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教会中有不同政见时促进合一的十六种方法
2018-10-19
| Jonathan Leeman

有一位牧师来信这样说:

我们教会的成员们在大选开始之后变得越来越彼此缺乏信任,甚至互相抱有敌意。这种现象在网上表现得尤其明显。作为一个牧师,我的责任是什么?如果我们在教会里都不能彼此尊重,怎能指望福音为这种两极化的世界提供出路?

 

亲爱的朋友,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相信大部分牧师和基督徒都相信福音足够有能力弥合人与人之间的裂痕并且带来合一。我们很容易喊出这样的口号:“我们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共同致力于福音!”但是带着不同的政见在同一个团体中生活在一起却不是那么容易,这就好像你舀了一勺里头有碎石子的布丁,看起来很好看也很好吃,但是放到嘴巴里的时候会崩了你的牙。

所以我不想让你盲目乐观,在政见不同的群体中保护福音所带来的合一是不容易的,甚至是困难的。

这种困难是因为政治在本质上是为了促进社会公义,而福音又要求我们关心社会公义。所以如果一个成员的良知告诉他某个政党、某个候选人、某个抗议活动,或者某个竞选口号代表着不正义,而另一个成员的良知则认为该政党/候选人/抗议活动/口号代表的是正义,那么要让任何一方让步都会极其困难。

这种困难也是因为政治参与总是涉及选边站队,而你选的那一边并不总是对的和一致的。每一个政治党派、候选人、抗议活动或者竞选口号其实都代表的是对一个复杂议题的综合回应,这一综合回应中可能既包括三个圣经所主张的观点,也包括三个圣经所遣责的观点。如果没有其他候选人、党派、抗议活动或者口号支持那些圣经所主张的观点,基督徒是不是能够仅仅为这这一部分合乎圣经的观点而支持这一综合回应?

而且,随着我们的文化越来越期待政府解决所有的问题和成为社会的救主,在不同的政见中保持合一会越来越难,文化战争也会愈演愈烈。

我们的教会在国会山附近,我们当然也感觉到这种政治上的张力。在我们教会,牧师和长老们透过以下十六个方法来帮助促进教会的合一。

第一,释经式的讲道

如果你总是用主题式的讲道教导会众,请允许我大胆地说他们其实是被你的个人主张、个人意识形态所塑造。在这种情况下,你如果突然在讲台上讲一两个政治性的演讲他们都不会感到惊讶,因为这是他们通常听到讲道的方式——一个主题性的演讲。

但是如果你每周用释经式的讲道训练他们,那么当党派和政见进入到你的讲道时他们会慎思明辨,这是对他们有益处的。

第二,清晰地区分律法和智慧

如果圣经很清晰地教导某件事情,或者可用合理的推论,由圣经引申出必然的结论(借用威斯敏斯特信仰告白的说法),这就是一个律法性的问题。但是如果涉及到投谁的票、支持哪一个政策、选用哪一个策略,我们是在做一个智慧的选择。

所以,要教导会众在智慧型的选项上有观点,甚至有强烈的观点是可以的,但是同时也要教导他们认识到智慧是智慧,智慧不是律法。但是如果要透过称呼某个事情是“犯罪”并因此捆绑其他基督徒的良心,那就不对了,我们要给反对意见留出空间。例如“基督徒应该纳税”——这是一个合乎圣经的律法性观点,但是政府应当采用累进税率还是比例税率这是一个智慧型的问题。所以帮助会众认识到这两类问题的区别,并且教导人们能够正确地分辨可以降低情绪上的激动。

第三,保护基督徒的自由

对一个明显的社会不公义没有发声会伤害我们的福音见证,也会消减基督徒应有的自由。如果某件事情是属于智慧型的领域,我们应当给它自由的空间。如果圣经没有清楚地教导某件事情,或者不能用合理的推论由圣经引申出必然的结论,我们应当给基督徒自由各自表达。

所以,如果你对空气污染物排放条例有强烈的观点,那没关系。但是我们应当同意,对空气污染物排放条例持有怎样的观点是基督徒的自由,而不是圣经明确清楚可以推出的结论。

第四,提醒人们要为其他人与你不同的良心敏感度而留出空间

一位弟兄说:“我们必须支持这位候选人/党派/抗议。”另一位姊妹则会回应说:“这是参与了‘暗昧无益的事’。”(弗5:11)这个对话就陷入了僵局,我们该怎么办呢?

如果这位弟兄所呼吁的是支持某个特定的主张,例如堕胎,那么我会赞同这个姊妹的回应。但是他所主张的是一个综合性主张,在这个综合性主张中包括了一些我支持的,也包括了一些我认为是不好的。那我该怎么办呢?这就需要我一项项来进行逐步分析和回应,但是我会呼吁双方都为对方与自己不同的良心敏感度而留出空间,正如保罗在罗马书14:2-3中所说的(参林前8:7-1310:21-29):

有人信百物都可吃。但那软弱的,只吃蔬菜。吃的人不可轻看不吃的人。不吃的人不可论断吃的人。因为神已经收纳他了。

我不是说我们不能去挑战那些持有不同观点的人,尤其是当我们认为正义受到威胁的时候。但我想强调的是,当你这样做的时候,(1)记得你的智慧不是神的智慧;(2)记得一些人的良心比另一些人的良心更敏感,或者说更软弱。所以有的时候,出于牧养别人的缘故要保留意见。这是我们今天这个网络和社交媒体充斥的时代所忽视的美德。把所有的人都按倒在跟你一样的地面上不能给你带来任何荣耀。

第五,提醒他们,他们不需要把所有的政治观点都公开化,尤其是当这一观点威胁教会合一的时候

把某个政治观点在网上大声疾呼,并要教会其他弟兄姊妹都支持它,可能会给成为一些人跌倒的绊脚石。对于上一个例子中的这位弟兄,我可能会说他有支持任何一个候选人、党派或抗议的自由,但是他要确保这不会使别人跌倒,也不会伤害教会的合一。在哥林多前书8:9-10,保罗也是这样说的:

只是你们要谨慎,恐怕你们这自由,竟成了那软弱人的绊脚石。若有人见你这有知识的,在偶像的庙里坐席,这人的良心若是软弱,岂不放胆去吃那祭偶像之物吗?

