价;他们抗争、并承担失败的结果。然而他们的失败却在历史上留下了持久的印记。

他们的名字是汉斯·朔尔(Hans Scholl)和苏菲·朔尔(Sophie Scholl)。

白玫瑰的诞生

朔尔兄妹虽然之前对第三帝国充满热情,但很快发现自己国家政府的残暴和压迫本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际,他们从政府的支持者变为反对者,成立了学生领导下的抵抗组织白玫瑰”。那时他们还是慕尼黑大学的学生。

我们用自己的语言战斗,苏菲说。1942年的6月,第一张反纳粹宣传单出现在慕尼黑的各个信箱中。这份传单是对真理和反抗的呼求,因为德国的数百万民众对独裁者的暴行视而不见。白玫瑰的每一位成员都深谙自己的行为是叛国罪,也清楚政府对他们这种冒犯者的惩罚。一位成员说:我们都知道自己在拿生命冒险。

第二份传单紧随其后,内容突出显示大规模驱逐和屠杀犹太人,称之为史无前例的罪行。第三份、第四份、第五份传单也接踵而至,出现在慕尼黑及周边的邮箱、电话亭和诸多公共场所。希特勒不可能赢得战争,他只是在拖延而已。传单上这样坚称;在斯大林格勒战役期间,德国在东线承担着巨大损失。

随着每一份小册子的出现,学生组织被发现的危险也越来越大。而此时,盖世太保正忙于调查这神秘的白玫瑰。

但是对于朔尔兄妹来说,这是值得冒的风险。朔尔兄妹成长为路德宗信徒,他们确信基督徒面对不公义的时候应持守反对立场。在每份传单中,他们都引用圣经经文,以及杰出基督教思想家的言论。

毕竟,有的人要做先驱,苏菲说。因为我们所写的、所说的,也被许多人认同。只是他们不敢像我们一样表达出来。

汉斯也这样认为:现在正是基督徒下定决心有所行动的时候……抵抗的道路上我们该做些什么……这一切的恐怖何时结束?我们最终将一无所有。当我们被问到曾为此做过什么?时,我们将无言以对。

最后的日子

1943218日,阳光照耀,汉斯和苏菲走向慕尼黑大学。汉斯的手中拎着手提箱,苏菲拿着公文包。里面是他们的第六份传单,总共接近2000份。

当时学生们正在上课,校园里一片宁静。只有汉斯和苏菲的心跳声、鞋底踏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嗒嗒声,他们匆忙行动。就在演讲厅的门打开之际,苏菲越过栏杆扶手,将剩余的传单抛向下面的中庭。兄妹两人的行为被校园清洁工目击,并被当场逮捕。

随之是四天四夜的审讯。起初,他们否认这些指控;但是因为有确凿的证据,他们认罪并且承担了全部责任,希望可以保护白玫瑰的其他成员。不幸的是,汉斯口袋里的纸张牵连出他的朋友,克里斯托夫·普罗布斯特(Christoph Probst)——学生抵抗组织里的积极分子。于是他也被捕,受到审讯。

苏菲的审讯官后来报告说:

直到痛苦结束的时候,苏菲朔尔和汉斯朔尔都保持着独一无二的举止。两个人都表示他们所做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阻止德国发生更可悲的灾难,如果可能,帮助挽救数十万人的生命……他们确信这样的牺牲不是徒然的。

1943222日,星期一。汉斯、苏菲和克里斯托夫被押解到德国人民法庭——该法庭因对数百名涉嫌颠覆政府活动的人定罪而恶名昭彰。判决宣布:

罪名成立。

这对兄妹立即被转移到慕尼黑斯塔德海姆监狱(Stadelheim Prison),当天晚些时候会以斩首的方式对他们执行死刑。超乎监狱常例的是,汉斯和苏菲得到许可与他们的父母短暂会面。最后一次,他们相拥而泣,他们的父亲说我为你们两个人骄傲。

即使面临死亡,汉斯和苏菲依然保持勇气和对神深切的信靠,这让狱中所有被囚禁的人和他们的审讯官深深震撼。他们表现得异常勇敢,一名看守回忆道。

下午五点,苏菲被带进行刑室。据推测,她的临终遗言是神啊,你是我永生的避难所。

汉斯是下一个。用尽最后的气息,喊出了他反抗的最后一句话:自由万岁!

我们会记得

汉斯和苏菲相信人类有自由,他们也相信传讲真理是多么重要。苏菲最喜爱的圣经经文是雅各书122节:只是你们要行道,不要单单听道。

如今,75年之后,基督徒依然需要行道。

反犹主义日益增长且令人担忧;种族灭绝的行为每天都上演;超过2700万人口正在被奴役——包括劳工奴隶和性交易奴隶;成百上千万的婴孩被合法杀害,这样的情况一年又一年持续着;宗教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正在慢慢消失;世界上的各处,每天都有基督徒因着信仰基督而被折磨被杀害。

举目四望,我看到有能力并且应该为真理发声、为正义而战的基督徒,却用冷漠代替了行动。惧怕给做出改变的呼召蒙上了阴影。惧怕付出代价,惧怕成为笑柄,惧怕遭到逼迫,惧怕孤立无援。

我们怎能期望正义获胜,”苏菲曾这样问,“如果没有人愿意为了正义而牺牲自己?

在当代文化之下,顺应现状的压力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成为第一个站出来发声的人需要极大的勇气。但是只要有一人愿意做第一,往往也就够了。在兄妹两人的最后时刻,苏菲对父母说,我们所做的,必将掀起浪潮。我们的行为也可以有同样的果效。一个人发声,另一个人加入,涟漪聚成波浪,波浪掀起洪水。

汉斯和苏菲牺牲后,尽管明白环境比之前更险恶,白玫瑰组织的其他成员仍然散发了另一份传单。这份新的传单所到达区域之广、被阅读人数之多,是此前所有传单未曾达到的程度。传单上用粗体字写着:不管怎样,他们的精神永存!

愿朔尔兄妹的精神可以在我们这个世代继续发扬,正如苏菲所言:“起来!为了我们的信仰,即使需要独自站立。


译:孟劼;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75 Years Ago Today: The Incredible Story of Hans and Sophie Scholl

Sara Barratt(莎拉·巴拉特)是theRebelution.com网站的作者和编辑,她的事工关注于帮助青少年认识基督和抵挡文化所灌输的谎言。
标签
历史
正义
纳粹
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