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感到受伤时可以说的四句话
2019-11-12
| Paul Maxwell

易受伤害从来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问题,从来都不是。在每种关系中,我们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空间做出内心的谈判:他们应该靠近吗?应该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吗?福音是否为每种伤害规定了一定的距离、一定的成长或医治的速度?发生冲突后,你是否曾经说过(或有人曾对你说过):

  • “因基督的名,我们必须和解。”
  • “不要分裂,让我们把它放下。”
  • “基督的合一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 “不要太戏剧化。耶稣似乎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着只有他和你在一处的时候,指出他的错来。他若听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马太福音18:15)。”

你是否感觉到了这些话语背后的张力?黑、白与灰色的冲突,清晰针对模糊。如果你并没有感觉到张力,也许在下列情况下会更加突出。以下所有情况是否都需要和解,还是需要永久的隔绝?假设这些案例中每个人都是基督徒:

  • 一个童年时遭受过性虐待的成年人,和当时的施虐者。
  • 一个妻子,和向她施暴的丈夫。
  • 一个名誉受损的女孩,和散布她故事的朋友们。
  • 一个破产的商人,和骗了他钱的合伙人。
  • 一个失败的朋友,和只要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建议就会大喊大叫的好友。

对这每一种情况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下意识反应,这证明了和解所涉及的复杂性。我们每个人都会诉诸于不同的智慧原则(不同的价值观,不同的德行)来决定在每种情况下应该和不应该做什么。我们每个人都在某一种情况比在另一种情况更容易深陷其中。我们每个人都面临某些问题,这些问题源于我们自己关于伤害的个人故事——要么被饶恕并被隔离,要么给予饶恕并再次受到伤害。

当你受到伤害时,对于和解你可以说这四句话。说这些话可能会使你看得更清楚。

第一,“我还没准备好。”

修复关系会适得其反吗?你准备好了吗?你会不会因为尝试和解而遭受更多的内部负面影响,以至于后悔并憎恨此人?换句话说,在这个时间点想要和解是否注定会失败?

有时,曾经遭受严重伤害的人会采取一种饶恕所有人或一个也不饶恕的方式,两种方式都是为了寻求安全的亲密关系而进行的拼命尝试。即使你没有受到非常严重的伤害,也可以花一些时间在被伤害的关系中进行排毒(实际上,这是明智的)。施害者是否强求和解? “热心而无见识,实为不善;脚步急快的,易入歧途。”(箴言19:2)。如果造成伤害的人强求和解,那么他们很可能并不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人有见识就不轻易发怒”(箴言19:11)。就你这边而言,需要确保和解所需要花费的时间是可行且是可持续的。

第二,“你还没准备好。”

和解是否会强化施害者的伤害模式?和解的决定是否会使你重新陷入伤害和背叛的循环中?在2011年的电影《勇士》(Warrior)中,MMA综合格斗格斗选手布兰登(Joel Edgerton饰)遇到了已与他疏远的父亲帕迪(Nick Nolte饰)。帕迪曾是个疏忽大意的酒鬼,而布兰登在长大后已经是一个充满爱心的丈夫和父亲了。帕迪想成为布兰登家庭的一份子,而他现在已经戒酒了,他恳求道:“你是我的儿子,布兰登……我只是想问你,是否可以在你心里找到一点空间来原谅我。”布兰登讽刺说,“是吗?好吧,我原谅你……但我不信任你,”就这样默默地宣布中止他们的关系。帕迪当然崩溃了。

布兰登所做的不可仿效但也不是残忍的。这只是这样一个合情合理的选择。“愚妄人嘲笑赎愆祭;但正直人蒙悦纳。”(箴言14:9)。愚妄人嘲笑,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使他们的朋友处于危险的境地:“不要到愚昧人面前,……愚昧人的愚昧却是自欺。”(箴言14:7-8)。他们是否已经显明了一种模式,证明他们不会再伤害你?“不要与他们走同一道路,禁止你的脚走他们的路径。”(箴言1:15)。“对不起”可能足以换取饶恕,但这不能赢得信任,当然也不能赢得亲密感,也本不应如此。

