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种对情欲犯罪的错误处理会扼杀你的婚姻
2019-11-08
| Jaclyn S. Parrish

我的先生山姆第一次接触色情网站是在小学的时候,午餐时周围的同学说了一些他不太了解的词汇。当他看到对面的大孩子们色迷迷地对望窃笑时,他就知道他不能去问自己的父母这些词汇是什么意思。

所以,等到房屋空无一人时,他坐在家里新买的苹果计算机前。那时他才十几岁,他在谷歌上输入了人生第一个搜索关键字。

自从那个下午开始,色情及同性吸引就开始成为他一生的挣扎。如果我们在下面四个方面没有好好应对,色情文化就会扼杀我们的婚姻。

第一,忽视情欲的罪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美国有将近五分之一的女性是某种形式的强奸犯罪受害者;根据巴纳民调的数据,41%的年轻基督徒男性常常观看色情讯息,而这一比例在非基督徒男性青少年中则难以置信地达到72%。从统计学的角度而言,情欲犯罪百分之一百地在你身边:你自己、你的家庭、你的婚姻,或者你的教会。

现在,婚姻出轨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利未记18章已经给了我们足够的警告,让我们知道情欲上的犯罪是一个极其可怕、需要逃离的罪恶。保罗向哥林多人提出一个重要的要求就是“逃离情欲的事”(林前6:18),因为他知道他们所在的文化,如同我们所在的一样,竭尽全力地网罗神的百姓。虽然“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林前10:13),然而可悲的是无论是在古代以色列人当中还是在初代教会,神的百姓常常忽视了情欲的罪会带给我们的危险。

情欲的罪是可怕的传染病,但却不是不治之症。持续忽视和不对付这样的罪才是危险和致命的。配偶需要知道我们做了什么和遭遇了什么,教会的设立更是为情欲的罪带来恩典之光,并且能够在共同体中一同来对付这样的罪。

第二,低估非情欲的罪

在我们的婚礼那天,我觉得自己好像亲吻了两个男孩的综合体。我觉得自己是一个等候婚姻的好基督徒、好女孩,但是我新婚丈夫居然是个挣扎于色情网站和同性吸引的人。然而,我一点也没有比他更好。

如果没有基督,我早死在自己的过犯罪恶之中(弗2:1),我是完全败坏的(诗14:3)且在神面前毫无价值(罗3:12)。在神圣的上帝面前,我的义行不过是污秽的外袍(赛64:6)。我就像我的丈夫深陷罪中的时刻一样,是一个有罪的人。

为挽救我们的婚姻,我先生必须每日决心拒绝自身肉体的欲望;然而,我也是如此,我和他一样无法解开婚姻中罪的纠缠。我不能因为自己从未与他一般深陷色情的罪恶中就轻视他,如果我这样做的话,罪就会榨干我们的人生,并从我们的婚姻当中夺去喜乐,正如淫乱造成的后果一样。

第三,视基督救赎为廉价

我愿意嫁给山姆背后有很多原因:他很慷慨、果敢、圣洁、温柔,而且我爱他。然而,那些理由并没有驱散我对他有可能背叛我这一担忧的恐惧。我信任我丈夫的唯一理由是出于对基督的确信。

如果我们很快认为我丈夫这样的人是不得救的,或者不值得与之建立团契关系时,我们等于向受苦、被唾弃、受鞭打的基督之面吐唾沫,然后说:“不,对不起,你付出的代价不够!”而且,倘若基督的牺牲也不能救赎情色成瘾及被同性吸引的人,那么基督的牺牲也不能拯救我们,我们的信心也是枉然的;而我们只在今生有指望,就比众人更可怜了。(林前15:12-19)

是的,这是绝对的真实,“不论是淫乱的、奸淫的、作娈童的……都不能承受上帝的国”(林前6:9-10)。但是让我们不要忘记了,“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但如今你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并借着我们上帝的名灵,已经洗净、成圣称义了。”(林前6:11)

第四,神要我们完全

是的,我知道嫁给山姆有风险。他可能继续陷入网络色情的罪中,他可能欺骗我,他也可能离我和耶稣而远去。然而,即使他这么做,上帝仍旧良善、上帝仍旧掌权,并且上帝仍旧信实。

这不是难以置信的信仰——这就是每一个基督徒蒙召而要拥有的信心。我们所有的人活在许多危难的濒临边缘:癌症确诊、丧子之痛、无预警的意外、火灾、泥石流。而我们站在许多如云彩般的见证人面前,那些人已经目视着所有比这些更糟的环境,然后凭信心说道:“他必杀我,我却仍有指望。”(约伯记13:15)“即或不然,你当知道我们决不事奉你的神,也不敬拜你所立的金像。”(但以理书第3章)

我最终的信心并不是放在我的丈夫会如何上面,如果我将此作为人生终极信念,那可能同时压垮他以及我们的婚姻。上帝是否良善不取决于我们的婚姻是否仍然可以维持,相反,我们的婚姻尚存却是因为祂的美善。


译:Deborah Lwo;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4 Ways Sexual Sin Can Kill Your Marriage

Jaclyn S. Parrish(杰克琳·帕瑞石) 是美西南浸信会神学院数据传媒事工的副总监。
标签
婚姻
技术
情欲
色情
性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