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师的妻子希望你知道的10件事
2020-02-10
| Shari Thomas

卢卡斯(Lucas)与米娅(Mia)夫妇天生就适合带领翠贝卡社区的这间正在成长中的小教会。大家都知道他们充满活力的个性。卢卡斯的领导力很强,米娅则非常善于与那些愤世嫉俗者及知识分子建立关系。他们夫妇在纽约的商业精英中建立了一个不断增长的人际关系网络。

在他们接手教会后的头两年中,教会蓬勃成长,然而卢卡斯与米娅却并不那么喜乐。八个月后,卢卡斯宣布他辞职了,他们在五天之内就完成了打包、准备要离开。

为什么这样的夫妇会退出服事呢?在那些围绕牧师辞职的许多传闻中,有一个常被我们忽视,即事工加在牧师妻子及他们婚姻之上的艰辛。我们都晓得,夫妇双方的喜乐程度会影响婚姻的健康程度。然而,就“牧师妻子之福祉对教会长期活力的影响”这件事,我们却反应迟钝。

嫁给牧师的姊妹们面临着独特的挑战,记住下面的话(以及定期为她和她的婚姻祷告的承诺),这给你教会带去的影响将出乎你的意料。

第一,她有自己的名字

牧师的妻子不是牧师的附属品,她甚至可能与他有不同的政治倾向、社交个性及神学观点,但对她而言,分享自己真实的观点却有可能对她丈夫的服事产生负面影响。

请允许她作自己吧,你或许会惊喜地发现,她与你想象中的她很不一样。

第二,她有自己的呼召

这可能不是你期待的,但她或许正在“谋算”此事。许多姊妹将丈夫对牧者职位的特殊呼召看作夫妇二人共同的呼召,有一些姊妹则不是,还有一些嫁给牧师的姊妹会希望有人(任何人都行)告诉她们该做些什么,她们不想让别人失望。

你是否对如此多种类的呼召感到困惑?我们也是。经过多年作为牧者的服事后,一些姊妹承认有失落之感,甚至变得不认识自己。她们在那些需要自己服事之处付出了太多。另一方面,还有些牧师妻子选择尽量不参加地方教会里的事工,并聚焦于教会外的事工。

第三,她可能在经济上有挣扎

在一个当地的“恳求事工”小组(Parakaleo是一个国际事工组织,致力于让教会中的妇女得到装备、支持与重视——译注)中,我们讨论着各自的财务困难,并对我们如何把一美元掰开用的方法欢笑。我问在座有多少人因为事工给的薪资太低而在领食物券(food stamps,美国政府发放给贫困家庭的食品补助券——译注),一半的妇女举起了手。我因此就常常想起服事中的女性的财务状况是多么微妙。

第四,她与整个教会共享她的丈夫

根据教会的规模以及是否有其他得力的同工,牧师有可能需要全天候随叫随到,家庭晚餐、国定假日与度假安排常常因教会的危机状况而中断。这种打扰可能是因为牧师没有为家庭设定健康的事工界限,但教牧事工总是会给家庭时间带来危机的。

对于那些很紧急的事情,人们总是首先想到要告诉牧师,例如有人企图自杀、有人被监禁、有教会成员被虐待或有婚姻要破裂等情况,甚至庆祝活动,如婚礼、运动会及施行洗礼也会从牧师的家庭支取时间。当然了,牧者夫妇很荣幸以这些方式参与成员们的生活,但是要记得,他们的时间也是有限的,并且他们也要把时间用于其他有益的事上。

第五,她被八卦所伤害

八卦是指闲扯或谣言,尤其是关于他人的个人或隐私事务,八卦不一定出于恶意。一个简单的经验法则是:不要传其他人的事,让当事人自己说。如果你听到有人在传话,请考虑以下阻止八卦传播链的方法:“你知道吗,我觉得牧师妻子更想亲自和我们分享这件事。”

如果是恶意的流言,你可以采取强硬立场:“不管你说的情况有多糟糕,我都不想参与八卦。你是否能和我一起去见传播这件事的人,和我一起阻断这种八卦?”有时,我发现教会中一些关于我的八卦我自己都不知道,这让我事后觉得好笑。

第六,她的生活背负着他人(以及她自己)不切实际的期望

好吧,谁不是如此呢?我们的母亲、孩子、老板或是困苦中的邻居们,我们每个人都经历着期望带来的压力。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人们期待每次教会开门时都能见到你,教你该穿什么衣服、教你的孩子该怎么做、教你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教你该怎么花钱、教你该邀请多少人到你家里吃饭?你会吃惊地发现,那些嫁给牧师的女性常因这些事而受到批评。

