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种让青少年牧师长期待在青少事工的方法
2019-10-07
| Syler Thomas

在我整个事奉生涯中,在单单一间教会担任青少年牧师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祝福之一。

我开始时带领的学生们现在已经快40了。我为他们施洗、主持他们的婚礼,也看着他们抚养自己的孩子。 我自己的孩子(以前是他们照看的)现在在帮忙照看他们的孩子。他们当中有一些则担任着青少年事工的义工。

我觉得神在我的生命里回应了诗人的祷告:“神啊,我到年老发白的时候,求祢不要离弃我!等我将祢的能力指示下代,将祢的大能指示后世的人。”(诗篇71:18)我距离能够牧养我前学生们的孩子们才几年而已。这是我永远不会预料到的,这就是我想要的服事。

我似乎是一个例外。

不是我的计划

青少年牧师的高离职率是一个真实普遍的现象,旋转门继续在我周围的教堂旋转着。当人们发现我在同样一个地方担任青少年牧师已有那么长的时间时,他们就像看到不明飞行物一样。但我从来没有打算在一个地方待这么久。实际上,我从未打算当青少年牧师。

我不小心爱上了青少年事工。我当时刚从神学院毕业,需要一份工作,而附近的一间教会正需要个牧师来做青少年事工。我当时想,好吧,让我先做一年,直到有其他机会随之而来。

那是大约21年前。

我在这里待那么久,不能为此沾沾自喜。实际上,我尝试离开过几次,但我以为在其他地方所敞开的那些门都被关上了。尽管如此,许多关键因素促成了我意外地在青少年事工逗留那么久。

逗留的秘密

我会逗留那么久,有四个因素。若你在读这篇文章,身为教会领袖——不管是领薪或志愿的——要当心。若你能在这些地方帮助你的青少年牧师,他服事更久的机率会越高。我的教会做对了四件事。

第一,我的教会让我看到我选择的是一份职业,而不是一个垫脚石。

我的朋友乔恩·库姆斯(Jon Coombs)写了一篇很棒的文章,启发了我写这篇文章。 他的信息是:青少年事工不仅是不是垫脚石,而是一个可行的终生事工。 就像没有人问高中英语老师何时开始教大学生一样,我们需要停止问青少年牧师他们何时会离开青少年事工。

他们可能会也可能不会,但这是一种真实的职业,而不仅仅是成为“大人的牧师”训练场。

第二,我的教会帮助我抵抗疲惫

在我的经验里,青少年事工不长久是因为他们的步伐不可持续。大多数的新员工是年轻、充满活力,一手持着红牛(Red Bull),准备战胜世界。

你要我在星期天早上教初中生、晚上教高中生,周间带领查经小组,在学生参加课余活动时去探望他们,参加员工会议,招收领袖,主办初中生与高中生毕业后的活动、务虚会及夏令营,还有高中生的宣教之旅,自己也要参加小组活动?那你就知道这有多难了!

难怪他们只能持续十八个月。青少年事工需被视为马拉松,而不是短跑——但教会常喜欢聘请“短跑运动员”。他们跑一两英里看起来很棒。但他们若以同样的方式长途奔跑,别说二十六英里,连四英里也跑不完。

在理想的情况下,较年轻的青少年牧师生活中会有一个叶忒罗型的人(出埃及记18:17–23)——可以帮助他们委派,帮助他们学会拒绝做一些会让自己精疲力竭的事情,也在任何情况下会掩护他们。 青少年牧师必须受到挑战来培养能与他们分担事工负担的领袖,而不是自己全力以赴。疲惫是实际的问题,必须正面解决。

第三,教会给我足够的薪水

我认识一些青少年牧师很乐意留在青少年事工,但当他们的家庭逐渐变大,他们根本负担不起。一个简单的经验法则是去调查一名教师的薪水多少,然后尽全力地尽快匹配一样的薪水给你的青少年牧师。之后,再尽全力帮你的青少年牧师购买(而不是租)一间屋子——这会帮助他融入社区。

我开始做青少年事工后的第四年,来到了十字路口——是时候决定该扎根或去找别的机会。当时有一群家庭代表教会凑了一笔钱帮我们支付买屋子的首付。十七年后,我们还住在这间屋子。那对我们来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支持,而所扎的根随着时间只有更加坚固。

第四,我的教会找到让我在青少年事工外运用我的恩赐的机会

有些青少年牧师满足于把所有时间花费在青少年事工上。其他青少年牧师,尤其是当他们年纪逐渐大了,开始看看周围,想知道是否能把自己的恩赐与经验用于其他的事工。这并不总是选项之一,但在有可能的情况下,尽可能给你的青少年牧师锻炼和发展他们恩赐的机会。

祂的计划更好

我希望我能称这生命是我为自己所策划的。事实并非如此。但这是个好的生活。

众教会,要竭尽所能为你的青少年牧者让这些变成可能。你不会后悔的。


译:沈昀熹;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4 Ways to Keep Your Youth Pastor for the Long Haul

Syler Thomas(西勒·托马斯)生为德克萨斯人,自1998年担任了伊利诺伊州莱克福里斯特(Lake Forest,IL)基督教会学生事工的牧师。他为 《青少年工人杂志》(Youthworker Journal)写专栏,在 《领导力杂志》(Leadership Journal)和《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 发表过文章,也与人合著了三本书。他和妻子海蒂(Heidi)有四个孩子。
标签
教会
牧师
薪资
青少年事工
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