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中操练与神同在的五个习惯
2020-04-10
| Justin Whitmel Earley

编注:福音联盟的“荆棘与蒺藜”专栏旨在透过实用的建议,将智慧应用在信仰、工作和经济生活上。


问题

我想我已经养成了在早晨祷告的好习惯,但是当我去上班时常常感觉好像切换到了另一个世界。最后期限的焦虑、紧急邮件和期望的压力很容易让我失去控制。我不想忘记自己做这一切都是为了神,也是与祂同工。有没有什么习惯可以帮助我在整个工作日都能记得神、赞美神并爱神呢?

思考

我对父亲和叔叔躺在车库地上修摩托车的童年场景记忆犹新。我记得我是如何地渴望他们要我提供点什么帮助,这样就能和他们一同工作。最终,我父亲抬起头说,“嘿,你能把那把扳手递给我吗?”我以极大的自豪感跑到工具箱那儿,抓起扳手,然后跑着回去。

我一直都很珍惜那一刻,因为它提醒我,对合乎圣经的职业呼召而言,其核心不仅仅是要去做什么,而是要和谁一起做。

作为一名由宣教士转行的公司法务,我一直都被圣经中神的命令(创世记1:28)激励着去工作。然而,直到一场可怕的焦虑袭来,我才意识到,仅仅知道神呼召我从事我的工作是不够的,我还需要一些习惯来强化我记得自己受邀与祂同工。祂并没有差我去车库修理那辆摩托车,祂在车库的地板上,邀请我加入祂的工作。

以下是我在被科技驱动的办公室里忙碌时践行与神同在的五大习惯。

第一,中午跪下祷告

在工作时祷告对你的工作而言是很棒的事情。我建议跪着祷告,因为引起灵魂关注的最佳方式是引起身体关注。(如果你的办公地处于一个公共区域,停下来跪着不但无法帮助你,反而会令你更分心,可以尝试轻轻地将双手手掌向上翻开或任何标志性的动作,记录下你与你的主、你的工作伙伴耶稣基督交谈的这一刻。)

即便我完成了一套包括灵修在内的很好的清晨常规属灵操练之后去上班,不到两秒钟,一封邮件提醒我忘记了一个客户的一些事务,我的身份便被丢进了深渊。是的,我就是那么脆弱。很有可能,你也一样。这就叫做蒙赎的罪人——我们的两个身份在一场无休止的摔跤比赛中轮番占据上风。因此,摔跤垫经常就是我们工作的地方。

工作是一个充满身份认同的领域,错过了截止时间、召开了一个糟糕的会议或是发送了错误的电子邮件都会很快成为存在感危机。我足够好吗?我配得上我的报酬吗?如果有什么时候是需要祷告的,那就是这些时候。

午间停下来、跪下祷告是一天日常中的属灵战场,它可以帮助关闭灵魂自我怀疑和自我关注的二重唱,提醒自己我们是谁、我们属于谁。我们是王深爱的孩子。午间祷告可以帮助我们记得,我们工作不是为了证明我们是谁,我们工作是因为我们是谁。

我在自己有关建立习惯的作品《普遍规则》(The Common Rule)一书中详述了关于每日跪地祷告习惯的养成。我常常从读者那里收到的一个反馈是:这个习惯改变了他们的工作方式。试试设定两周的闹钟或提醒,直到它成为一种习惯。

第二,像你的敬拜一样避免分心

现代教会把我们这个注意力分散的时代理解为一个迫在眉睫的属灵威胁,这是重要的。我们不需要为此害怕,但我们需要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是什么。

当然,技术导致的分心是一种威胁,它影响我们达到优秀工作像是给主做的(歌罗西书3:23-24)这一目标。这威胁足以引起我们的重视,因为主命令我们要用一种使他人归荣耀给神的方式工作(马太福音5:16)。然而,你还必须明白,分心对于你工作的另一个核心目标也是一种威胁:透过你的工作去爱神和爱邻舍。

分心使我们无法在爱中工作,迫使我们带着麻木、漫不经心或烦扰工作。你的智能手机、Gmail邮箱、超链接和社交提醒不仅降低了你的工作效率,它们也降低了你持续关注的能力,让你的参与发生断裂。如果没有持续的关注和参与,你无法去完全爱一个人,那么为什么我们认为自己可以透过没有持续关注和参与的工作去爱神和爱邻舍呢?要看见换尿布、创建电子表格或推销产品如何与爱邻舍有关系已经够难了,何况我们在整个工作日因分心而麻痹,那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很多习惯都能有所帮助。我建议在工作的时候将你的手机放在另一个房间里,或者你需要用手机工作(就像我经常需要一样),果断将你的设置/通知调整成关闭,以保证手头工作优先和避免分心。每个人都需要根据自己工作的独特性调整这个习惯,但谁都不应该忽视它。这是在你工作中为进入与神同在而创造空间的重要途径之一。

