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把罪说成“混乱”的三个危险
2021-03-18
—— Jonathan J. Routley

美国基督教界最近有一种倾向,就是把基督徒的属灵生命说成是“混乱”(messy)的。

这一观点认为,我们都是有罪的、破碎的人,即便我们已经蒙了救赎、与神和好,我们依然会犯一些错误,以至于影响了我们自己和他人的生活。这混乱无处不在、持续不断,并且不可避免。因此,要在基督再来之前根除所有的罪是没有希望的,所以我们最多能做的就是拥抱混乱,彼此鼓励继续向前穿越泥潭。基督徒的生活就是一团糟,里面还参杂着一些难以逾越的大山。

这一论述无疑常常带着可敬的动机。我们这样说的时候可能想表达谦卑,可能想与在挣扎中的弟兄姊妹或初信的基督徒合一并且给予他们支持——这些都是我们应当做的。但把成圣的过程仅仅描述为“混乱”有些不够。当然信徒会有罪、痛苦、失败和来回挣扎。我一直与那些或更多的事情较力,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成圣过程的确是混乱的,我自己也会认同这一感觉。

然而我也相信,耶稣被钉十字架的目的不是为了让我们过一个比较混乱的基督徒生活。他的意思并不是要我们从一个危机转进下一个危机,在将来领受荣耀冠冕前注定会失败、失望和抑郁。福音带来更多的是在喜乐中得更新,而非在混乱中无所谓。

如果我们不留意防备这种倾向,一个认为成圣就是混乱的基督教信仰在至少三个方面,不会合乎圣经地、公正地理解基督生活。

第一,这会令罪成为常态

“混乱神学”其中最大的一个危险是它在基督的百姓中营造了一种神允许我们犯罪的感觉。如果我所犯的罪不过是我混乱生活的自然流露,我们就不用对付这些罪,甚至把这些罪看作是再所难免的。如果我们不小心提防,“基督徒生活中会有混乱”这句话听起来会像是“我会犯罪,你也会犯罪,我们都会犯罪。”

当然,我们的确会犯罪,但我们应该满足于犯罪吗?

我们必须对付罪。罪不能常态化,更不能被忽视,我们不能与罪和平共处。罪必须被对付并被治死。马太福音5:27-30中,耶稣说罪很可怕,为了根除罪我们必须有挖出眼睛或砍掉四肢的意愿。

使徒保罗在他的书信中没有要我们容忍罪或者在偶尔犯罪与偶尔得胜之间寻找一个“健康”的平衡。他坚持教导说要靠着圣灵的大能战胜罪,“你们若顺从肉体活着必要死,若靠着圣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必要活着。”(罗8:13)

按着肉体生活是必死的,而靠圣灵的生活就意味着不断治死罪。按照清教徒约翰·欧文的经典名言,“治死罪,否则罪会杀死你。”

第二,这会让争战变得没必要

认定了基督徒的生活必然“混乱”,这样的心态无意识地使罪变成生活常态,最终会使基督徒的日常争战变得没有必要。这种心态会太快接受失败,而不会致力于靠着神的恩典胜过失败。西方教会已经有满足于他们有一点基督徒生活的特征就够了。我们不能再容忍更多的罪了,这会让我们在属灵争战上变得懒惰。

保罗在谈及作门徒时,说过门徒的生活既是挣扎又是争战。我们应该穿戴神赐的全副军装,披上基督属性的属灵军装与“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弗6:12)。在他生命的最后关头,保罗仍然鼓励提摩太不要停止他的属灵争战:“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提后2:3)

基督徒不能勉强接受属灵停滞,而应该每天追求靠着恩典朝着圣洁这条道路前进。我们其实是圣徒,我们的罪和破碎不再定义我们,也不能对我们有最终的话语权。

第三,这使十字架的能力削弱

或许认为基督徒生活不过是混乱而已这一想法最危险之处是对十字架充分性的威胁。耶稣为每一位信徒过去、现在和将来所犯下的每一个罪还清了罪债。他牺牲的目的是为了把我们从罪中释放以至于我们可以服事他。保罗在罗马书6:22如此说,“但现今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作了神的奴仆,就有成圣的果子,那结局就是永生。

但“混乱神学”默许基督徒对罪存有无所谓的心态,对争战存失败主义者的态度,也就等于在说十字架实际上不能真正释放我们。我们仍然是罪的奴仆——也许在地位上不算真正的奴仆,但就实际生活而言是。这种旨在“混乱”的生活方式消弱了耶稣牺牲的死之大能,从而不能使信徒每日抵制这个世界、肉体和魔鬼。

耶稣死在十字架上,因此得着了我们的生命,他的目的不是让我们过一个平庸、半心半意的生活。他战胜罪和死亡,在他逐渐更新改变我们成为他样式的过程中,我们的生命应该见证这种胜利。他为我们承担了罪的刑罚,败坏了在我们里面罪的能力(罗6:12-14)。我们还没有归家,但在归家的路上。

贫民窟的泥团

一个“混乱神学”的基督教使罪常态化,使争战变得不必要,还削弱了十字架更新改变的大能。C. S. 路易斯在《荣耀之重》(The Weight of Glory)里这样写道:

当上帝将无限的快乐赏赐给我们的时候,我们却满不在乎地沉溺在吃喝、性爱和个人野心的追逐当中,像一个无知的孩子,只满足于看得见的享受,却没有看见那更美的福份已经赏赐给我们了。我们实在太容易满足了。

拥抱一个“混乱神学”的基督教达不到神对基督徒生活的期待。是的,我们是混乱的、破碎的人,寄居在这个破碎堕落的世界。但我们蒙呼召不是因为过于喜欢看到自己属灵失败,而在群体中庆祝破碎。我们蒙召是要在圣约群体中透过复活升天的基督超自然的大能,勇敢地对抗罪和恶。

当上帝让我们在海边度假时,让我们不要勉强接受泥团。


译:Margaret;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3 Dangers of (Merely) Messy Christianity

Jonathan J. Routley(约拿单·劳特利)神学硕士毕业于西部神学院,现在在哥伦比亚国际大学攻读博士,同时在爱荷华州杜布克易莫斯圣经学院(Emmaus Bible College)教书。
标签
争战
十字架
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