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种牧师们可以用来肯定人们信仰、呼召及其职业的方式
2018-10-29
| Art Lindsley

福音派教会大多常常忽略了教导信仰、呼召与工作的联系,至少在美国是这样的。 我们往往聚焦在救恩,传福音或基本个人门训上( 如: 阅读圣经、祈祷、团契等),却不看重大多数人每周所从事的长达40、60或80小时的工作。

我在阅读威廉·迪尔(William Diehl)的著作《基督教与现实生活》(Christianity and Real Life,中文名暂译)的时候,这段文字一下子跳入眼帘:  

我是一家大型钢铁公司的销售经理。 在我近30年的职业生涯里,教会从来没有为我在工作上如何服事别人而花上一点时间。教会既没提供过训练,好让我能成为更好的平信徒传道人,也没问过我在做的工作上需要些什么样的支持。 教会从不问及我要面对的是什么类型的道德决择,也不理会我是否会尝试向同事表达自己的信仰,也从来没在哪次聚会中公开肯定过我在工作上的服事。 简而言之,我可以这样说,就是:我的教会对我是否和如何在工作中服事主压根儿没半点兴趣。  

几年前,当我第一次看到这段文字时,我没听说有哪间教会打算着手解决这个问题。 今天,这个问题仍然在很多城区里存在。 加布·里昂(Gabe Lyons)在接受TGC采访时,提及一件轶事:

安迪·克劳奇(Andy Crouch)说了一位波士顿女士的故事。她曾在教会里教了30年主日学, 除了主日学老师外,她还是清理整个波士顿海港的项目负责人——那海港曾是这个城市的梦魇。 但是,当教会第一次邀请她到会众面前讲话,却只是让她讲讲在主日学里任教的30年, 却只字未提她过去三十年所领导的那个庞大的项目和对整个城市的贡献。    

肯定人们在教会里忠心的事奉,这一定是正确的。 然而,问题在于绝大多数我们认可的都是类教会内的服事,却很少去认可那些在教会之外的、在职场上所作的忠心服事。 好在一些教会和机构,他们开始觉醒了,并透过公开的教导来回应这样的需要。除了直接教导以外,我们还可以有很多的方法,可以从旁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吉尔伯特·基思·切斯特顿 (G.K.Chesterton) 说:“ 教育可以是引导式的。” 直接说教容易忘记,自己感悟的更容易记住。 以下五件事就是牧师可以做的,在潜移默化之间向人传递出工作与职业重要性的事情:     

1.留心你的言语。

一位顶尖的基督教领袖形容他培训牧者们的工作,是在装备他们,来回应一个“更崇高的呼召”。只有当有人反对说: “我们不相信”时,他才含蓄地表达,作牧师的呼召,本质上不比医生,律师,政府官员,木匠,音乐老师等更伟大 。 虽然,这道理我们应该是都明白的,却还是很容易陷入这种阶级思维(教牧工作比其他工作更伟大)。  

2.为不同行业的人士祷告。

不单只为生病的人祷告,也要为医生,家庭主妇,企业管理人员,建筑工人等等祈祷,要让这成为教牧祷告的恒常部分,好让人们能以出色的工作表现荣耀上帝。    

3.会见职场人士。

举例说,会见三名律师,访问他们如何在工作中活出自己的信仰, 然后为他们和会众中的其他律师祈祷。 同样的方式,可以每月一次或定期地运用在不同的专业上。

4.差派会众在工作上服事主。

定期会见所有从事同一类行业的人士,让长老按手在他们身上祈祷,好像按立牧师或海外传教士那样。  

5.强调人们可以在工作中服事主。

在罗马书13:4里,保罗两次称作官的为“神的用人”。他们不仅只在传扬福音或教导圣经时,被称为神的用人,当他们在官场上回应神的呼召时也是如此。同样情况也适用在其他合适的职业上。我们要强调,在星期天我们聚集在一起,成为基督合一的身体;其他时间,我们仍是属乎基督的肢体,只是分散在各地工作,以说话和行为,为神作见证。

这些都只是一些给牧师们和教会的建议,好让他们能恒常且含蓄地传递讯息给会众,让会众明白教会看重信仰与工作之间的联系,也看重不同的呼召的果效。 如果更多的教会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对坚固在教会以外工作的会众,将会有长足的帮助。     


译:Casper 良月;校:Jimmy 钱亘

Art Lindsley(厄尔·林斯利)博士毕业于匹兹堡大学,是信仰、工作与经济研究所神学研究院的副主席,著有多本书籍。
标签
工作与职业
呼召
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