第三,“我需要建议。”

教会共同体(无论是涉及其中还是没有涉及的)可以说些什么?“不先商议,所谋无效;谋士众多,所谋得成。”(箴言15:22)。为什么这话是对的呢?因为你有盲点——当你受到伤害时,你的情绪尤其会使你被蒙蔽。了解你所在的教会、了解其他相关的人所说的智慧话,因为他们知道所涉及的问题,包括你的倾向、故事、欲望和模式。

而且,获得不止一个属灵社群的建议很重要。如果你只问那些有一定倾向或偏见的人,那么你最好谁也不要问。你只是使自己的盲点得到了缓解,就像所罗门的儿子罗波安一样,他“不用老年人给他出的主意,就和那些与他一同长大,在他面前侍立的少年人商议”(列王纪上12:8)。需要去获得多样化的建议——了解的和不了解的、参与的和客观的、年轻的和年老的、训练有素的和未经训练的。要去问“这是否明智?”。如果有人说“这是你的决定”,则回答:“我知道这是我的决定。这就是为什么我需要建议。如果这不是我的决定,那么我将不需要建议,其他人会需要。”当建议被采纳时,即使它与你的愿望相对立,也要让这个建议影响你的决定。

第四,“我需要帮助。”

你究竟能做什么,你又做不了什么?记住我们是如何开始的:易受伤害从来不是非黑即白的。和解的情况也同样如此。而且,和解的条件也不是非黑即白的。你和解了并不意味着你必须回到原来的亲密关系中去。重建信任、重拾旧的(好)习惯以及重建在冲突中失去的亲密关系可能需要一些时间。

也许你需要和解,也许不需要。也许你需要去做必要的事来“得了你的弟兄”(马太福音18:15)。也许你需要努力维护你的关系草坪的边界,以免你成为“破坏者的兄弟”(箴言18:9)。无论怎样,你需要做好决定,邀请支持你的社区来实施你所做的决定。你不能自行和解,这不是问题。你可能需要帮助、消除疑虑、一个安全的处理场所,以及关于如何开始和解的祷告。你可能还需要每一步的辅导,以帮助你重新进入可能使你感到有威胁或被冒犯的关系中去。有时,隔绝比易受伤害更危险。教会共同体可以成为处理这些事情的最佳场所。

甚至是使徒保罗也曾给出这样的建议:“铜匠亚历山大多多地害我……你也要防备他”(提摩太后书4:14-15)。保罗在整封信中提到福音的荣耀“不是按我们的行为”(提摩太后书1:9)之后说这句话的,实际上他等于在说:“顺便说一句,不要相信这个人。”理想的基督徒社区是具有聆听和提供建议的能力的,既能起到保护的作用又有医治的功效。这两样我们都很少可以靠着自己去做。

你不是神

和解是困难的,因为人只能给出少量的建议——就像银行发的棒棒糖一样,而我们又想捍卫自己的骄傲、自己的安全。和解很困难,还因为教导我们被神饶恕、与神和解的福音有时会让我们感到有力量,而在其他时候却只是像一个遥远而困难的榜样。但重要的是在你和解时要记住,虽然福音确实赋予你作出一些关系性的惊人壮举的能力,但你不是神。这些都是很人性的话——这并不是罪,只是因为我们的有限。

无论人们给你什么建议,请务必记住,与某人和解时在福音的智慧范围里可以说,“我还没准备好”,“你还没准备好”,“我需要建议”以及“我需要帮忙。”


译:Jeff;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4 Things It’s Okay to Say When You’re Hurt。

Paul Maxwell(保罗·麦克斯韦尔)博士毕业于三一福音神学院,是一名营销策略师、作家和摄像师。他的个人网站是paulcmaxwell.com。
标签
成长
关系
智慧
沟通
辅导
冲突
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