许多嫁给牧师的姊妹也有自己的全职服事,例如参与好几个教会事工,与其他夫妇见面进行婚姻或教牧辅导,并参加一些社区活动。这已经是满负荷运作了。你牧师的妻子经常需要被提醒:唯一最终要紧的观众,是她在天上的父。

第七,她可能会发现教会中的友谊难以驾驭

她很难确认教会成员与她建立友谊是被她自己吸引,还是因为她丈夫是牧师。很多姊妹发现,当她们的丈夫离开牧职之后,那些她们以为是自己朋友的人便消声匿迹了。她们以为那些圣诞贺卡、社交邀请、促膝长谈还有海滩旅行是出于友谊,然而并不是。这真是个令人伤心欲绝的发现:那些友谊之所以存在,仅仅因为她丈夫是牧师。

反过来的事也会发生,成员们可能自以为是牧师夫妇的亲密好友,但在牧师一家离开后发现同样的情况。这会让双方都感到痛苦。我们仍然可以享受丰盛的友谊,但这需要双方的成熟,并且理解有一些话题越界了。

第八,对她丈夫的批评会伤害她

人们常常会指责牧师服事不够努力、门训不够多、讲道不够好,探访不够勤等等,关于牧师该做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却没人意识到达到所有这些期待几乎是不可能的。牧师每周该工作多久?五十小时?八十小时?总有许多事有待完成,通常没人会要求牧师停下休息——除了他的妻子。当他因为做得不够而被批评时,她可能会因为曾试图帮助他设立健康的服事界限而感到内疚。

牧师经常与他们的妻子分享一些信息,例如一位领袖的不满意见或一次充满争论的会议的内容,然而当问题得到解决时,她并没有参与后续的讨论,甚至她都不知道这件事有没有得到解决,于是便只得继续惴惴不安地面对这件事。

不像其他专业人士的配偶,牧师妻子需要与牧师一同聚会敬拜和与他的同事们相处。如果你遇到一位牧师妻子,她有非比寻常的智慧,独立自主,又能在爱中说诚实话,那么你正站在一位浴火重生的女子面前。好好向她学习吧,即便这种学习大多只是通过你自己的观察。

第九,她的生活充满压力与模棱两可

生活的模棱两可是服事的必然产物,对牧师家庭而言,服事的框架并清晰。所有家庭成员都直接或间接地参与在教会服事之中。会众对牧师、牧师妻子甚至是牧师的孩子都会有一些角色的期望,这种模糊的期待为牧师妻子带来巨大压力。我们应向她表示同情,正如对待那些正在经历难处的人一样。为什么?因为她可能每天都会经历难处。

和其他人承受悲伤时有所不同,她很可能没法分享这件事及其影响,或在教会里公开处理这件事。例如听闻一位可靠的同工准备请辞、一位重要的教会领袖有了外遇、教会支付不起薪水、她丈夫的工作正处于危险之中,或她最亲密的朋友决定不再来聚会,这些内幕对牧者妻子而言都是家常便饭。

并不是所有牧师妻子都会经历到上述所有的事情,也有牧师妻子享受到教会共同体的美好与爱心。我认识的大部分牧师妻子都喜欢和她们的丈夫一同服事,见证上帝的国度在他们的城市里推进。

无论如何,所有牧师妻子都享有第十条共同点

第十,她的义来自基督

她与你我一样,没法通过满足他人的标准、她的教会出席率、对圣经的知识、或她花(或没花)在买衣服上的钱来得到她的义。她若信自己借基督得着救恩,上帝的法庭里便已有了判决。她的瑕疵、错误、羞耻与罪恶都被基督承担,祂承受了原本她应受的审判。不止如此,上帝还将基督的义赐给她。牧师的妻子们已经被上帝的法庭称义,并被唤为亲爱的女儿们。


译:许志斌,校:JFX。原文刊载于福音联盟英文网站:10 Things the Woman Married to Your Pastor Wants You to Know

Shari Thomas(莎莉·托马斯)是“恳求事工”(Parakaleo是一个国际事工组织,致力于让教会中的妇女得到装备、支持与重视——译注)的执行理事。她具有神学、教育与海外植堂的背景,并于2005年与他人联合成立了恳求事工。莎莉和她的丈夫约翰在美国及海外共同植堂约34年。他们目前居住在纽约市,约翰在该城担任救赎主城市植堂网络(Redeemer City to City)的高级总监。
标签
教会
牧师
牧养
姊妹
牧师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