第三,直视对方的眼睛

别担心,我不是建议你盯着每个同事看,直到他们对你的意图产生怀疑。但人类的眼睛是很重要的,真诚的眼神交流通常是提醒你自己,你所面对的这个人是个又真、又活的,是了解三位一体神形象的承载者的最快方式。

在每一次电话会议、群发邮件、业绩评估或销售宣传的另一端,是一个人,他有着比你能想象的更加令人感动、更复杂、更可怕或更美丽的故事。每个人都是某人的女儿、父亲、兄弟或爱人——不能以带有尊严和尊重的态度对待同事或客户,往往始于失败的想象力,从而导致他们被贬低得不如人。他们变成了你必须管理的一次点击、一个发送、一笔销售佣金、一个资源或一个苦力。

知道基督在工作中与我们同在意味着我们站在祂一边,透过祂的眼睛看我们的同事们。这样做可以从根本上改变职场文化、销售道德、人力资源的果效等等。眼神接触是一个小小的习惯,它能帮助你看到你遇见的每个人都是神形象的承载者,并能如此对待他们。

第四,运用话语的能力

话语是有能力的,甚至是神圣的能力。要记得,神用话语创造了这个世界,又藉着道成肉身拯救了它。

作为职业的一部分,你不必非要成为一名作家才能蒙召作言语的管家。好的会议都是建立在领导话语的愿景之上的;有意义的员工评估发生在一个经理认真掂量用词来帮助这员工之时。一封措辞严谨的邮件,可以成为消除办公室八卦和冲突的可靠依据。我们所有的工作都有机会使话语发生作用,耶稣的追随者更应当留意话语的能力,它可以带来生命,也可以夺去生命。

试想一下:在你工作的地方,我们所有人都是迷失和困惑的一群人,聚在一处努力要证明我们是有一定价值的。你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在应对这场属灵的争战,他们和你听到的话都是相同的:你毫无价值。你连这个都搞不定吗?很奇怪他们还把你留在这里。

有时候,你一句鼓励的话甚至温柔的批评,是以爱的行动向那仇敌宣战,他想要欺骗你单位里的每个人,让他们认为自己不可爱。

不论是与同事分享福音的好消息,还是在冷静下来以后放弃尖刻的批评,或仅仅在幻灯片上给出一个真诚的、不请自来的赞美,在工作中用你的语言建造伟大的东西。若要养成这个习惯,在你准备说话的重要时刻,试着有意放慢呼吸,提醒自己即将运用强大的能力。

第五,让安息日调节你工作的步调

疯狂而又急促的追逐截止日期,这样的生活节奏根本不符合神的命令——“你们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诗篇46:10)。提示:我是一名公司法务,我的客户想要他们的案子昨天就结束,或者他们被起诉了,想要我即刻回应。我非常熟悉那种昼夜不停的工作,但即使是心脏外科医生也不总是能随叫随到的。

那些把自己的公司构建成每一个决定都必须经过他们的企业家、那个绝不会雇佣保姆的全职家长,或那个永远不会关闭手机的律师,他们都有一个属灵的通病:他们表现得好像如果他们不工作这个世界就会停止转动一样。

只有一个人能支撑所有事情,他的名字叫耶稣。因为他已经完成了工作,我们其余的人都可以休息。这是我们救恩的基本原则:我们得救不是因为我们所做的,而是因为耶稣为我们所成就的。他的死和复活之工意味着我们可以在他替我们完成的事上安息。

我们的救恩会影响一切,包括我们的工作。因为它适用于工作,我们就不需要昼夜不停地做事,周末也不休息,好像我们能支撑整个世界一般。相反,我们应该通过每周的安息日强化我们不是最高的这一事实。遵循安息日的习惯把焦点放在神是谁,而非我们是谁。它提醒我们工作是属于他的,不是我们的,我们可以从一个有规律的休息中加入他的工作,而不是在持续的耗竭中加入。

操练神的同在

上个月我做了一个新书架,过程中我让5岁的儿子,阿舍(Asher)来扣动电动螺丝刀把每个螺丝上紧。你应该看看他的脸,我想那是他一年中最棒的时光了(尽管比我独自完成多花了四倍的时间!)。然而,我邀请他和我一起工作不是因为我需要帮助,我邀请他帮忙是因为我爱他。

同样,我们都有一个基本的渴望,那就是可以与比我们强大的人一起工作,且他足够爱我们,邀请我们参与。工作的美妙之处在于,神与我们同在。这几个习惯都不能改变那个事实,它们只是几种依靠神慷慨、恩慈地赐下的这一事实的方法——他在你的工作中与你同在。


译:Jeff,刘晴;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5 Habits to Practice the Presence of God at Work

Justin Whitmel Earley(贾斯汀·惠特梅尔·厄利)是美国弗吉尼亚州里士满的一名商业律师。他和妻子劳伦有四个儿子:惠特、亚设、库尔特和谢普。他有一本关于习惯的书(The Common Rule: habits of Purpose for an Age of Distraction)将于2019年2月由InterVarsity Press出版。
标签
呼召
工作
习惯
荆棘与蒺藜
纪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