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个给进化论带来挑战的科学领域
2020-10-08
| Justin Taylor

发现研究所(The Discovery Institute)总结了五个给达尔文主义化学和生物进化理论带来严重挑战的科学领域:

  1. 遗传学:突变更多地是在造成破坏,而不是在建立生物复杂性。
  2. 生命化学:无指导和随机的过程无法建立细胞的生物复杂性。
  3. 古生物学:缺乏中间/过渡物种的化石记录。
  4. 分类学。生物学家一直未能构建达尔文的“生命进化树”。
  5. 化学:生命的化学起源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一、遗传学

突变更多地是在造成破坏,而不是在建立生物复杂性

达尔文主义进化论依赖于随机突变,一个没有目标的、盲目的、无指导的自然主导了这一突变的选择过程。

但是,这种随机的、无指导的自然过程往往带来的是对生物体的伤害,而不是改善生物体或建立复杂性。

正如美国国家科学院生物学家林恩·马古利斯(Lynn Margulis)所说:“新的突变不会创造新的物种,而是创造出受损的后代。”

同样,法国科学院前任院长皮埃尔·保罗·格拉斯(Pierre-Paul Grasse)也认为,“突变的‘建设性能力’非常有限”,因为“无论突变的数量有多大,都不会产生任何形式的进化。”

二、生物化学

无指导和随机的过程无法建立细胞的生物复杂性

我们的细胞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复杂性,它们就像使用最先进机械技术的微型工厂一样,而且人类生产任何东西的复杂性和效率与之相比都相形见绌。

我们的细胞使用微型电路、马达、反馈回路、编码语言,甚至错误检查机制解码和修复我们的DNA。

而达尔文的进化论难以解释这种集成复杂性。

正如生物化学家富兰克林·哈罗德(Franklin Harold)所承认的那样:“目前对于任何生化或细胞系统进化而言,达尔文主义都无法给出详细描述,只有各种一厢情愿的猜测。”

三、古生物学

缺乏中间/过渡物种的化石记录

总的来说,化石记录所展现的模式是新生物形态突然爆发,而达尔文主义者所认定的进化过渡物种往往是例外而不是常态。

许多古生物学家已经认识到这一点,比如恩斯特·迈尔(Ernst Mayr)在2000年就解释说:“新物种通常会突然出现在化石记录中,与它们的祖先之间没有一系列中间物种。”

同样,一本动物学教科书指出,“许多物种在数百万年内几乎没有变化,然后突然消失,被一种完全不同但相关的形式所取代。此外,大多数主要的动物群体在化石记录中出现得很突然,完全成型,而且还没有发现任何化石能够构建一种从母群体而来的过渡。”

四、分类学

生物学家一直未能构建达尔文的“生命进化树”

生物学家希望DNA证据能揭示出一棵宏伟的“生命进化树”,借此所有的生物都有明确的进化关系可以呈现出来。

然而,到目前为止他们都未能成功。

事实上,如果一个生命进化树是基于某一个基因或生物特征构建以描述生物间所谓祖先关系的,那么它必然会和基于另一个基因或生物特征所构建的生命进化树冲突。正如《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杂志所说:“不同的基因讲述了矛盾的进化故事。”

著名微生物学家卡尔·沃斯(Carl Woese)解释说,这种“系统发育”冲突在所有的生命进化树上都随处可见,从它的根部到各种类群内部和之间的主要分支,再到主要类群本身的构成。”

这意味着共同血统的崩溃,即所有生物都有一个共同祖先的假说并不成立。

五,化学

生命的化学起源仍是一个未解之谜

生命起源之谜仍然未能得到解释,因此现有的化学进化论都面临着重大问题。

化学进化论的基本缺陷包括:它无法解释在早期地球的恶劣环境上如何产生“原始汤”,也无法解释生命所需的信息究竟如何通过盲目的化学反应产生。

正如进化生物学家马西莫·匹格里奇(Massimo Pigliucci)所承认的那样:“我们真的不知道生命是如何通过自然的方式在地球上起源的。”


如果想要阅读更多为设计论辩护并展示达尔文主义所面对科学挑战的书籍,请参阅斯蒂芬·迈耶(Stephen Meyer)的《细胞中的签名:DNA和智慧设计的证据》(Signature in the Cell: DNA and the Evidence for Intelligent Design,2009年出版)和《达尔文的怀疑:动物生命起源大爆炸和智慧设计理论》(Darwin’s Doubt: The Explosive Origin of Animal Life and the Case for Intelligent Design,2013年出版)这两本书。

智慧设计论最好的入门书籍是道格拉斯·阿克斯的《不可否认:生物学如何证实我们的直觉》(Undeniable: How Biology Confirms Our Intuition that Life Is Designed,2016年出版)。

关于包括与圣经材料和一系列其他互动问题的介绍,见肯尼斯·季斯利(Kenneth Keathley)与马克·卢克(Mark Rooker)合著的《关于创造和进化的40个问题》(40 Questions About Creation and Evolution,2014)一书。


译:DeepL;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作者博客:5 Areas of Science that Pose Problems for Evolution

Justin Taylor(贾斯汀·泰勒)是十架之路出版社(Crossway)的高级副总裁,曾出版过多本书籍,同时他也是“两界之间”(Between Two Worlds)与“福音派历史学”(Evangelical History)这两个博客的主人。
标签
科学
达尔文主义
进化论
生物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