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应该知道的十首圣诞颂歌
2018-11-30
| Keith Getty

我们很容易在12月底看日历的时候才发现,一个很有意义的可以用来思想基督的时机已经过去了,于是只好打扫卫生,收纳装饰物,等待下一个圣诞节的到来。那么,在即将到来的圣诞节,我们怎样可以真的在基督的同在中(be present),而不只是买礼物(buy presents)?我们出乎意料地在一个很基本的地方找到了答案——一起唱传统的圣诞诗歌。

在第一个清冷的圣诞夜,救赎与一个婴孩共同呼吸,并给这个终将消逝的世界带来企盼已久的救赎盼望。但即使在小耶稣躺在马槽之前,他的故事就已经透过诗歌被传颂了。玛利亚用“玛利亚颂”歌唱他(路加福音1:46-50),撒迦利亚用祝福的话颂赞他(路加福音1:68-79),还有在他诞生之夜,天使们在牧羊人头顶上的天空舞台上齐声欢唱。

神造我们、呼吁我们,也命令我们歌唱。因此毫不奇怪,圣诞节最古老的传统与杰出的圣诞颂歌紧密相关。我们在2017年圣诞节举办的活动及相关的专辑《唱!爱尔兰圣诞之旅》(Sing! An Irish Christmas Tour,2011年的专辑见于QQ音乐 / 网易云音乐 / 虾米)包含了十首跨越时空,不该被遗忘的圣诞颂歌。

1.《新生王》(又名《听啊!天使高声唱》,《颂主新歌》第116首)由查尔斯·卫斯理创作,收录于他1739年版的循道会诗歌本中。由于歌词非常经典、神学丰富,门德尔松后来为这首歌谱了曲。第一句原本是“听啊!天空金铃响”,怀特腓帮了我们一个大忙,把第一句歌词改为“听啊!天使高声唱”。我们音乐会的前半场以这首歌收尾,并且包含了一个爱尔兰旋转舞(我想卫斯理和门德尔松可能都不会欣赏爱尔兰舞蹈)。

2.《我们渴望的耶稣》(《生命圣诗》第116首)第一次出现是在查尔斯·卫斯理于1745年出版的十八首圣诞颂歌集中,它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三首圣诞诗歌之一。这首歌表达了数百年的等候、企盼和眼泪,最终在耶稣身上找到了盼望:“以色列的安慰力量/全人类的大盼望/万邦万国虔诚期待/饥渴心灵得欢畅”。

3.《齐来,信主圣徒》(又名《齐来崇拜歌》,《颂主新歌》第114首)是呼召圣诞敬拜的一首诗歌,很可能是约翰·法兰西斯·韦德(John Francis Wade)所写的。韦德是一个天主教音乐家,他的乐谱总是以考究的花纹图案为装饰。这首歌原是一首拉丁文圣咏(Adeste Fidelis),1841年被奥克雷翻译成英文。这首诗歌在会众合唱或清唱(阿卡贝拉)的时候最能显出它的美丽。

4.《在宁静的隆冬》In the Bleak Midwinter,正在翻译)可能是最素雅的圣诞颂歌,一部分的原因是作曲家古斯塔夫·西奥多·霍尔斯特(Gustav Theodore Holst)所创作的音乐本身。词作者是英国诗人克里斯蒂娜·吉奥尔吉娜·罗塞蒂(Christina Georgina Rossetti),创作于1872年。最后一段歌词是这样的:

如此平凡的我,能给他什么?

若我是那牧人,我献上羊羔;

若我是那博士,我会尽本分;

我现在能给的,只有我的心!

5.《普世欢腾》(《普天颂赞》第111首)吹着凯歌般的号角,能激发人心灵的喜乐。这首诗歌的作者是有“英文圣诗之父”之称的以撒·华兹(Isaac Watts)。它最早在1719年出版,令人惊讶的是,当时人们并不视之为圣诞颂歌。

6.《以马内利,恳求降临》(《恩颂圣歌》第127首)是一首中世纪拉丁文圣咏,出现在公元9世纪左右。这是每年12月都会轮流颂唱的圣咏之一,不难想象在遥远的中世纪修道院内歌唱它时所营造出的神秘之美。一位名为约翰·梅森·尼尔的英格兰传道人音乐家发现了这首拉丁文圣咏,将它翻译成英文并在1851年出版。

7.《欢乐下临》是斯图亚特·唐恩和我在2004年合创的一首圣诞颂歌。唐恩希望能够在这首歌中呈现出圣诞故事的画面,譬如博士的礼物等,而这些要素并没有出现在其他的圣诞颂歌里。旋律上,我们希望它像那些人们从小在教会里唱的经典圣诞颂歌,并且能够带给大家同样的感受。

8.《天使歌唱在高天》(《颂主新歌》第98首)是最欢乐、也是副歌部分的旋律写的最好的圣诞颂歌。歌词显明了耶稣道成肉身的事实,每次唱这首歌都更新我们的内里力量。

9.《小伯利恒》(《生命圣诗》第94首)是费城牧师菲利普斯·布鲁克斯在访问伯利恒之后所写的。在1867年,布鲁克斯写下歌词并交给教会的敬拜负责人路易士·赖德讷去谱曲。这首歌由六个主日学老师和三十六个孩子共同首唱。

10.《在大卫城中》(《生命圣诗》第103首,另一个翻译是《颂主新歌》第109首)可能是十首诗歌中最鲜为人知的,但是我们千万不要忘记这首歌所传达的信息和它的音乐。作者西西珥·法兰西斯·亚历山大是一位爱尔兰牧师的妻子,她在1848年为孩子们写了这首歌。现在,很多人却认为这首歌的歌词即使对成人的会众合唱来说都太复杂了。如果我们需要经验主义证据证明爱尔兰人的确拯救了文明,那么这首歌就是了。

这十首圣诞颂歌(当然还有其他的颂歌)都是美好的宝藏,提醒我们要在这个寒冬和世人分享福音。它们也提醒我们,盼望降临在小城伯利恒、在大卫的王城,因此我们需要加入天空中的唱诗班。

让我们齐来颂赞基督这位救主吧!


译:谢昉;校:解敬婷

Keith Getty(凯斯·盖蒂)和他的妻子克丽丝汀是过去十年涌现的现代圣诗运动领军人物,他们的创作弥补了古典圣诗和现代音乐之间的鸿沟。
标签
敬拜
圣诞
颂歌
音乐