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养临终病人的七个建议
2019-11-09
| Phil A. Newton

我在写如何牧养教会中晚期病人的文章,与此同时,我正接受着其实是不可治愈的非霍奇金氏淋巴瘤治疗。我逐渐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除非神超自然地干预,否则我的寿命可能比我以前预期的要短上几十年。

毫无疑问,我正在从一个崭新的角度看待绝症:它是一份从神而来的礼物,塑造我服侍临终病人的想法。

坦白说,不管是去家里还是医院里探望临终的病人,都会让人感觉不太舒服。我们可能会说错话,也会担心自己看见朋友身体严重衰弱时,会有过分悲伤的反应;又或者我们可能因怕无法回答家属的提问而感到焦虑。这些都是合理的恐惧,然而这些恐惧却不足以让我们不去服侍那些比以往任何时间都更需要福音的人群。

这一奉基督之名、倚靠圣灵帮助、软弱而出于怜悯的服侍有其独特之处足以消弥这种恐惧。主呼召长老们牧养祂的羊群,这显然包括了那些濒临死亡的弟兄姊妹。我们究竟该如何牧养那些罹患绝症的教会成员呢?

下面是牧养和关怀临终病人的七个建议。

第一,以你希望被牧养的方式牧养他们

当我和妻子走在我正接受治疗的安德森癌症中心长廊时,我评论说:“这里有这么多晚期病人。”她提醒我说:“我们全都是。”活到80或90岁或许看起来很长寿,但与永恒相比它只是一抹微尘。当我们尝试服侍那些可能比我们更接近死亡的人时,让我们记得,自己的生命也是有限的。设身处地,我们会希望怎样被牧养? 

你会想要一个有怜悯之心、尝试走进你所处极度痛苦中的人,而不是一个仅仅把你视为待处理清单中另一项任务的人。身患绝症的人需要的是一个对未来抱持现实态度的同伴,而不是一个不断重复着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好心人。是的,当我们再见主耶稣的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但却不是现在。让我们和这些受苦的圣徒,一起面对现实。

第二,以怜恤、眼神接触、温柔和触摸来牧养他们

绝症可以给病者带来几乎非人的感受。长期生活的方式突然改变了。现在,他们终日与静脉注射、哔哔作响的医疗机器,还有床边的监护仪为伴,失去行动力、验血员频密造访、医护人员来来往往、身体和精神渐渐衰残、呼吸短促、费力地做日常活动、食欲减退或消失、肾脏开始衰竭,乃至皮肤也变色。 

在这样的时刻,他们需要什么?

他们需要你的专注,触摸和善解人意。尽管四周可能是些不堪入目的东西和刺鼻的气味,但是在那里,你却要以爱和怜悯来服侍人。

多年前,我收到一个电话,说一名成员即将死亡。当我开车到达她家时,她正躺在医疗床上,接受临终关怀护理。当时的情景和气味足以让我觉得反胃,但神赐予我留下来的能力,让我服侍这位亲爱的女士和她的丈夫,直至她最后呼吸停止。我需要克服自己恶心的感觉,意识到如果在那丈夫最需要我在灵性和肉体上帮助他的时刻,我若只作短暂的逗留是何等地以自我为中心。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要做什么? 你需要有专注的眼神接触。说话和祈祷时,握着他们一只手。温柔地说话。寻找服侍的方法。把他们视为很快就会面见耶稣的受苦圣徒。

第三,以福音真理牧养他们

谈论基督总是恰当的。读福音书部分经文可以为疲惫的灵魂带来平安(例如约翰福音5、6、10、11章)。我们能从福音书中耶稣所显示的信实和充足,得着极大的安慰(提摩太后书1:8-12,提多书2:11-14)。

所以,要谈论基督做过的事情(约翰福音19章),默想祂大能的工作(希伯来书10章)、胜过死亡的能力(罗马书3章),还有从死里复活的胜利(哥林多前书15章)。

要谈论耶稣如何已经成就了所有事情,没有任何可再加添的内容(加拉太书2章);思想祂的信实将支撑我们直到最后(罗马书8章)。 如果福音没有安慰的能力,那么再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让人找到真实的安慰。要仰赖基督的充足帮助受苦的圣徒走过最后的几步,进入救主的怀抱中。

第四,引导他们着眼永恒,将希望放在基督身上

在此,我们需要将根基建立在每周对神话语的默想和教导中。圣经中有很多关乎永恒的记载,我们这一代人惯于考虑自己的生活方式远多于思索生命的短暂和永恒的荣耀。  

如果我们曾经读一段又一段帮助思考死亡和永恒的经文,那么我们与快要离世圣徒床边的对话,也会回到那些篇章上。我们读出那些经文、提供简短的分享,甚至可以分享一些这个弟兄或姐妹曾听过的讲道摘录,分享前面将有的喜乐,并帮助他们思想将亲眼看到基督荣耀的惊人现实。如果你自己对见到基督并与他一起度过永恒不感到兴奋的话,很显然你谈论永恒时也将毫不热切。 