当然,如果一个人的工作是记者或者政治家,这会带来更大的挑战,而我们教会的很多成员正是从事这一职业的。

第六,看教会的信仰告白

教会是围绕着教会的信仰告白而建立起来的,而不是围绕着党派或政治观点而被建立的。

第七,更多地讲圣经说了什么,而不是如何成就圣经所说的

这让我们回到前面所说的律法性的问题与智慧型的问题。圣经教导婚外的性行为是错误的,这是圣经清楚教导的,但是牧师没有必要对如何降低青少年怀孕率这个问题发表公共政策上的主张,因为牧师往往缺乏与制定政策相关的能力、智慧和权威。所以,作为牧师,你需要……

第八,认识到作为牧师,你的能力和权威究竟在哪个方面

我可以保证,如果你对圣经忠心而不是总是从圣经推论出政治观点,会众会更加信任你。你的工作岗位是牧师,你要教导的是圣经,并且透过圣经告诉神的百姓公义是什么,以此教导他们的良心。你敢说你所主张的政治观点就是圣经所说的公义吗?

第九,教导教会纪律

基于两个理由我认为我们需要提到教会纪律。

第一,如果一个成员说支持某个党派、某个候选人或者某个主张就是犯罪,我们需要帮助他明白他这样说是给加入教会成员增加一个新的条件。所以如果你的教会常常教导和实践教会纪律,你要帮助他们明白称呼某个行为是“罪”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所以你是在说,杰克支持了这个主张/党派/候选人,他是在犯罪?所以如果他不悔改的话,我们要把他从教会中除名吗?”这时候他会说,“哦不,这不是我的意思。”

第二,如果某个弟兄或者姊妹在政治上的参与给教会这一基督的身体带来伤害的话,我们需要也应该愿意跟他认真地谈这件事情。

第十,教导教会对来自不同背景的人有同理心,这是基督身体的见证

狄马可牧师在11月大选之后的讲道中有一段精彩的导论:《既不是共和党教会,也不是民主党教会》(Neither a Republican Nor a Democratic Church,未翻译)。他的要点是:我们作为地方教会的一分子,我们需要努力地站在别人的立场去考虑问题。

不仅如此,保罗还进一步地教导说那些有权柄的人更应该努力理解和同情那些比他软弱的人(林前12:23-24)。

十一,不要高估问题的严重程度

有五个人在社交媒体上总是喋喋不休并不等于你的教会中几百人都在这个问题上分裂了。

十二,对那些不同意你的人有恩典

作为牧师或者长老,你比其他会众更有责任向那些不同意你的人显出恩典来。请看上面的第四个建议,为其他人的良心留出空间,尤其是别人的良心比你软弱的时候。给他们恩典。

十三,认识到你现在的问题是教会整体健康度的一个反映

如果你的教会因此而造成了分裂,那么这意味着你的教会并不是那么健康,也不是那么以福音为中心。

十四,头脑清醒,有的时候什么都不要说

在这个问题上,伦理学家欧多诺凡(Oliver ODonovan)比我说的更清楚:

并不是每一波的政治狂热都值得教会付上同等的注意。要判断政治问题是否需要先知性的参与需要牧者有清醒的头脑和明白何谓神学的优先。君王和掌权者希望人们给予他政治上的狂热和崇拜,而教会的首要职责则是拒绝这样的敬拜。很多时候(大选也是其中之一),最有力的政治批评就是讲别的议题,而不是政治家们热衷的议题。

十五,常常宣讲末后的审判和天上的敬拜

我们这样做不是为了自我满足或者逃避对不公义应有的回应,我们这样做是要帮助会众正确地校准他们的政治观念。我们希望会众总是把当下与永恒去做比较,不断地提醒他们我们的盼望不是某个平台、某个党派,也不是地上的国度。我们的盼望是在将来末后的日子,这地上的国成为基督的国(启11:15)。

十六,每周宣讲福音

如果你不常常讲福音,他们当然会打起来。

清醒的头脑,柔软的心肠

这些方法和原则也很容易被过度滥用,例如我不是说我们总是要听从别人软弱的良心。我们需要智慧,才有能力同时讨论好几个彼此竞争的原则,以及确定现在是该说话的时候还是保持沉默的时候(传3:7)。

社交媒体上的噪音常常坚持说,“除非你发出不同的声音,否则你就是一个同谋。”好吧,或许这是对的,有的时候也没错。年轻的好斗者常常这样呼吁。但是我向你保证,如果这是你唯一能做的事,十年之后你会发现你建造了一个围绕着你的政治主张的教会,而不是一个围绕着福音的教会。

欧多诺凡是对的,我们需要清醒的头脑。但不仅如此,我们需要福音,福音教导我们饶恕,福音告诉我们要和那些不理解这些政治议题的成员们一同忍耐那些坚持每个人都要“现在就支持我”的成员们。


译/校:九标志

Jonathan Leeman(约拿单·李曼)毕业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道学硕士),现在是华盛顿郊区切弗利浸信会的长老,同时也是九标志事工的总编辑。李曼是威尔士大学的神学博士,著有多本著作,例如《教会成员制》、《教会纪律》等。
标签
教会
牧师
政治
合一
教牧
九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