第五,帮助他们确认自己得蒙救赎

当人的身体和心灵在面对死亡时变得软弱,当寿命缩短到只剩几天时,要预计仇敌会猛烈地攻击。撒但似乎永远不会放弃,它要让信徒失去基督里的喜乐,从中得着残忍的乐趣。所以要和临终的圣徒谈及神对于救赎的保证。和他一同愉快地阅读罗马书8章和约翰福音10章——纪格睿的新书《确信:发现恩典,释放罪咎,在救恩中得安息》(Assured: Discover Grace, Let Go of Guilt, and Rest in Your Salvation)是很有效的药方。

在单单倚靠基督这件事情上,温和地提问、解释,帮助他们看到耶稣是信实的,必要保守属祂的人直到永远,没有任何人事物可以让我们与祂的爱分离。  

第六,让他们因在神的手中而欢喜快乐

读启示录第5章一遍又一遍地帮助到我。在那里,约翰描绘耶稣在我们生命每个细节上都有着统管的权柄——包括我们的受苦和死亡。当约翰说羔羊前来,“从坐在宝座上那一位的右手中拿了书卷”时(启示录5:7),他是在向受苦的圣徒保证,他们不会白白地受苦。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为要显示神的良善和恩典。  

罗马书8:28-39详述了尽管环境黑暗,神仍在帮助我们的方式。认识祂对子民的爱,能让那些需要被提醒满有慈爱的主仍旧坐在宝座上的弟兄或姊妹得到安慰。 

第七,以充满经文的祷告、好的诗歌,还有得胜圣徒的故事牧养他们

祷告必须永远成为你服侍末期病患的一部分。让你的祷告反映你如何应用曾经研读过的经文。你要帮助这个正在艰难中的圣徒,想象到神对祂所应许的,是如何地信实。将他们包括在你的主日牧祷中,让全会众能在这个关键时刻加入代求。让他们知道,虽然他们会软弱,祷告会有困难,但肢体们正与他们一同祷告。他们的软弱有圣灵正在帮助(罗马书8:26-27)。

在床边唱出或读出诗歌,可以提供特别的安慰。 唱《主必保守我》、《我心灵,得安宁》、《坚固保障》、《怎能如此》、《十架大能》、《惟有基督》或其他美好的诗歌,和几个弟兄姊妹一同为病床上的那位弟兄或姊妹唱诗。  

你还可以借助约翰·班扬的《天路历程》去讲述如何跨进荣耀的永恒中。读一些清教徒从他们各自角度描绘荣耀永恒的文字。讲述亨利·马丁(Henry Martyn)、李爱锐(Eric Liddell)、戴维·布雷纳德(David Brainerd)、罗伯特·麦琴(Robert Murray M’Cheyne)、司布真或任何面对死亡的信徒曾有的故事。  

帮助他们跨越死亡

我和妻子曾探望一位隔天要面临重大心脏手术的,我们之中最年长的姊妹。当时我们并不知道第二天早上,就在手术当中她将要面对面看到她心爱的救主。那天我们谈到主耶稣,谈到祂的信实、摆在前头的永恒、在基督里有盼望的喜乐、天国的美丽,以及因认识耶稣而找到的、最深切的满足。 

她即将到达终点,我们那时却不知道。

然而,当时的对话、所讨论的经文,对近来讲道信息的思想和共同祷告都使她充满喜乐。几个小时后,她就更清晰地看到、更深刻地感受到、更欣喜地听到,比我们曾一起谈论和祷告过的更悦目和悦耳的景象和声音。

我们对临终病患的服事,延伸并充分地让人们了解和应用每周讲台上所讲论的。就让我们永不害怕待在面临死亡的人身边,以帮助他们跨越到生命的另一边。


译:Casper;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7 Ways to Shepherd the Terminally Ill

Phil A. Newton(费尔·牛顿)在浸信会东南神学院获得博士学位;1987年在田纳西州孟菲斯市建立了南林浸信会(South Woods Baptist Church),并担任主任牧师一职。他和他的妻子凯伦,有5个儿女以及6个孙辈。费尔著有一些书,包括:《训导教会:牧师和会众如何建立领袖》,与布莱恩·克罗夫特同著《举行以福音为中心的葬礼》,与马太·舒马克同著作《教会生活中的长老》,与以及与罗杰·杜克和德鲁·哈里斯合著的《为神冒险:约翰·班扬著作中的敬虔》。他还是东南神学院装备中心的客座教授。
标签
福音
苦难
生命
牧养
临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